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眼界 众人称奇退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

突发矿难,护身符保平安

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早四点多钟,铁煤集团某矿某维修队零点班,在老巷道后三角地点,由于煤矿机械采空,没来得及喷泡沫,瓦斯涌出。当场九人现场作业,其中一位是法轮功修炼者,站在瓦斯涌出最危险的当口,另外八人都一字排开作业干活,这当中有一个工人佩戴着法轮功护身符。

当事故即将发生的瞬间,这位佩戴护身符的工人感觉耳边有人告诉他“喝水”,于是他低头弯腰去拿水桶,正在这时瓦斯涌出,火焰喷射,刚好绕过他,他连一根汗毛都没烧着。

站在通道口的那位法轮功学员,感觉被人推了一下,侧转身看谁推他,这时,瓦斯涌出,火焰与他擦肩而过,也是有惊无险,在灾难中安然无恙。其他七人不幸全部烧伤。

这个真实的故事,再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难呈祥。

如今法轮功学员不畏艰险,自费印制真相材料,就是想告诉世人,快从中共江氏欺世谎言中醒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大开眼界,众人称奇退党

我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二零零六年我亲身的经历,让我的同事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不再相信共产邪党的鬼话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五日下午,我去加工厂检修机器,工作人员说大电机过热。我把电机盖拆下来,想用表测一下绝缘电阻,我忽略了星角变换,也忘了先断电再操作。当我取下电机,接线柱的铁盖子,就与三相三百八十伏相碰短路。瞬间,在我手上出现一大团火光,声音象炸雷似的,震耳欲聋,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我当时没有害怕,马上意识到没断电,于是迅速把电闸拉下。回过头来看一看手被熏得黢黑,但不痛不麻,没有一点损伤,头发鬓角让火燎得打卷了,脸上烤得有点热,也无损伤。

这时,我的同事们登梯子来到平台上,问我怎么样,伤着没有?我说:“没事儿,你们放心吧,刚才是师父保护我,让我有惊无险”。他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是大法显神迹了。要不然我站在铁板上,穿的是普通的胶鞋,三百八十伏电在我手上形成回路,把三个接线柱螺丝和铁盖子都烧化了,我却安然无恙。

他们目睹了这一切,无不称奇,伸出大拇指说:“今天可大开眼界了!太神奇了!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共产党那套东西才是骗人的”。明白真相的人们立即表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相信“法轮大法好” 尿毒症患者获得新生

我侄女(南南)家住辽宁省调兵山市腰堡村。二零零三年八月在铁岭高中毕业,时年二十岁。八月三十日,她突然觉得浑身不适,腹内疼痛不止,继而尿血,去铁煤集团总医院检查,医生给她诊断为“急性肾炎”。可南南的症状越来越重,尿血不止,血色素已剩七克了。继而,她转到本溪市医院,那里的医生确诊为“尿毒症”。几经周折,南南的血色素已降为五克了。南南被病魔折腾得疼痛难忍,每天都在抢救之中,血浆、氧气、点滴挂一身,时刻不能停。

南南的父母请来沈阳医大的专家为南南治病,因为南南的血液中有一项指数忽高忽低,查不出病因。抢救半个月后南南的状况稍有稳定,但三天必挂血浆,否则就痛苦难忍昏倒过去。每天的现金药费高达三千多元,还是无济于事。南南又去了天津血液研究所,也没确诊出什么病。专家说:“现在医疗水平提高了,可是人得的病也相对‘提高’了。”靠打血浆活着谁也养不起。几家医院下来,南南治病花费了六万多元,钱也花光了,没有办法只好回家等着“办后事”了。

我是南南的婶娘。我就告诉她妈妈让南南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正好那天南南的叔叔、阿姨都去看她,南南就说:“我婶让我诚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好了。”一屋人都笑了。

南南相信了这句宝贵吉言,她的身体真的慢慢好转了。一个月后,南南去医院复查,医生说基本正常。又过了一个月,再去检查,一切正常。医生说,再过两个月上学去吧!亲戚朋友都说这孩子是大法赐给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创造的奇迹!

老母起死回生,见证大法神奇

那是在二零零六年圣诞节前一天。这天老家的弟弟妹妹给我来电话说母亲病重,现正在医院抢救。我听后心里很是着急。心想平时母亲身体是有点小毛病,但也不至于到医院抢救。想来想去,还是再打电话问个明白,给小妹打电话问一问情况,只听她哭着说:“大哥,回来吧,看来妈是不行了。医院已经让准备后事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老人的寿衣都买好了。”听到妹妹的话,我的心里一震,赶紧告诉妹妹我马上回去。

我来到医院母亲的病房,看到母亲紧闭双眼,紧咬牙关,抬头纹都开了,脸都是黑灰色,还在输氧。看到还有些心跳,我就上前大声说:“妈妈,我回来了,是您的大儿子回来了。”母亲没有声音。

因为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所以他们都在一旁观察我们母子间的表现。大法弟子的一念或一句话都是有穿透力的,所以我大声说:“妈妈,您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如果是到了您的天定终年,我不会打搅您正常轮回。要是另有别的东西来抢您的性命,我是不答应的。”因为大法弟子的正念会使不好的物质与一切邪恶的东西全部消失。母亲好象听到我的声音,慢慢的醒来,睁开她紧闭的双眼,说:“儿子,你可回来了,这下我就不怕了。”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象做梦一样被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抓走,一路上尽是些害怕的景象,看到下油锅里炸的,割舌头的,挖眼睛的还有拿火烧身的,总之都是各种各样的惩罚。不知走了多远,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轰轰的声音,抓我的两个小鬼吓的连滚带爬,一边跑一边说,她有个儿子,是修炼法轮功的,是大法弟子。母亲告诉我说:“它们听见大法弟子都吓坏了,都跑没了。儿子,法轮大法这么神奇,快给我讲一讲,我现在为什么总是精神不起来,总有一种东西在控制着我,心也难受,坐立不安,全身无力,是什么原因?”我对母亲说:“您还记得您在年轻的时候(那时我还很小,但已经懂事了),整天出去写大字报,帮助共产党斗这个斗那个的。共产党给人灌输的观念是非常恶的,它们不叫人们信神佛的存在。这些年来您是看着共产党是怎样行事害人的。您想一想,曾经为共产党卖命的那些人哪一个有好的下场,从中央到地方,哪个不都是斗来斗去的,死的下场都是很惨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反宇宙、反人类的邪灵。现在天要灭它,你不退出来,它就附在你身上,让你身心难受,坐立不安,全身无力。只有退出邪党的组织,脱离它的操控,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母亲听我这么说就照办了。几天后,母亲身体痊愈,回家了。

相信大法,病眼复明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的邻居张大嫂突然感到右眼睛看东西模糊,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几乎看不见什么了。去了两家大医院检查,诊断为眼底病变,如果治疗得用长针头,从眼球下直接扎进去,往眼球后方给药后,再看效果如何。

张大嫂听到治疗方案后,感到很吓人,不敢扎。医生说:你如果害怕我们也不敢给你扎,怕万一配合不好,出危险怎么办?

回家后一筹莫展之时,突然想起平时拾到的法轮功小册子,里面有九字福音,就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着每天虔诚的默念,张大嫂的眼睛竟然痊愈了,两眼看东西都一样清晰了。

张大嫂激动的对我说了来龙去脉,她说:我没做手术,没花一分钱,就是相信法轮大法的师父能救我,李老师真的管我了。法轮大法好!中共宣传的那一套纯属诽谤。我和我丈夫都同意退党团队。

希望人们都能明白真相,明辨是非,善待大法,福运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