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九天 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在单位里争争斗斗的,得理不饶人,都是出了名的,还觉的挺好的。

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末,我参加了在长春工人文化宫举办的李洪志师父《广州讲法》录像九天班时,我的世界观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开始听课时只觉得挺好,非常舒服。等到第八天听完课从文化宫走出来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师父的法在耳边萦绕着,越来越清晰,大脑一下子就开了窍。是啊!我这五十来年真的白活了,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时光!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就知道这大法太好了,我是学定了。我知道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

人说“秉性难易”,可法轮大法却在九天内使我脱胎换骨。从这一天起,我一改以往对顾客要求退货、换货的条件,(当时九六年我在商场卖皮鞋)无条件的为顾客退、换货。这样在利益上受到了一些损失,可我心里没有得失的烦恼。我就按大法的要求去做,顾客的赞扬不断传到商场管理科,科长说你这柜台做的真好。我说是我学了法轮大法。这个功法不仅能祛病健身,更重要的是教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

有一次冬天,在长春地质宫门前举行万人炼功弘法活动。天还没亮我们就到了广场,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由于人太多,排好队就快冻一个小时了,手、脚都有些疼了,又炼一个小时的动功,到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手指尖、脚之尖疼的象猫咬的似的。看看周围的老人、小孩子都坚持着,我也咬牙挺着。疼一阵子,就麻木了,四肢没有了感觉,只是随机而行。等炼完功大家都走了,可我手、脚仍没知觉,心想我得走哇,就跟着人流回来了。到家上到二楼半时,(我家在三楼)手、脚仍没知觉,心想怎么掏钥匙开门呀?就在离房门一米远的时候,手瞬间好使了,一切恢复正常。我以前手、脚都冻伤过,每年冬天都非常注意还犯。这次出去洪法,我就一心想着应该去,别的什么也没想。从这以后我彻底告别了冻伤。随着炼功、学法的不断深入,不知不觉的所有的病都不医而愈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