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

  •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田凤伟被迫害经过

  • 内蒙古满洲里市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经历

  • 退休副教授朱帼芬二零零二年被恶警迫害经过

  • 山东莱芜市羊里镇孟光范遭迫害事实

  •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田凤伟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凤城市蓝旗镇甲云村法轮功学员田凤伟,女,多次受到中共人员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原本活泼开朗健康的一个人,被迫害成人事不知的人。

    2002年,田凤伟和同修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大连被绑架。后被凤城警察押回至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为了让她“转化”(即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凤城市政法委办洗脑班迫害她,用欺骗的办法让她放弃信仰。

    2009年4月29日,辽宁省凤城市蓝旗镇派出所副所长李国锋、邓波、倪成民伙同刑警大队的六、七个人到蓝旗镇甲云村田凤伟家进行非法抄家,并将田凤伟强行绑架,然后送往凤城拘留所。在拘留所,她被强迫打扫卫生、切菜、洗床单,有一次被五六个人强行按手印。遭受半个月的迫害,田凤伟被折磨出很多种病症,血压高达250。

    5月13日晚,不法警察在田凤伟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怕承担责任,将田凤伟丢在大街上,让田凤伟自己回家。田凤伟说:“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亲戚上哪去呀,要死在大街上,家里人还找不到我了,你们得把我送回去。”这样他们才把田凤伟送回家。由于惊吓过度,田凤伟回到家中身体很虚弱,什么农活也不能干。

    7月30日凌晨四点多钟,凤城刑警队和蓝旗镇派出所副所长李国锋、警察倪成民、邓波等五、六个人再次闯入田凤伟家,不出示任何证件,也无任何证据,象上次一样威胁田凤伟上车跟他们走。田凤伟的丈夫一再向警察讲明田凤伟的身体情况,制止他们迫害田凤伟。但是几个警察根本不听,强行将田凤伟推上警车。

    上车后,田凤伟的病情发作的格外严重,央求他们停车,警察不听。警车行驶半路时,田凤伟已经不行了,这时他们才将车停下来。田凤伟病情发作,浑身抽搐、呕吐、说不出话来。警察将田凤伟拽下车时,田凤伟当即摔倒在地上。警察又立即将田凤伟拖上车,一直拉到蓝旗镇,与凤城市公安局警察汇合后,合谋将人推给田凤伟的丈夫,倪城民找到田凤伟的丈夫骗他说:田凤伟晕车迷糊了。田凤伟的丈夫说:人在家时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病了,你们得给治病。他们说好,你先把她拉回去。田凤伟的丈夫信以为真,他们便把田凤伟送回家。

    田凤伟回家后,一直呕吐不止,抽搐、头昏、说话困难。田凤伟的子女都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丈夫一人。丈夫四处凑钱,求人帮助将田凤伟拉到邻近的龙王庙镇医院,医生检查后立即给东港市中心医院打电话要救护车紧急将田凤伟拉到东港市中心医院抢救。此时田凤伟已经神志不清,医生诊断:田凤伟因血压太高导致脑溢血。医生说治不了了,又转到丹东二三零医院抢救治疗,花了一万两千多元,病情才有所好转。


    内蒙古满洲里市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经历

    文/满洲里法轮功学员

    我今年四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之前体弱多病,每年都是靠吃药活着,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全身的病不知不觉都好了,真是象换了一个人,无病一身轻,那种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谢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使我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对家庭对社会能尽一份责任和力量,使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所以我决定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北京被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到门头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给世人散发真相传单被满洲里国保大队非法绑架到满洲里市看守所十一个月,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送到满市医院二十多天,每天有警察监控,被勒索五千元放回。在看守所期间还被管教王友春戴脚镣三天,理由是在里面炼功。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我被迫流离失所,七月被恶人告发,被绑架到河北省高碑店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曾被赵君和刘姓张姓恶人毒打,整个后背都被打成紫黑色,膀子好长时间不能动,又被非法送高碑店拘留所二十天,在拘留所十五天就应该放人,到十五天没放我出去,我找所长理论,她说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我绝食抗议。

    九月份我被满洲里市国保大队安庆圆、合作区派出所宋晓云绑架回满市看守所。途经北京火车站,我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安庆圆双手卡我的脖子,宋晓云用毛巾堵我的嘴,还破口大骂用脚踢我,在火车上这两个恶警把我双手双脚铐在卧铺床上不能动,下车后双脚好长时间不能走路。在看守所期间我父母想见我,满市国保大队队长王清海不让见,二老没办法,给了王一千元他才让见了一次,直到一月份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晚十二点左右,因两天前宋晓云等人又来我家骚扰,我丈夫很生气,酒后失手将我脾脏打坏,在满市急救中心做了脾脏摘除手术,花费一万多元。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三日,我儿子在北京上大学,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恶人诬告被北京安全局绑架失踪,家里好长时间失去联系,经我多次询问校方说:被开除了,让我到当地公安局去找。

