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有师父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末得到这高德大法的,在常人中,我是个老实巴交、实实在在的人,看到有些人蛮横无理、欺负人、无理占三分、道德败坏,在走路的时候就想:这人间也没有个理呀,有没有天理呀?第一天晚上看《转法轮》我就看到一点多(这在以前熬这么大的夜是不可能的,我们一家人吃完晚饭就睡觉,在农村看露天电影我都看不完),越看越爱看,这法句句是理呀。从此走上了助师正法的修炼之路。

得法前我全身是病,晚上睡觉胳膊、腿怎么放都难受,腰疼,失眠、妇科病。学法不长时间,这些症状都没有了,并且睡觉时就象离开床铺十几公分高,象飘起来一样,舒服极了。我丈夫高兴的跟他们同事说:“我媳妇炼法轮功把病都炼好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开始了。面临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我虽刚刚得法几个月,我没有疑惑、没有徘徊,一直稳步的往前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参加了一个法会,通过同修们的交流,我又明白了一些法理,我们大法弟子必须上北京讨个公道,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当时我妈八十多岁脑血栓下半身不能动弹,我就姊妹一个,工作很忙,平时跟我爸(也八十多岁)照顾我妈, 丈夫还不会做饭。急呀,心想:“妈呀!我不能等你病好了或者没了再走出去呀,我决心已定,必须走出去。”与同修商议好,定于二十五日(周五)去北京,周日回来。在去北京的列车上,我睡醒一觉就背一遍《论语》,睡一觉背一遍,就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在自己头前一挥手,一个声音说:你这个人与法溶合在一起了。就这样到了北京打了横幅,打完后把横幅挂在附近的铁杖子上,来回三天安全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去某一小区发真相资料,几栋楼从上到下一家一份,到最后那一栋楼,我正想上一个门洞,看见一个身穿军绿色呢子大衣的人在不远处瞅我,我也没多想,就進了门洞,从上往下发到三楼,那身穿大衣的人手里拿着一摞子真相资料见我就说:“你身上有东西?”那时下楼也下不去,他挡着,跑也跑不了,我的第一念:“坏了!”转间又一念:“没事,我有师父管。”这两个念头前后几秒钟,我正想给他讲真相,刚说了半句,他说:“快走吧,别来啦,再来就把你送進去啦。”真是人神一念啊,正念出来了,不怕了,师父就保护弟子了,在这里多谢师尊了!

二零零零年新年前狂欢,晚上我丈夫与两个儿子上市里看热闹去了,我想:你们看热闹,我去救人去,我带上二百多份资料去了一个小区,从楼上往下发,楼道里也没人,我就楼上楼下跑着发,来回一个点就发完了,汗顺着脖子往下流,回家脱下羽绒服,里层都是水珠。

二零零一年我们这片几个同修看《明慧周刊》挺困难,有时同修给我打个电话,约好地点在哪等着一起上街(实际是让我去取周刊),如时间来得及就坐公交车,来不及就打车,怕耽误同修时间。有一次参加了一个法会,看到她们那边有资料,我就跟一个同修说:“大姐啊,我们那边看资料太困难,能不能帮我们解决一下?”她说:“你跟谁谁说。”这样我们暂时解决了资料问题。又过了几个月,此资料点出了问题。怎么办?急呀!

忽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取资料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在一次法会上的一个同修,我正过马路,她骑车驮她姑娘往前走,也不知她姓啥叫啥,我就喊叫她停一停,她姑娘说:妈,这人可能是招呼咱。我俩切磋了几句,我给她几个刻着“法轮大法好”的章,她给我留下了她的电话号。这样就和这位同修联系上了,以后在她那里取经文、资料。在二零零三年的三月份去她家,一進门把我惊呆了,我说:“这是咋的啦?”她就跟我说了一下经过,原来是前些天被绑架,在里边什么电击啊、老虎凳、太空帽这些刑都上了,刚刚被放回来,她告诉我,老师的新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讲法》发表了。我想这可咋办?她这没有,我们那边几个同修看不上经文,找谁呀?这时一下子想起来一个大姐,我在她家开过一次法会,找她去(这大姐我也不知她姓啥叫啥)。到她家,跟她说明情况,她说:“我领你找谁谁谁去”,到那同修家,她说:“要几份啊?”我说:“八份。”她说:“正好这里有八份,是给农村同修留的,她们没来,那你就拿去吧!”太谢谢师父的巧妙安排了。

到二零零四年,我想也不能总上同修那去求现成的,我得自己做,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先后买了一台二手的台式电脑和一个打印机,刚开始怕丈夫知道有打印机,就这藏那藏的,后有同修到我家,说:“你不用藏,就放这,上边盖个毛巾,象个摆设一样。”真的,就七平方米个小屋,我丈夫出去進来半个月他也没发现多个打印机。这样我的小花开了。(这时自己还没上网)

开始的几年,就是和同修倒优盘,先后去不同的几个同修那去取,后两年有一同修每周给我送,一有新经文就及时送到,同修为了让我们这片同修能及时看到周刊,也不管刮风下雨下雪每周都及时送给我,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更是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天气,都以最快的时间送来,同修这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金子般的心,使我感动的落泪,也为自己与同修的差距而落泪。至此我暗下决心:我一定突破各种阻力与障碍自己上网!

不几天,儿子安了宽带,我家原来有校园网,我丈夫是见新不用旧,安上后他就用上了,这咋办?我还不能与他用同一根线,因为丈夫是惹不起那一伙的,啥也不懂,就是会上网看股票,如果谁用他的电脑,一有问题就赖谁,我儿子宁可不看,也不用他的电脑。正赶上有几天他一上网就掉线,气的够呛。有一天在同修家看她点击网络连接,我也没太注意看,回来后看见丈夫上网又掉线了,我说:“这样呗,我给你弄弄,你还是上校园网吧?”我赶快拿出一张纸,上面什么物理地址、服务器、IP地址(现在让我说都说不明白)给输上,一联网,好使,也不掉线儿了,当时心里说:“谢谢师父!给我智慧。”这下我自己可以用宽带了,零九年九月份我这朵小花彻底开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