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和老龄同修谈谈实修的严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近年来,在我们周围有几位老龄同修相继被病魔夺走了生命,给我们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教训是沉痛的。痛定思痛,为了在正法進程的最后阶段少走弯路,少受损失,最大限度发挥每个大法弟子的作用,我想结合自己所见、所闻的正负情况和老龄同修谈谈实修的必要性、重要性和严肃性。

一、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打混混

我们周围绝大多数同修都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有的还幸运聆听过师尊讲法两、三次。在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他们以法为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无论在严酷的恶劣环境中,还是在“邪悟”者的鼓惑诱骗中,他们都能坦然不动,坚如磐石,稳健的做好“三件事”。如甲同修是九三年四月师尊在当地传功讲法时,有幸参加师尊讲法传功学习班的学员,得法二十天后,身体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她深知大法的神奇,从此到处洪法,以身说法,帮助有缘人得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义无反顾的维护法,全身心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一天,她踏上北去的列车,到北京证实法,向世人证实“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从北京安全返回后,又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去,经常背着大包小包的资料走街串巷没有停止过。在面对公安机关非法追捕构陷中,丝毫没有害怕过;在街道、居委会的监视看管时,从来没有妥协过;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中,没有停滞过;在这十八年的修炼中,从来没有懈怠过;总是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特别是在那严酷的环境下,她毅然决然的承担了别人难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就这样不知辛劳的走在正法路上,让世人明真相。在她的带动下,她的女儿、孙子、外孙都成为大法徒。她的身体非常好,家庭环境也很好,真是开创出了证实法的一片蓝天。

与此同时,在我们地区也有位九五年得法的乙同修,得法后多种疾病痊愈。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怕心较重,不敢出来证实法,自己偷偷摸摸在家中炼功。她家人由于听信了邪党的那一套谎言,在高压下怕心严重,限制她的行动,不允许她与任何同修接触,不允许她外出讲真相。她由于正念不强,顺从家中一切。同修看到她的状态很着急,到她家中去与她切磋交流,她却婉言谢绝,完全不履行一个大法徒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使命。师父讲过,“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因为她心性完全降到常人中了,因此过去那些病状又出现了,经常到医院治疗,效果也不好,就这样于二零一零年底被病魔夺走了生命。

通过上述甲、乙两同修的对比,使我们更進一步认识到师父讲的:“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那些至今还有很多怕心,仍在家中走不出来的同修,该从乙同修那里得到点启发。修炼是严肃的,要真修、实修,不能打混混,只有这样才能不负使命,兑现我们的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二、修炼是艰苦的,不是图安逸的

我所认识一位丙同修,今年八十五岁,看上去只有七十多岁,身体硬朗朗的,脸色白里透红,十分精神。求道之心使他九五年上半年喜得大法。得法后,他严格按照法的要求规范自己,约束自己,同时将大法的美好介绍给亲朋好友,他老伴、儿子、儿媳分别得法修炼,稳健的走在正法路上。在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七十四岁的他却依然進京上访,但是在列车站,他被邪恶拦截下车,送回原地進行迫害。在迫害中他毫不畏惧,理直气壮讲大法美好、神奇,讲善恶有报是天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起到了很好作用。在集体学法缺乏地点时,他主动提出在他家中学,每周一、两次,在发正念除全球四个整点雷打不动外,还每周至少两次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无论是刮风下雨、下雪从没有间断过,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主动找到原单位老同事,以身说法,讲大法的美好、神奇,讲恶党暴政谎言,绝大多数人都认同,并做出正确选择。

还有一位八十四岁的丁同修,经常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一次他跟我交流说:我们年龄大了点,在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每天坚持晚上七时开始,面对电视机邪党新闻联播魔头发正念,因为这一时间魔头集中出现是我们铲除邪恶的好机会,他感到效果很好,邪恶纷纷销毁,因他天目是开的,看得清楚。这真是“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精進要旨二》〈路〉),只要心在法上,心系众生,做什么项目都是有效的。

但是有一个丁同修在常人中是个工程师,也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得法后,昔日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她非常相信大法,也带动了一批有缘人走進大法修炼行列中来了,她的女儿、女婿都成了大法徒。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们家遭受了严重干扰、迫害,女儿、女婿分别遭到了劳教迫害。她也受到多方面的骚扰。在这种环境下,她的正念不强了,人心多了,怕心出来了,不敢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只呆在家中“独修”,与外界同修接触很少,这样越来越偏离大法轨道。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她女儿遭到邪恶绑架劳教后,给她打击较大。在这样情况下,缺少了修炼人的正念,求安逸心多了,就请了一个人在家中做保姆帮助她,大事小事什么事都叫保姆干,稍稍不如意就发脾气,完全失去了修炼人的风范。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九年下半年被病魔夺走了生命,教训是深刻的。

师尊告诫我们:“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上述正负情况对比,使我们更進一步认清了,只有按照大法去要求自己,正念正行,才能在经受住考验,闯过难关,走向光明彼岸。否则就难以过关。甚至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

三、修炼讲正念,不要人心、人念

我身边有位七十七岁的老年同修,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身体突然不适,打喷嚏不止,不能吃饭,不能睡觉,仅靠喝水来维持。他老伴看到此况,多次劝他到医院去,可他一一拒绝,牢记师尊教诲:“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洪吟》〈无存〉),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持每天学法、听法、发正念、向内找、排除干扰、迫害。坚持到第九天晚上,他发正念过程中,发现床上有些高一块低一块,不好东西跑动,他自己想把他处理掉,可是力不从心。后来求师尊,看到师尊来了(他开了天目),帮他把那些坏东西一下子全部处理干净了,身体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他告诉我并要转告其他同修,在魔难来时要正念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三位老年同修外出讲真相,发《九评共产党》到一个社区,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警察把他们绑架后,看到两位同修都在七十岁以上,要她们走,留下一位稍年轻一点同修准备迫害,当时那两位同修想:我们是一个整体,是来救众生的,不能为了个人安危,离开黑窝,让同修遭迫害。我们一块来,必须一块走。于是和警察讲真相,讲善恶有报是天理。经过两个多小时讲真相,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警察终于明白了真相,把大法资料归还了她们,三个人一块又回家了。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但是,在我们身边有个F同修,是九三年四月师尊在本地讲法传功时得法的学员,得法后多种顽疾不翼而飞。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较重,不敢出来证实法,自己偷偷摸摸在家炼功。每当同修要到她家中来切磋交流时,她总是以多种借口拒绝。当常人了解她是否在炼功时,她却加以隐瞒,不敢堂堂正正承认自己是大法徒。由于她的执著,人心越来越重,离大法要求越来越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身体经常出现不适状态。出现问题后不是向内找,向内修,而是向外求,向外找,关越来越大,难越来越多,最后承受不住了,人心上来了,就到医院去治疗。去年底医院检查出来是癌症,進行化疗,身体搞得一身糟,目前身体状况很不好,处在病危之中。还不悟,还在求这求那,给周围人群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此同修之所以出现上述不良状态,仔细分析是不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怕心较重,该过的关没有过,该去的执著、人心没有去,所以难就越来越大。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讲的法理千真万确。我们必须充份认识修炼的严肃性,真正做到真修、实修。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师尊的希望,不辜负众生的期望,不造成千古遗憾。

以上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