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高新区公检法非法庭审病危妇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多,在大庆市,一辆带有“法院”字样的依维柯囚车开到高新区法院立案大厅门口,一左一右两个法警架着身穿黄色囚服、脚穿拖鞋的杨桂霞女士下车,一只拖鞋掉了,她也不知道穿。等候多时的亲友与围观民众被法警拦着,不让靠近,远远看见她面容憔悴,眼睛、两腮凹陷,双腿悠荡着不能支撑身体、不能走路。

这时杨桂霞的女儿哭喊着“妈妈”,妹妹流着泪不停的大喊“二姐”,法庭外哭声一片。围观者无不为之动容,许多人跟着流泪。但面对这一切,被绑架迫害的生命垂危、意识不清的杨桂霞没有任何回应,连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点声音都没有。

草菅人命的开庭

杨桂霞被拖架着进了法院大楼,亲友们与民众却被三四个守门的法警拦在门外。法警说,只有带身份证的才让进去,人数不能超过二十人,因为里面只有二十个座位。很多关注此案的民众被拒之门外,只有十来个家人、亲属与几个带老年证的老年人被放行,一共不超过十五、六个人。进楼后,这些人又被挨个验证、登记、翻包、搜身,还用专门的检测仪器把身体前后上下彻底扫一遍才让进法庭。

当听审的家人、亲属进去的时候,杨桂霞已经在所谓的“被告席”上了,她身体歪靠在椅子上,手攥拳头不住地抖动、抽搐,发出痛苦的呻吟;身体僵硬呈下滑状,由于椅子前面的横梁挡着,才不至于滑到地上。据说,她是被背上三楼,抱上被告席椅子上的。她背对旁听席,亲属只能看到她后背与侧面。对于亲人的呼唤,她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显然早已经意识不清了。

主持庭审的是开发区法院刑庭庭长李雪萍和法官孙康凯、李堪明三人,还有开发检察院一男一女两个公诉人。他们对着不停抽搐、呻吟、意识不清的杨桂霞,和旁听席上十几个含泪、哭泣的老弱妇孺,装模作样的宣布开庭、宣读起诉书,所谓履行法庭“程序”达十多分钟。

当李雪萍一再询问杨桂霞想不想自辩,有没有听清时,杨桂霞抽得越来越重,已经不省人事了。只见她全身僵直歪向左侧,右手攥拳,伸胳膊蹬腿,抽得一蹦一蹦的。

家人与亲属实在受不了了,大声哭喊:“快给她看病啊!人都这样了你们还审?!”六、七个女人哭喊着往杨桂霞的身边冲,想去照顾她,一帮法警呼啦围过来,拦住她们不让接近,把她们连推带搡地推出法庭,赶到走廊上。

庭长李雪萍一看情况不妙,吓得脸色发白,乘机跑出法庭,跑向楼上。法官、检察官们都躲了。

被赶到走廊的亲属哭成一团,哀求法警马上把杨桂霞送医院,法警说:“这事不归我们管。”还说:“没事儿,看守所有医生,能给她治病。”让亲属找看守所交涉。亲属哭着质问:“人都这样了,你们还说没事,还要往里送?!”

几个妇女哭得撕心裂肺,请求法警救姐姐一命,不要再往看守所送人了。但是法警以还有案子要审理为名,将她们连哄带劝地逐出法庭走廊。

为了躲避杨桂霞的亲属与法院门外围观的民众,法院派四个人用椅子抬着杨桂霞,从边门抬上囚车,偷偷送往看守所。下午亲属追到看守所,看守所上上下下一反常态的客气有礼,但是教导员张植榜却不见踪影。第二天(星期五),家人去开发区法院交涉,高新区法院刑庭不见一个人影;给李雪萍打电话,一直关机。

杨桂霞命悬一息,已奔波了两个月的亲属忧心如焚,求告无门,身体与精神的压力已达极限。

法轮功学员杨桂霞,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大庆市高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抄家、逼供,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两个月,导致病情急剧恶化。四月二十八日,高新区法院草菅人命,居然对病危的她非法开庭。

一年轻警察听到杨桂霞的遭遇后说:“这不扯蛋了吗!这样的人整到法院去了!太可笑了!这样的人能执行吗?怎么执行?告它,让它给做司法鉴定!”

