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巷救人 忽开天街

夜送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白天忙了一天生意,决定晚上去发真相资料救人。由于丈夫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家里只有我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我把他俩反锁在家里,背上真相资料就出发了。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乡村坑洼不平的街巷中,特别是有一家盖房子,所堆的沙子和石子把路严严堵死,我只好爬上高高的沙堆再冲下去,鞋子里灌满了沙子,好在不是泥,脱下来把它倒掉就行了。心想:修炼的路上有多少比这更高的“山”呢,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了。

我挨家发着资料,走着走着,右拐处忽然出现一个又窄又深的漆黑小巷,说它窄,是因为人走在小巷中把两只胳膊向外伸展(“金猴分身”状)指尖会碰到两侧的墙壁,说它深,是因为这小巷一眼看不见头,只看见有许多高大的树影在夜风中摇曳并发出“沙沙”的响声,神秘的小巷是死胡同还是通街的,全然不知,一个陌生人在这样幽长漆黑的深巷、在这样僻静、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的夜晚独自行走,还真有点阴森恐怖呢,可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呵护,一想起师父在《洪吟》〈威德〉中师父的诗句:“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就倍感自己高大了许多,底气十足,勇气顿添,为了救人有什么可怕的!不仅这个小巷的住户连同小巷和树木都是我的众生呢!就在我抬脚要闯这条深巷的时候,一个念头出来企图挡我的路:“这条巷子也许狗很多。” 我坚定的在心里说:“狗也得听我的!”

看着这些古朴的小木门和陈旧的砖瓦房,我想里面住着的一定是不太富裕的普通百姓,他们需要我们救度啊,我带着善念和慈悲挨家挨户的传递真相,不时听到院子里的狗叫声,但大多都被锁着,可能是听到脚步声,叫几声就停了。

巷子的确很深,大约发了有二十来家,忽然发现前面的巷子开始变宽,而且房子也开始变成瓷砖粘贴的高大宽敞的新房和大铁门。又发了几家,隐约看到前面似乎通着一条街,当我终于走出这南北方向的深巷时,眼前豁然出现一条繁华而宽阔的东西大街,街上车水马龙,人声不绝,店铺林立,夜灯闪烁,特别是有一家好象在准备结婚,只见这家临街的大门前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光停放的自行车电车就一大片……

看到这“别开洞天”的情景,体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深刻内涵,就在这时,我浑身一震,忽然想起师父早期曾给我们讲过的一个故事: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说个故事。过去有一个修道的人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喝酒,忽然看到一个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这个人,想收他为徒弟。他问这个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说:“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来呀?”他说:“我敢!”“我去哪里你都敢跟着吗?”“敢。”“好,那你跟我来吧!”他说着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壶往地上一摆,打开盖,一下跳進酒壶里去了。他一看师父跳進去了,也学着师父的样子一跳,也進了酒壶。看热闹的人们都来趴在那个壶口往里一看,哎哟,一看里面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呀,非常大。”(《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想:如果把酒壶放大若干倍,那么我刚才因为救人必须要走的那条漆黑幽长的深巷,不就象壶口吗?而豁然出现的这条繁华大街不就象壶里面那个广阔的世界吗?于是我感觉自己好象走在一条“天街”上,当我把真相资料陆续放到店铺和行人的手上时,什么迫害,什么举报,全然不想,我只想我在给你们撒金种子和甘露呢,当你们的善念发芽开花结果时,当你们明白真相能在未来留下时,那才是我们最大的欣慰哪。

当我把一份份包装好的真相资料投放在那片自行车电车的车筐里时,猛然想起明天是“五一” ,农村人也开始流行“五一”结婚,还想起儿子问我是否带他去旅游,我说大法弟子正在遭受残酷迫害,哪有心思游山玩水呢。然而,今晚当我走在“天街”撒甘露时,我看到了我境界的“山水”——救人的法徒正念如山,巍峨高耸,得救的世人善念如水,汩汩流淌;肩上的使命如山重大,心中的慈悲如水浩淼;师尊的恩德如山如天,师尊的呵护如昊天、如厚地;大法真相是拯救迷中人的灵丹妙药。

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想那个酒壶的故事,联想起自己的修炼,刚开始我们的路是很窄的,窄的不容出一点差错,旧势力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稍有差池就会摔跟头走弯路,这让我不由的想起“壶口”和“深巷” ,然而,当我们真正進入修炼状态,冒着天胆“敢”跟师父一起走时,“敢”挑重任无惧邪恶慈悲救人时,那么,我们就穿越空间间隔,進入物质粒子的微观层面,和那个境界的宇宙沟通在一起,说白了,我们就是在“天”上了。终于明白为什么大法弟子在救人时会出现那么多神迹了。

边走边想师父讲的那段法,再加上被春天里的夜风一吹,诗歌的灵感忽然涌动:

不知深巷有几重,夜送福音脚步轻。
悄然过处撒金种,明朝家家真相明。
巷深难锁脚下风,救人急迫步不停。
豁然洞开现天街,壶中乾坤天上行。
佛法无边显神通,师尊鼓励演奇景。
一个敢字千斤重,敢为众生走艰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