    然而他们都隐瞒事实推脱责任都说不知道,在我投诉无门的情况下,胸挂喊冤的牌子奔走在满市向世人揭露中共恶党警察六一零等机关的犯罪事实。被满市一一零巡警绑架,王清海、安庆圆强行把我关进看守所,第二天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我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年,期间安庆圆因我不配合他的无理审问动手打我,并扬言“把你们娘俩都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我因在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讲真相,被恶人诬陷,遭新右旗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看守所二十五天后送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新巴尔虎右旗公安局局长赵博民恶警张玉连积极跟随恶党迫害好人。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我回家,七月十四日居委会社区好几个人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满洲里市六一零办头目孙绍伟领一帮人到我家骚扰,并扬言:你要再到处讲,我还劳教你。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社区居委会姓梁的等四个人,借口普查人口到我家骚扰,拿来照相机要给我照相,被我拒绝,当时我说中共恶党一贯搞形式造假欺骗老百姓,请你们转告当地执政机构不要再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你们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多,合作区新世纪小区两个男片警到我家骚扰,扬言如有举报发现你撒传单,我们就要“依法办事”。我问他们,国家哪一条法律说做好人违法?江泽民自己都说镇压法轮功是做了一件最大的蠢事。

    我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帮助制止这场对人权,信仰自由的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此时和我一样遭遇的,在我们国家还有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在痛苦中遭受折磨,希望他们尽快获得自由与家人团聚。


    退休副教授朱帼芬二零零二年被恶警迫害经过

    我叫朱帼芬,今年七十四岁,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是一名退休大学副教授,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却遭到虎石台镇政法委科长朱文超、派出所警察王大力的无故抄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十一点十五分,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政法委科长朱文超和派出所警察王大力带着六、七个不明身份的人来我家无故抄家。王大力一进门就喊:“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其实电话根本没响)?你家来人没?”说话间,其余六、七个人分别到我家的卫生间、两卧室、厅里到处乱翻,查看。我就对王大力说:“你私闯民宅,执法犯法。”王大力说:“怎么你还让我办手续呀,我现在就打电话办搜查证。”王大力去了阳台。朱文超还威胁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你要炼就给你送马三家劳教,送洗脑班给你洗脑。”

    这时有人就在卧室内翻我装衣服的箱子,查看我家的电脑。有人拎着我家的大收录机、磁带就要往外走,我说:“你站住,想干什么?我家的东西什么也别想拿出去。”那人说:“想听听是什么磁带。”“那你就在这屋里听(其实他是不会开我的大收录机)。”这时屋里有两个人说看过《转法轮》,还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把他俩撵出去。朱文超和六、七个不明身份的人走了,我家门口许多不认识的围观的人也走了。

    这时王大力从我家阳台进到厅里让我去派出所。我先来到自家阳台上往楼下看,见一辆警车停在楼口,我校的保卫科郭科长及左邻右舍的许多人也在楼下议论抄家之事。为了说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不让世人受电视谎言的毒害,我边走边讲真相,有的人听明白了,就对王大力说:你不要难为这老太太。

    来到派出所的一个房间里,上下六个铁床,挂了四五副手铐。晚六点我回到家中。


    山东莱芜市羊里镇孟光范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莱芜市羊里镇孟中荣村有一位心地善良的农民,四、五十岁,他叫孟光范,因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至今。

    他是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两月之内,腰疼、头疼、心脏病、肩周炎全部消失。就当他沉浸在喜悦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七二零之后五六天,孟中荣村委会计马明义闯入其家中逼迫孟交书;一九九九年秋天,羊里镇派出所来了二名警察窜入孟家,声称要求孟配合他们的调查工作,逼迫孟在诬陷法轮功的材料上按手印。

    二零零一年农历十一月中旬,孟光范去北京上访说明自己受益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等待他的是残暴警察的毒打,在驻京办事处呆了一夜,身上仅有的九十五元也被警察搜走,有一恶警聂代松非法审讯他一夜。天亮之后,他被劫持至莱芜市拘留所。在这期间,他遭到恶警谩骂与无理审讯,本应十五天期满释放,结果十六天才被释放。

    出来后,村委书记孟宪亮,治安主任孟光中逼迫孟光范为村里无偿巡夜长达一个月之久,其目的是监视孟的一切行踪,孟光亮带着派出所的人夜里撬开孟的门进行威胁与恐吓。

    二零零二年五六月份,孟光中闯入孟光范家骗其说:“跟我到村委,有话说。”去后满屋子都是派出所恶警,二话没说拉着孟光范就去了北孝义法制洗脑班。里面的“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成员是莱城区政法委书记吕齐平、主任张作奎、副主任刘敏、政保科郑波、司法局田蔚。在里面孟光范被迫天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每天要写所谓的体会,只要骂人做坏事就是转化好了的。

    直到四十二天后,孟光范才被释放,回家里后,地里庄稼全部烂掉,损失近万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羊里镇派出所新调来的所长岳某,擅自闯入孟家,逼要孟光范的照片,被孟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