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强暴 他们唱出心中的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

落入凡间深处
迷失不知归路
辗转千百年
幸遇师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机缘再误

这是法轮功修炼者创作的歌曲《得度》中的歌词,歌中表现了修炼人得法修炼的欣喜。很多法轮功学员都会唱。在监狱那严酷的环境中也有法轮功学员在唱。

现年四十八岁的哈尔滨南岗区法轮功学员闫春玲,于二零零三年遭中共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闫春玲历经种种魔难,始终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穿囚服,不参加奴役劳动,视监狱的规章制度为虚设。为此她遭到了种种酷刑:在劳教所,她曾被剥夺睡眠二十八天,还曾被送到男监两天两夜;在看守所,她被强制戴上手铐脚镣四十多天;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她被关押小号达九十七天,被戴手铐脚镣九十六天,而对她的毒打更是家常便饭,狱警曾派八个犯人看她一个,可是这些都挡不住她呼喊“法轮大法好”。

今年二月十四日,监狱长包锐带人到监舍翻查春玲的物品,春玲对她们说:“我给你们唱首歌吧。”说是唱《得度》,边说边唱了起来。这几个人敷衍着说“唱吧,唱吧”,好象怕听到歌声似的,赶忙离开了。

这些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可是要能坦然地唱出来,那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监狱就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敢在这里唱法轮功的歌曲,那心性得达到对迫害全然无视的地步才行。

我们再看一个在看守所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的故事。

现年三十七岁的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居民、原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人事处干部雷扬帆,在今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多钟,他与一位朋友在望城县桥驿镇的路上被警察绑架。三名警察不由分说,围上来就对他俩拳打脚踢:掐脖子、扭手、猛击脸部、猛踢脚腿,施暴长达近半个小时。

他们被劫持到派出所后,桥驿派出所警察继续对两人毒打:狠打耳光,脚踢,用木棍猛烈抽打身体、头部。一名警察还拿木棍横扫雷扬帆的颈部,猛击他的后脑和头顶,因用力太猛,木棍当场硬生生被打断成两截。

望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胡鑫与副大队长唐伟闻讯也跑到派出所,胡鑫将一叠报纸卷起后用力抽打雷扬帆的眼睛。雷扬帆被打得头发晕,眼睛发黑、发痛,不由自主地流泪。

遭遇警察如此残暴的对待,雷扬帆没有怨恨,没有对抗,他知道警察这样对待自己,是因为受了中共谎言的蒙蔽,他们对法轮功的仇视是因为他们还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他善劝警察不要行恶,并唱起了自己很喜欢的一首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为你而来》,希望被谎言蒙蔽的警察能有所醒悟。他唱道:

跨越千山万水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

雷扬帆所唱的这首歌曲,是基于修炼法轮功的外国人到北京天安门,向中国人民倾吐心声的悲壮经历而创作的。那些到中国土地上的外国人,到了天安门,也是用中文在歌唱着他们心中的歌。

德国法轮功学员卡洛林·科普尔曾于二零零二年到天安门,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在文章中写道:

“约200米远的地方,一个人刚坐下,便有一群警察把他踩在地上,尽管我从照片上经常看到修炼者如何在广场上被殴打,还是禁不住惊讶——我这是在亲眼看着他们的暴行!此情此景使我闪现出一想法:我该站出来了,不能再让它们这样蹂躏人们,一时间,我的这一想法突然盖过了我的迟疑,并给了我一股力量。

“我立即从夹克里抽出约一米长的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并把它展开举起,同时唱起‘法轮大法好’这首歌。不出五秒钟,两个警察就过来扯掉我的横幅,并一左一右地把我紧紧夹在胳膊下,我没有停止唱歌,这时,第三个警察过来捂我的嘴。此时此刻,我只有一个念头:要让更多的人们听到我的歌声!在我之前,一位女同修被警察按倒在地,其他一些被拖进车,车里边再没我的位子了,我趁这一小会儿时间站在众人们面前又唱。……

“于此片刻,我希望面前的人们不仅仅是在听我唱,而且能知道我唱的是什么;希望他们再想想,三年来,那些和平的人们遭受着何等的迫害;希望他们知道,他们被自己的政府愚弄到何等地步,有过多少谎言,仅仅为煽动他们反对法轮功——我希望,他们能从内心想想,为什么我要来到这里唱歌给他们听!”

布莱恩·马坡尔是美国乔治城大学一年级学生,他也曾于二零零二年到天安门。他在天安门广场缓步走了几分钟后,举起了横幅,同时呼喊:“法轮大法好!”几名中国警察逮捕了他,并把他“推”入警车。而此时车里已经有五位美国法轮功学员了,他们都大声地唱了起来: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这两个例子中所唱的歌曲《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功的经典歌曲之一。歌词虽简单,但内蕴丰富,而且曲调雄壮,既能表现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歌颂,又能展现修炼者对大法的景仰与热爱。

让我们再看一个中国国内的大法弟子在承受酷刑时,唱出《法轮大法好》的故事吧。

原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的森林警察陆智勇,曾被评为“最佳优秀警察”,并被黑水县公安局定为副局长后备人选。但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屡遭摧残。 他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非法迫害期间,遭到很多酷刑:罚站,从早晨六点一直站到夜里十二点;拳击胸部,包夹他的劳教犯人长期击打他的胸部,很多次打得他说不出话,一说话胸部就痛,起床也非常艰难;捆绑,警察用细绳多次捆他,绳勒进肉里,皮肤上冒出的都是油;电击,曾同时受到四根电棒的电击;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满是钉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带下来。

一次,陆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钟后,在被打得体无完肤的情况下高声唱起了《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这纯正慈悲的歌声从他的胸中发出,令施刑者畏惧胆寒。这是一个什么人啊?受到了如此残忍的折磨,竟然还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这慈悲纯正的歌声传出,引起了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合唱: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