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姐遭河北易县西山北乡警察绑架、电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爱说爱笑的殷姐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心想把福音告诉所有的众生,在百忙中挤时间讲真相救人,却被不明真相的村干部构陷,被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恶警打得死去活来,不知被恶警从地上扔到车上、再从车上扔到地上多少次,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五十多岁的人身体早就摔坏了。

满城县白龙乡大坎村的这位殷姐在一九九几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字不识一个的她,现在能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全部念下来。全身的病痛,经过学、炼大法全部都消失了,十几年来一粒药也没吃过,解除了病魔的困扰。大法使她心胸开阔,她走到哪都想把超常、玄奥的大法告诉她遇到的父老乡亲。

二零一零年农历八月,她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午饭后去易县西山北乡港里村讲真相,遇到港里村干部景向东,她慈悲的给他讲真相,万没有想到景被中共邪党的谎言蒙蔽太深,他马上拿出手机给西山北机场派出所打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一辆警车,派出所六、七个警察从车上下来一拥而上,一个恶警二话不说就凶恶地扇殷姐耳光,把她扇倒在地上,其他人用脚踩她的手、脚、头、脸,踢翻过来再踢翻过去,她疼得大哭大叫,整个人都变了样,浑身都是土。等到围观的人多了,他们才撤到一边。

可怜的殷姐在痛苦中躺了两个多小时。一位好心的老大娘对她说:“快起来吧,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两个多小时后,这群恶警要把她们送到机场派出所。恶警边踢边喊:“起来!”随后几个人把她们抬起来往车上一扔,就把他们拉到了机场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刘姓所长伪善的说:“咱们认识认识,以后有用着谁的时候。”又说:“你信你的法轮功,我信××党。你看,我也没打你,没骂你,你给你家人说,拿两个钱,就让你回家,现在家里很忙。”殷姐早已看透了这帮恶人的邪恶本质,闭口不说话。刘见捞不到钱,就命令手下人把她抬起来扔在水泥地的凉台上,刘还指使两个人去找蝎子。找了半天没找到,刘就气急败坏地狠打她的乳房,并让她站起来上车。此时的她又痛又冷,已缩成一团。于是几个人又把她抬起来往车上一扔,连夜将她非法送到易县拘留所。

到了那里之后,她被四个人狠狠地连拉带拽扔进一间屋子。恶人按着她的头强行照相后,又把她拽到地上一扔。这帮人与她无冤无仇,只因为听信邪党诽谤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的谎言,而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行恶。

第二天上午一男一女拿着电棍来了,男的用电棍电殷姐的胳膊,痛得她直打哆嗦。那电棍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胳膊被电的发出焦味,钻心的痛。那女的狠毒的用电棍打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打累了,歇一会接着打。殷姐痛的忍不住的大声哭喊:“你们把我们打死吧!”这一喊,他们才放下电棍。那位法轮功学员的后背被打得一块块红肿。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她们两位法轮功学员几天没吃东西,坐不起来,日夜在地上躺着,就这样还遭毒打、电击等。她们在拘留所被折磨的生不如死,胳膊、腿疼痛难忍,再加上六天不吃不喝,身体从外到里疼痛难受的滋味无人知晓。期间,殷姐八十八岁的老娘和八十九岁的婆婆来到易县拘留所看她,拘留所扬言要拿五百元钱才让见。两位老人见他们不让见,就向门口走去,这些没有良心的警察还往外推她们。两位老人等了一天,天黑才失望的回家。

第二天易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人们经过精心策划、安排,指使机场派出所姓刘的所长,在不告知家人的情况下,把她们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送往劳教所之前,刘骗她们说:“快起来,洗洗脸,送你们回家。”这伙人见她们自己动不了,有四个人就把他们抬起来扔上了车。刘和三男一女坐在车里,刘假惺惺地说:“为了你们身体好,先吃点东西。”说着就拿来蛋糕和矿泉水。殷姐觉察到他们不是送回家,就没有配合他们。

到了劳教所,又被扔下来。她被拽着胳膊,身子和脚蹭着地被拖到了医务室强行检查身体。经检查,心脏、血压均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刘他们就急了,赖着不走,跟劳教所的人说无论如何得把她们收下。说不下来,刘他们就给其他拘留所、劳教所打电话,还说哪个哪个地方有熟人,拉着殷姐她们转来转去想找地方把她们关起来。最终没有达到目的,只好原路返回易县。

在回本地的途中,那几个恶人一路骂骂咧咧。那女的对殷姐说她的孩子今天过生日,被殷姐耽搁了,还说:“看回去怎么收拾你!”一路上恶警们像得了精神病一样,一会大叫一声,一会猛喊一声。过桥时,一个恶人说:“实在不行,就把他们扔到大桥底下。”过山时,又说:“把她扔到山下。”一路上不是恐吓就是喊。车一直开到下半夜才回到西山北机场派出所,又把她从车上扔下来。后半夜他们见她已经奄奄一息,才慌忙给其家人打电话。殷姐丈夫和一个村干部半夜来到机场派出所。家人一看,人快不行了,说:“你们把人折磨成这样,人活不了了,我们不要了。”村干部赶紧说:“快接回家去吧,回家再说。”这样在村干部的催促下才把骨瘦如柴的殷姐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