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十多年的修炼路上坎坎坷坷走到现在。使我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迹。在我第一次炼功的时候,那时还不完全会,但是就觉的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当时没有录音机)。后来我用录音机炼功,音乐一响,我的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泪水止不住,直到炼完功。因为功法是超常的,也许触及到了我本性的一面吧。

有一次正当麦熟季节,晚上炼完功睡觉,不一会儿小腹部位有手掌大的一块肌肉突如其来的隐隐作痛,而且越来越疼,最后疼的我在炕上从这头滚到那头,一会起来一会躺下,就象火烤着似的,难以忍受。这时我想求师父,但是我一下子想起师父为消减一个弟子的业力喝了一碗毒药,师父为了正宇宙大法救度众生,师父的艰辛我们是想象不到的。我自己的业力就得我自己承受,不忍心再叫师父为我承受(其实师父为我们承受的那么多,我们根本想不到)。我就一秒一秒的熬着时间,终于熬过了一宿。天亮了,人们也都起来了,说一个不疼立即就不疼了,二三秒前还疼的那么厉害,二三秒后就一点也不疼了。我起来做熟饭,吃了饭我把六亩地的一大堆麦粒晒干,疼了一晚上什么活也没耽搁。又到晚上谁知刚一睡觉就又开始疼,越疼越厉害,我感到实在顶不住了,我不愿意让师父替我承受,可是自己怵头了,这样我只好求师父,过一会儿就不疼了。师父给化解了我前世造的业和债主之间的怨缘。写到这儿,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知道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耶稣说过人是有罪的,他是在为人吃苦呀!那时耶稣在局部度人,而我们的师尊是救度宇宙大穹,师尊吃的苦谁又能看得见呢!

一九九九年7.20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发起了一场残酷疯狂的大镇压。为了向被中共邪恶集团的谎言所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我就利用写信的方式讲真相。有时给村支书寄信,有时往外发。在一天晚上我在写真相信,写着写着桌子不见了,信纸也不见了,我面前出现了一片花草,而且在微风中摆动,我再看我提笔写字的手就在花丛中飘起来真是玄妙极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到当地农行储蓄所发资料已经很长时间了,同修为了我的安全告诉我说储蓄所里有监控,那时我根本不知什么叫监控也没见过。当时就想那里边整天人来人往,可以有很多人看到资料。同修说有监控当时我也不在乎,我想大法弟子修炼身体已被转化成高能量物质,它照不到。有一次在储蓄所发资料,看到里面办公室里有三个人,指手画脚的说的挺带劲,当时我的篮子里有《九评》等资料。我想你们三个人快走,我把书和资料放在办公室该多好。刚这么一想,两个人从屋里出来,其中一个往外送,这一瞬间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了,我赶紧把资料放在办公室里,又往外面的柜台上、桌子上放好了,这时送客的人也回来了。我发了那么长时间了,没什么事。以后我还是继续发(没发正念,不在法上),结果后来同修告诉我,有人给他说了我发资料都被录上像了,有人说还想要举报,有明真相的说:不就这么一个老太太吗,让她发去吧,这样不了了之。这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在我的身边保护我。

有一回我在公路上贴大法标语,有一个人在对面站着,我想他走了我就赶紧贴上,可是他就是不走,我就发了一念,我贴标语也是在救人,不许任何人干扰我,他马上就走了。

还有一次我抱着孩子去派出所发光盘,到那一看,门口有个人打手机,副所长在门外想要开车门,里边看大门的一个人领着一个孩子在那站着,我想我来了就得把它发出去,反正不能再带回去。刚这么一想,打手机那人匆匆忙忙走了,副所长开车走了,看大门的领着孩子往院里去了,我赶快把光盘发出去,刚走出大门打手机那个人就回来了。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在这瞬间值千金值万金的伟大的历史时刻,在这与师同在、与法同在的辉煌时期,听师父的话,圆容师父所要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多救人,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来报答师尊的慈悲苦度,浩荡佛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