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脑班里讲真相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人员绑架到了洗脑班,因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管教对我大喊大叫,说是见过很多象我这样的人。我跟他讲:“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都是好人,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根本不听,说他这种话听的多了。并拿出手机给我看,说许多大法弟子给他发短信,他说上边给他撑腰,他不怕恶报。我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今天能认识你是我们的缘份,不管你今天对我怎样,我都不恨你,不跟你计较,我希望你能够得救,能得到好报而不是恶报。”我真诚的对他说:“我没把你当作坏人看,我拿你当我的亲人看,在人格上我们是平等的,我是个修炼人,是个好人,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听了我这番话他整个人都被震住了,也温和了一些,说:“你说让我得好报?你要救我?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吗?是真的吗?你凭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他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我觉得他既可悲又可怜,心里很为他难过,对他说:“是真的。不管你以前做过多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们都不计较。只要你从现在开始,不再这样做,不再骂大法和我们的师父,在你的职权内不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尽可能的善待他们。其实你是了解真相的,你完全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不能跟着中共一条道走到黑。你这么年轻,那样对你的家人和你都没有好处,难道你不希望他们好吗?为了他们,你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你们全家人的性命都在你的身上,我这么说是为你好,我没有一丁点为自己好的私心。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是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这样做的,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今天碰到这事,出去我非报复你不可,你信不信?”

我最后这句话真的把他震住了,他目瞪口呆,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走了。从那以后他的恶行收敛了很多,对大法弟子不再象以前那么凶残了。他以前经常残酷的打大法弟子,使出各种阴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洗脑班从来都不让大法弟子進食堂。食堂有两个做饭的,常常监视我们,给恶警打小报告,我就经常找机会接近她们,和她们拉家常,和她们交朋友,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和恶党为什么要迫害我们,讲大法的美好,她们常问我的一句话就是:“你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这样乐观,总是乐呵呵的唱着歌?”我就跟她们说:“得了大法的生命是最幸福的生命,是最快乐的生命,只要能看法,什么烦恼都烟消云散。”

她们就会说:“别人说你们是最自私的,为了学大法,都不要家庭和工作了,都不管亲人了,是这样吗?”我就给她们讲,我在家是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在社会上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单位是一个多年的优秀员工,不是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大法而不要家庭和工作的,是中共把我们绑架到这里来,剥夺了我们生活、工作、修炼的权利。我问她们:“你们看我象他们讲的那样吗?”她们说:“不象,完全不象,你人很好。”她们还时常给警察说叫我帮她们做饭,我用实际行动破除了邪恶的谎言。最后她们其中一个离开了那里,另一人再也不监视我们的行动了,我们在一起交流,她就给我们放哨。

在我们住的房间里,不让我们用玻璃制品,更不让用针、剪子、刀子等东西。连保安都很邪恶,常对我们气势汹汹的。只要有空我就跟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藏字石,讲预言,讲恶党的暴政和腐败,讲大法弟子上访的动人故事,经常是泪湿衣衫,有时他们也感动的流泪。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神圣,几天几夜都讲不完,我还帮他们织毛衣,做针线活。他们说我手很巧,不论做的什么他们都很喜欢,我在那里一直坚持学法炼功他们都不管。只要里边有点什么动静,他们都会提前告诉我,帮我应对。后来我走后他们还时常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些消息,告诉我又有谁被送進去了,叫什么名。我们就在明慧网上曝光邪恶,我也托他们给同修送衣服,让他们多照顾同修,再后来这个洗脑班就解散了。

那段时间就觉得师尊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点化着弟子,鼓励着弟子。有一天在打坐中就看到窗外空中坐着一个巨佛,我一看是师尊,看得非常清楚,我泪湿衣襟的对师尊说:“这一切都是师尊做的,都是师尊的恩德,弟子只是做了弟子应该做的。”在我住的房间里,我会常常看到大大小小的七彩法轮在飞旋,师尊时刻都在鼓励着我,今后一定要做好,一定跟师尊回家。

回顾十一个年头的修炼路程,有过明媚的阳光相伴,也有过和风细雨的相随,更有过惊涛骇浪的锤炼,使我变得成熟了,修炼的路还没有走完,我一定要铭记师尊的教导,克服松懈和求安逸的心。成熟、稳健、脚踏实地的做好三件事,精進,再精進的走好最后的路,兑现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