八年前被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致病残

杨桂霞现年五十六岁,家住黑龙江大庆市东风新村九区,是个朴实善良、经历坎坷的女性。一九九二年十二岁的大女儿车祸丧生,二零零七年丈夫过世,近几年与未成年的小女儿靠低保维持生活。

杨桂霞曾患有严重的甲亢性心脏病,脖子上两个大肿瘤下垂,经常昏厥。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得到康复。

二零零二年七月,她张贴法轮功真相,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二年。在哈尔滨戒毒所,冬天被管教强迫洗冷水澡,健康严重受损;因为经常看到、听到法轮功学员受刑的惨状与惨叫,不断被威逼“转化”,受到极度的惊吓与刺激。

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开始,她不仅旧病复发,而且身体抽搐、震颤、肢体不灵,大小便不能自理,全身长满疥疮。经哈医大二院诊断,她患有高功腺瘤,结核性脑膜炎等疾病。二零零三年九月,她卧床不起、双目失明、不能吞咽进食,只剩一口气。

被家人抬出劳教所后,在大庆总医院做脑CT后的诊断结论是:她得了“脑干变性、共济失调、大脑强直、腱反射亢进”。这是一种先天性家族遗传疾病,一般在四十几岁发病。如果在正常生活条件下,没有意外惊吓、极度恐惧或大怒、大悲等诱因可能终生不犯,否则就会病发;发病后五官、手脚、四肢、躯干都不听使唤,走不了、坐不住、站不稳,一碰就倒;眼睛看不清,吃饭吞咽困难,等等。这种病医药无法救治,严重时就象杨桂霞的样子,随时有生命危险。

亲属把她接回来后,给她打点滴,不见好转。一个亲属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给她放法轮功的讲法录音听,悉心照顾她,没想到她竟然活过来了,症状越来越轻,神志越来越清醒,逐渐能视物、能进食、能起床,能小步挪动,还能勉强自理了。

可是由于恐怖迫害的阴影太重,至今她仍然无法完全康复,行走、自理都相当困难。吃饭时,手拿不住筷子,饭菜都得用水泡上,用勺子慢慢往嘴里送,一顿饭要吃二十多分钟;四肢不灵,身体重心不稳,走路要一点一点挪动,平时上到三、四楼得用二十分钟时间;大脑反应迟钝,一遇惊吓症状就加重,甚至出现意识不清的状态。

讲真相再遭迫害、命悬一息

多年来,杨桂霞一直靠修炼法轮功维持生命,她深知自己的生命是大法延续来的,法轮大法是得救的希望。所以不论怎样艰难,她都不放弃修炼,并时常拖着病弱之躯,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杨桂霞在自家附近的停车场发了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楼区一个老太太恶意举报。此时正值中共“两会”前夕,公安局正忙着抓人凑数、完成指标。东风警务室接到报案,一下子来了十来个警察。当时杨桂霞因为行走不便,还没离开停车场,警察抓到她,非法搜查她的家,发现了一些法轮功真相资料,将她家的电脑主机、两台打印机、切刀、二千二百元存折及所有法轮功书籍、资料当作所谓“犯罪”证据与“作案工具”抄走,后又绑架了她未满十八岁的小女儿。

当天,分局长孙化呈亲自到场。在他的授意下,高新区分局警察对母女二人连夜非法审讯、逼供,编造、拼凑材料,作为“大要案”上报;大庆市“法轮功第一大案” 就这样诞生了,东风警务室因此受到市公安局通报嘉奖。

亲属花了上万元救出了杨桂霞的小女儿,要出了一台打印机和其妹的二千二百元存折,但是杨桂霞却被非法关进看守所。高新区分局硬说她触犯了法律,罪名是“破坏法律实施”,执意上报检察院给她判刑。

亲属找到办案人王刚,说明杨桂霞重病在身,关在看守所后果不堪设想,给她判一年刑就等于判死刑。王刚说:“比她更严重的我们见得多了,不能走路?上外面贴东西怎么能走呢?”还说:“我看她挺好的,头脑挺清醒,就是走路瘸……看守所里有医生,能给她看病。”

