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得法前我一身的病,尤其是头疼病最难受。我从记事时就头疼,经常扎针怎么也治不好。我丈夫经常开着车拉着我到处求医,我自己也求神拜佛,進庙烧香,但是也不见效。我还学了别的一些功法,把身体弄的乱七八糟,真是痛不欲生。

一、神奇得法

一九九八年九月的一个晚上,我去一个朋友家串门,看见她床上有一本书,拿起一看是《转法轮》,二话没说我就把书抱在怀里,在她家坐卧不安,赶快回家了。回到家中,一边在屋里跑,一边说:“找到了,找到了……”跑了好几分钟,跑累了我就坐在沙发上开始看书,刚看几页,好象刮了一股风,一下子把我的头给刮下来了。过了一会我用手摸了一下头还在,从那以后我的头痛病好了,再也不疼了。大法太神了。

第二天我就去请书,然后上山去弄栗子,天天干活也不累,师父就在我旁边。从此以后我特别爱看大法书,恨不得一口气把书都看完。我如饥似渴的学习大法,说不清我全身有多少病都没啦,心态平和遇事不急了。

二、恶党疯狂打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氏集团对大法铺天盖地迫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们对大法、对师父的造谣我都不信,师父的新经文《我的一点感想》我看了六遍哭了六遍。我看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不知哭了多少遍,每天晚上打坐,都在流泪。

我想约几个人去天安门,可是她们都胆小害怕,于是我一个人去。我去北京上访,替师父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去天安门。二零零零年,有一次我去天安门广场,广场上都是便衣警察。我把横幅放好,机智的回到地铁。

师父对弟子倍加关心,倍加爱护,师父对弟子做的每一件证实法的事情都记得特别清楚,真是象录像机一样录下来了。其实要没有师父时时刻刻的呵护,弟子又能做什么呢,我们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时刻在师父的保护中。

我记得二零零零年,在拘留所里,一个大白天上午,我亲眼看见师父法身把我从地狱救出来,心中无法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师父:弟子无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使我信师信法的程度更深了。在拘留的半个月里,除了背法之外,我把四周围的墙壁上写满了《洪吟》的诗。不管你站在那个角度看,進入你眼帘的都是《洪吟》。

二零零一年,迫害大法弟子的转化班、洗脑班,各地区、市、县、乡都有,几次找我去转化,我就是不去,她们到家里来找我,我说:“你们共产党算什么?我们是宇宙大法,你们凭什么转化我呀?没资格!李老师说叫我们去我才能去呢,你们说话不算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邪恶不敢动我。我的《转法轮》、《精進要旨》和法像就在屋里摆着。他们象没有看见一样擦肩而过,没有哪一个人敢动他。邪恶看我心不动,就央求说:“你就去三天。”我心里说着:“快走吧,快走吧!”表面上松弛了自己,就这样被邪恶钻了空子,默认了。马上我又一想:“不能去呀!”于是在去转化班的前一天下午,我给他们打电话:“这个班我不能去了!”……就这样,我是这个县唯一没有去过转化班的人。

三、讲真相公开退出邪党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入的党,可是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了被打倒的对象,拖了九年才给我转正成为正式党员,在这期间,我们姐弟四人成了狗崽子,父亲挨批斗,我们也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不许我们上学,我嫁到丈夫家连口饭都不给吃,爷爷是地下党,却被饿死了。我被折磨的有了病,到县城去看病,回来分文没有,夜里翻山越岭,从万人坑里跨过回家。这万人坑是共匪活埋善良人的罪证,我的表姐夫因为成份高被活埋了,刚生下来四天的婴儿被它们劈了,表姐也气死了。大舅妈是寡妇,信佛,让共匪一刀给捅死了,我们这里的万人坑可惨了,很多都是从外地拉来的,有的小脚女人走不动,拿绳子牵着,把她们活埋了,比《九评共产党》中写的要残酷的多。所以《九评》一出来,我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要回我的档案资料,一把火烧掉,我与这个恶魔邪灵彻底决裂。我不仅自己退出,还讲真相,让不修炼的丈夫及其亲属都与共产党一刀两断,紧接着我到处去讲真相,劝三退。

其实在这之前,我一直是讲真相,只是不让丈夫知道,我经常半夜三更爬起来,光着脚提着鞋,带上几百份资料,到小区里去发,天亮之前发完安全回家。因为有师在、有法在,师父时时刻刻都呵护着我。

四、神奇、神法、师父佑

在我学法修炼这十几年中,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我的《济南讲法》录音带听不清了,心里想,要是师父给我修修多好呀,几天后师父法身告诉我:“给你修好了。”我一听真比以前清楚多了。我的肾疼,有一次大白天,看见师父法身给我换肾,两肾取出来放在盘里,从此以后,我的肾好了。大白天我看见师父法身从地狱里捞我时,我带着刑具。慈悲伟大的师父,您为徒儿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弟子无以言表,我只有坚定实修,随师正法精進不停、巨难伴我志不移,为此我每天看书,五天看一遍《转法轮》,两天看其他各地区讲法,每天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我时刻都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个下午,三点多钟,天突然阴的很黑,没等几分钟西北方向黑云滚滚,可吓人啦。我在西屋里做饭,墙外有几棵大树,大树刮断了,砸塌了房子。我被刮断的大树叉砸在里面。还有一棵大树连根拔起,我被砸的全身都青了,脸上变色了,头肿胀得很大,动不了。我的小孙女说:“快叫师父!”我说:“师父我是大法弟子,救我。”满屋子,满院子都是人,因为不知道我的死活,好几个人打手机要救护车,当时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于是说:“不准送我去医院,我没事,我是学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我决不去医院。”村里的干部和我儿女们只好走了,谁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我学法从来都是公开的,从不瞒着任何人。

第二天,我家找了好几个人帮忙锯树。买瓦修房子,一切开支都是我们自己的。树主人回来,买了几十元东西,放到我家走了。就这样,我一个多星期好了,没吃过一片药,其实都是师父为我承受的,是师父为我做的,师父只要弟子真修实修的这颗心。这些事情都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处处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的。

伟大的师父再一次在我生命危难之时救我脱险,我真是捡了一条命。今后我更加信师信法,抓紧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早日随师回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