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信师信法和学会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这些年来,一些同修在试图领悟师父的一段法:“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对于师父的这段法。有人曾经迷惑了好多年:既然师父给我们推到位了,那就应该是一个神的状态,自己为什么关和难还那么多呢?甚至有人还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有被邪恶绑架的,有被病业迫害走的。这些表现都和师父说的“推到位”对不上号。有些学员很为自己的悟性上不去而苦恼,却恰恰没有按照师父讲的炼功不长功有两个原因,去向内问问自己、看自己:师父讲的法自己到底信还是不信?理解不理解?师父要求我们做的,我们真的不打折扣的做了、并且在做的过程中不断对照法来内修自己了吗?还是把学法学到的当作知识和理论,理论与实践脱节,实践中不断的掺入人的东西替代师父的要求呢?

困惑中,有的同修在努力学法、过关和发正念,表面上看三件事做的很精進,可是这种表现是不是师尊说的“推到位”的状态表现呢?内心有没有真正的改变呢?

有位同修在交流中举例说:就象一个很高很高的金字塔,师尊在“七•二零”前就把我们一下子推到了塔尖上了,把神通和能力都给了我们。此时,首先、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从内心真正把相信自己已经身在这个“塔尖”上了。师父告诉我们把我们推到位了,那我们从内心是真的相信到位了(而不是嘴上说),在这个问题上才体现出信师信法。

其次,被推到位的大法弟子,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师尊在多次讲法中反复强调,让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这是核心。而我们的状态,“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那么,既然是最正的,那就是符合法的标准。符合大法标准的生命,那自然是宇宙中最正的。可是,我们往往都有一些人的观念、执著等魔性不时的暴露出来。当这种现象出现时,我们往往都认为自己不正,没有达到师父所要的标准,以假相和观念为借口不去达到师父的要求,执意把自己放回“人还在修炼”、“还达不到师父说的状态”,好比“抱着金碗讨饭吃,揣着法宝乞人怜”。

对于是否信师信法的问题,最近师父也明示过:“你不是说师父要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吗?(弟子笑)怎么对师父要怎么做也有想法?”“师父让做主流社会,那你们就用正念在主流社会做,就一定会成。”(《再精進》)当然,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因为有修炼提高心性的因素,因为有救人难的因素,所以还会遇到难度和矛盾,不象舒舒服服坐在沙发上喝茶水那么轻松,但这些都是只要肯用法对照自己、肯向内找提高心性,就能很快过去的。如果做的时候,抱着怀疑师父要求的心,甚至抱着做试验证明自己对师父的要求不对的心,那就大错特错了,那就站到起干扰正法作用的生命那一边去了。

可是我们恰恰把自己的观念和在人中养成的习惯,看的比师父的要求还重,把自己在人中的认识看的比师父讲的法理还真实,恰恰忘记了、也没有相信师父所告诉我们的:今天的大法弟子,“这种果位是靠个人修炼得不来的,一个普通修炼人十世八世、一百世都修不了那么高!(鼓掌)就是因为第一你是大法度的生命,第二你是宇宙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第三你带有救度众生的巨大使命,而被救度的生命本身也不一般,很多众生也是高层次来的,大法弟子就带有这么大的使命,你才能修那么高、证那么大的果位,你才能有那么辉煌的成就。”(《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那么,既然十世百世也修不了那么高,那我们为什么还执意把自己囚禁在自己观念中的“修炼”的状态里呢?因为还是观念没有转变,不敢相信师父,非要用观念去套、用眼见为实去测量,所以就体现不出师父所讲的正念十足、正念强大时应该有的状态。

这些年我们看到,很多关同修过不去,根本上都存在着在实践中(而不是理论上、知识上)是否真的信师信法的问题。真有强大的正念,行动上必然会体现出来,因为正念和正行是一体的,密不可分的;而且行动上是无条件的做到师父的要求,而不是自己设定的其它标准,否则还是不会修心、不会在矛盾中放下观念、放下人心执着的体现。那么旧势力会死死抓住我们的漏、钻我们的空子、干扰师父正法。

现层次一点浅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