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亲人被迫害离世 大庆女教师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大庆市石化一小高级教师许淑芬,女,四十八岁左右,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向学生讲明法轮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遭到大庆市龙凤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现非法关押在大庆市龙凤拘留所。

自九九年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许淑芬全家人坚持信仰、坚定修炼,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有三位亲人(爸爸、丈夫和儿子)被迫害离世,许淑芬本人也曾三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两次劳教各一年,一次关押一个半月),现仍遭校方迫害,作为高级教师不得不做收发室的工作。如今,又第四次被非法关押。

许淑芬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全家受益颇多。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曾被评为大庆市中、小学三育先進个人。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许淑芬一家人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丈夫李小荣患有肾炎、鼻炎等慢性病,左腿从脚底到腰总感觉凉、麻、木,住院也不见好;儿子李华逸从小体弱多病,常年打针吃药,还曾因抽风住院抢救,但医生也没查出病因;许淑芬从小就有低血压,小时得过肺结核,肺上有钙化点,成年患严重的痔疮,做肛裂手术两次,又患有心脏病、肾盂肾炎、子宫内膜炎、卵巢囊肿、颈椎骨质增生、风湿、偏头痛(半边头、太阳穴、眼睛、牙痛)、荨麻疹、脊柱上还长了一个毒疮,这些慢性病经多方医治也不见好转。

一九九六年初,丈夫李小荣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的修炼给这个不幸的家庭带来了生的希望,许淑芬也很快走入了修炼的行列。他们一家人的身体都好了,一家人经常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孩子虽小,却也跟着听法,也知道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他们沐浴在佛恩浩荡中,从此家里少了痛苦、矛盾,多了幸福、快乐。正因如此,使他们深刻体会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更加坚定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心。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六一零”(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的、专门从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大法群体的运动,在这场迫害中夺走了许淑芬三位亲人:爸爸、丈夫和儿子的生命,使许淑芬四次被非法绑架、关押迫害。

一、丈夫李小荣被迫害离世

李小荣,生前是大庆石化公司炼油厂裂化车间副主任,在邪恶中共的迫害下,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大庆第二医院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李小荣被强迫参加大庆石化分公司办的洗脑班。该班办班十八天,每个法轮功学员由所在单位出两名职工陪同,吃住在洗脑班上,食宿费共四百元。有十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到此班。该班结束后,李小荣受到行政降级处分,并被开除党籍。正常上班工作,可每月只给三百五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日,不经职工技校考核评定,李小荣又被送到大庆石化公司开设的职工离岗培训班脱产学习三个月(职工离岗培训班是大庆石化公司搞减员增效,为那些在领导和职工民主评定中各个方面表现不好的、评定总分倒数的职工开设的),工资仍然拿三百五十元。在这个班上,李小荣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每天早来晚走,为离岗培训的职工开门、关门、打扫卫生,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学习班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结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晚李小荣启程進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几经辗转,于十二月四日到达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后被抓,带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一百多天。李小荣被抓之前,体重大约一百五十斤左右,身强体健,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释放时体重降到六十斤左右,满脸胡子,连他母亲都未认出。送他回家的人走后,母亲才知道留下的是自己的儿子。

由于体弱,他回家后全身生疥疮,又得肺病,住院治疗。因家里无住院费,母亲把他带回家(因那时许淑芬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那时单位、派出所也去家里骚扰,经常打电话讯问,并告知要经常汇报,不让他炼功。他是一个少言寡语的硬汉子,由于身体、精神压力过重,再次住院,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大庆第二医院离开人世。

二、儿子李华逸在父母被迫害的恐惧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开始迫害大法后,许淑芬的家庭遭受了严重迫害。为了阻止他们上访,大庆石化第一小学的负责人把许淑芬关在学校两天,由副校长陪着。丈夫李小荣的车间也不让他回家。儿子李华逸那时才上小学五年级,就一个人在家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孩子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使他处在极度的恐惧中。

儿子李华逸由于父母连连被迫害,由七十多岁的爷爷和奶奶照看,看见警车就害怕。二零零一年父亲去世、母亲被关,那一年夏天他连一个冰棍都吃不上,奶奶心疼孙子,就给他用凉水冻冰块吃。他母亲被关时,用他同学的话说:李华逸整天不说话,没有一点乐模样,也不和别人玩。

后来母亲回到单位上班,看收发室,他们的生活有了保障,但母亲常被监控,每到节假日去哪儿都有人询问。在李华逸上高一时,他所在校大庆六十中学过年时,安排他在年前和年后各一天护校,目的是控制他母亲。那时他长得又瘦又高,近一米八的个子,有一次竟被别的班不认识的几个学生给打了,眼镜打坏了,李华逸也没有还手,那一次被打后,李华逸的身体更弱了。