亲属一再说明杨桂霞的病看守所治不了,要求去医院给她检查身体办取保候审,王刚搪塞说:“你跟看守所说,他说明生活不能自理,我就跟局长商量,给你想办法。他看人也不是我看人。”亲属到看守所找教导员张植榜说明情况,张说:“你得跟办案单位说,让他们反映情况。我们只管看人,放不放人办案单位说了算。”

亲属多次往返于办案单位与看守所之间,好话说尽。但是王刚与张植榜无视亲属的要求,互相推诿、找借口搪塞。每次不等亲属把话说完,不是借故离开,就是把人撵出去。

三月下旬,杨桂霞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左右,一个与杨桂霞同监室被放出来的人告诉她亲属:“她(杨桂霞)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了,我们照顾她,都不让她值大班,你们快花点钱到检察院把她整出来得了。”三月二十八日杨桂霞被所谓的“批捕”。

四月八日亲属找到高新区检察院办案人潘云龙,潘说:“她(病情)挺严重,很危险,我赶快给你往上报。我们这是出于人道主义,要不能这么快吗?一般都一个半月才往上报呢。我给你快点报到法院,你跟法院说说好话,判完了给你整个保外就医得了。”还说:“这人(杨桂霞)就是个傻子,都起不来床了,哪个监狱敢要啊!”亲属说:“她都那样了,还往上报什么呀……不等她把话说完,潘云龙就以开会为由,躲了。

四月十一日案子到了法院,亲属找到刑庭庭长李雪萍,李说得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跟她讲杨桂霞的身体状况,她说:我们不提审,不给看病,你找看守所,她不行了看守所给看病。跟她讲了病情的严重程度,看守所治不了。她说,我得找院长汇报。结果数天过去,却一直没有回音。

在整个“办案”过程中,高新区公、检、法三家办案人和第一看守所负责人,执法犯法、草菅人命,无视杨桂霞严重病残、迅速恶化的健康状况,以各种借口逃避、拒绝亲属的合理要求,一直把杨桂霞关在看守所。

四月二十八日,高新区法院对浑身抽搐、意识不清的杨桂霞非法庭审达十多分钟。之后又把她抬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是啊,把一个无辜的、传播真相的好人关起来治罪,对一个神志不清的病患开庭问案,这的确是一个惊天的笑话;只有中共把持的执法部门才敢开这样残酷、愚蠢而又无耻的玩笑,而且开得有板有眼,开得无法无天。

可是,这样的玩笑,却将一个重获新生的善良妇女一次又一次地推向死亡的边缘,将她的亲人们推向痛苦的深渊。这个玩笑的代价,是一条人命,是一家人的血泪,是一出人间悲剧。而每一个参与制造这个“笑话”的人,不知他们是否意识到,当他们抛弃执法者的公正与良知,玩弄法律迫害好人的同时,也正在给自己与亲人的未来埋下不幸和悲剧的种子。

相关责任人与电话(区号0459)
大庆高新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
孙化呈 局 长    6280029(办)    13394660029 13836709004
焦希忠 政 委    6288277(办) 2688000 13351299789
徐洪福 刑侦副局长 6043899(办)    15304691113
陈建国 治安副局长 6292199(办) 6196888 13351290003 15904590096
徐颜君 社区副局长 6501006(办)      13351194111
吴 金 综合科科长 6043295(办) 6297177 13945953053
王刚 刑警队办案人 6043217(办) 8997007 13339599900
大庆高新区检察院检察长 李茹斌 
大庆高新区检察院办案人 潘云龙
大庆高新区法院院长    何文平 8996588(办)
大庆高新区法院副院长   周兴佳 8996527(办) 15304692999
大庆高新区法院刑庭副庭长 李学萍 8996553(办) 18904865552
主审法官 孙康凯 8996560(办)
     李堪明
大庆高新区610负责人 范作江  13384597001
大庆市第一看守所
张植榜 教导员 4617592 6362376 13394660191
陈 锐 副所长 4616159 4677171 13845980023
张 伦 副所长 4616159 6232997 1335259915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