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学会自己当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我的父母都是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人,传统的家庭观念比较淡薄,从小我感受到就是父母忙不完的工作,每天回家都是一身疲惫,也没有多少精力再照顾我和弟弟,父母对我的指责、发火,造就了我叛逆的性格,我常常与他们顶嘴、吵架,他们让我往东,我就偏往西,从小到大。到结婚成家之前,我与父母之间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父母也常常被我气的流泪。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我立即被书中深邃的法理所吸引,感受到自己在人生中备受伤害的心灵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慈悲之中,感受到一份清新,一份希望,一份博大无私的包容,我在其中被融化了。从那时起,我就决心要修炼法轮大法,回归我内心期盼已久的纯真、纯善和无私的向往与追求。

自己刚刚修炼时,一心只想着学法和工作,对于家中事情的态度改变的并不大,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在我的影响下,他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丈夫从小就在家承担家务,我和他结婚之后,家里的事情都是他管,家中的矛盾也没有扩大到影响修炼,所以自己就不在意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应该在家庭中承担的责任。因为家里家外都是丈夫管,他非常累,我也不知去体谅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和丈夫屡遭迫害,丈夫被非法关押四年。在这四年里,所有的矛盾全都集中的反映出来,我所面临的是对丈夫的责任、工作、孩子、老人、家内家外的一切事务。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对家庭事务是一片空白。那时候,家里家外,简直是按下葫芦又起瓢,让我东一头,西一头,焦头烂额:不会干家务活的压力,加上对丈夫的思念和担心,父亲因为我丈夫的事而上火生气,公婆的抱怨、伤心、不理解和对我的怒骂……

面对所有这一切,如果是修炼法轮大法以前的我,在这样的困境面前,我早就撑不住了,早就撒手不管了,对父亲(母亲已去世)和公婆的指责,会横眉冷对,家里会乱成一团,不要说家庭和睦,这个家可能就散了。

但在这样的困境面前,法轮大法的教导让我懂得,作为一个修炼人,首先要为别人考虑,做一个先他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那时我就在想,孩子才几岁,丈夫还身处逆境,父亲和公婆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现在家里只剩我一个人能撑起这个家了,如果我再不能坚强的面对,只能使他们雪上加霜。

当我一次次的去探视丈夫时,出租车的司机听说我一个人克服重重困难来看望身处逆境的丈夫时,由衷的对我与丈夫的同甘共苦发出赞叹。看守所的警察看到一个妻子在困境中对自己的丈夫不离不弃,对我充满敬意,也不敢放手脚迫害我丈夫,因为他们知道象这样的妻子,不会对伤害自己丈夫的人听之任之。

丈夫的事对孩子的幼小心灵的影响也很大,我不断的安慰孩子,鼓励孩子,使孩子能坚强的和我一起走过那段岁月。我关心丈夫,爱护孩子,平时安慰公婆,他们对我的抱怨也越来越少,对我们修炼也渐渐的理解,我以前不关心家事而给他们所留下的不好印象,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工作不但没有受到影响,还更出色,我记得我跟老板请假去接丈夫时,老板不许其他员工经手我的工作,都放着等我回来后亲自处理。

丈夫回来后,也感到我的变化,我们的婚姻也在磨难中经受了考验,彼此更珍惜对方。我做家务活的能力得到很大的提高,减轻了丈夫的压力,这一切的改变,使我的家庭变得更加和睦、温馨。

另外,在这段自己当家的日子里,我才体会到我父母的不易,体会到他们维持家庭、抚育子女的艰辛,这一切都比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更重要。带着真正的理解和宽容的心态,我与父亲也拥有了从没有过的融洽。

而这一切,都是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才得到的,我要从心底里喊出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