二零零三年末,当许淑芬第二次从哈尔滨戒毒所被放回时,看到地板上一块块黑的,问李华逸:这是什么?李华逸说:“这是我吐的血”。妈妈带他去透视,发现肺上有阴影。

二零零六年初,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被曝光,李华逸知道后,他就和妈妈说:妈妈我怕!以后他就吃不下东西,挑食,身体越来越差,先是半边身子麻木,脚疼,后来就不能上学了,去医院检查是肺结核,后来住院治疗。

平时的李华逸只要看到别的孩子和爸爸在一起,他都会盯着看,说有爸爸真好。在他生病住院期间,经常念叨爸爸。六月九日,李华逸在大庆二医院去世。医生鉴定他是营养不良,白血病,肺结核,十八岁的李华逸就这样的去了。

三、父亲许殿鸿离世

许淑芬的父亲许殿鸿在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七十多岁的老人原来不识字,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自己能通读三百多页的《转法轮》书了,原来的风湿寒腿也好了。

许淑芬的父亲因思念爱女,加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上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被用客车拉到野外放回,后又生活在被扣押身份证等的恐惧中,于二零零一年六月离世。

四、许淑芬遭受严重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许淑芬在大庆市龙凤区街心公园集体炼功,被当地派出所登记。迫害刚开始其所在单位、街道、派出所就让其保证不炼功,她心里非常痛苦,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在大庆市龙凤区街心公园集体炼功,被大庆市龙凤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四十六天,八月四日放回,又被龙凤公安分局政保科马云峰扣一万元抵押金(二零零二年要回)。之后其所在主管单位大庆石化总厂六一零、大庆石化总厂教育处因她不放弃修炼,進行百般刁难,由教育处耿兆凤书记责成组干科张国芬给她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给她发下岗工资每月三百五十元,扣除一些杂费,只剩二百多元,学校不给她安排工作。

许淑芬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相信自己做好人没错,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根据宪法条例,依法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二十一日被单位书记孔令超、副校长王捷、大庆石化教育中心治安科长齐中带回后送到派出所,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黑龙江哈尔滨戒毒所,直到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才被放回(戒毒所又超期关押二个月)。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解教回原单位后,因许淑芬坚持修炼,大庆石化总厂六一零、大庆石化总厂教育处以及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继续对她進行迫害,不让她教课,让她看收发室,每月只给三百五十元生活费。许淑芬多次找有关部门争取,后来学校从本校资金中每月给她六百元(发了六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许淑芬因给哈尔滨戒毒所的管理科长杨雨善写了一封劝善信,被戒毒所女队教导员宁立新把信上交,因为此事,大庆市龙凤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白秀丽带龙安派出所的片警张林、警长和另一名警察到许淑芬家,未出示搜查证,非法搜查,拿走许淑芬家床上的钱(房补,工资等)至少一万元以上,并将她关押到大庆看守所。许淑芬又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女队。

许淑芬坚持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中不断抗议迫害,一年后解教回家,又回到大庆石化一小看收发室。在拿了三年零四个月下岗工资后,单位恢复了她的工资、奖金,但没恢复她教课的权利。

许淑芬在哈尔滨戒毒所被非法劳教期间,队长张玉书指使男管教史彦江给她戴手铐,罚蹲,连续七天六夜不许睡觉,后来又连续六天五夜不许睡觉,并指使刑事犯打她踢她,脚脖子、脚心都被踢青了。七天六夜、六天五夜,说起来简单,可是当时人要承受怎样的痛苦啊!在劳教期间,每天还不准许淑芬洗脸、洗手,只给两顿饭饿她,只许上厕所三次,致使她脚、腿浮肿。戒毒所不但这样阴毒的迫害许淑芬,还让她做超负荷的奴工给戒毒所挣钱。哈尔滨戒毒所陆续关押过上千名法轮大法女学员,她们也同样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许淑芬从戒毒所出来后说:“能活着从戒毒所出来,没疯的人都了不起!”

在许淑芬第一次被劳教期间,二零零一年六月,她的父亲因思念爱女心切离世。她的哥嫂到戒毒所,希望能让许淑芬看父亲最后一眼,竟被戒毒所毫无人性的拒绝了。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许淑芬丈夫李小荣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致死,许淑芬被押到太平间,让她看丈夫的遗体,还恶毒的问她:“这是不是你丈夫?”在她处于极端痛苦中还威逼她不炼法轮大法。当时省劳教局局长邹全宝命令戒毒所将这悲惨一幕录像。在许淑芬父亲、丈夫去世、孩子无人照顾的情况下,戒毒所又恶毒的超期关押她两个月。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已经失去三位亲人的许淑芬现在又被非法绑架、关押。

许淑芬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工作進步;可在法轮大法被迫害的情况下,又相继失去三位至亲的亲人,到底谁是凶手?谁无情?希望善良正义的人擦亮眼睛,明辨善恶,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迫害;希望曾经诬告、绑架、迫害她的人良心苏醒,让她早日恢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