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与智慧的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下面就讲一讲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在遇到各种人心,由开始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道如何讲,遇到的问题不知道如何处理,到现在越来越成熟、理性、慈悲的过程。

面对要救度的人,我先静下心来倾听,感受着他们的心,找到与之共鸣的地方,寻找谈话的切入点,找的越准效果越好。一次,有一个大姐,过去很左,但人很正直,热心,爱帮助弱者。没想到,我对她说了退党的事,立即就同意了,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表达了心中美好的向往。为了让她進一步理解真相,我给她看了《漫谈党文化》。她看了以后说,自己心里也这么认为的,但是说不出来,人家说清楚了。一个明白了真相的人,再给她看什么都能接受了。

有一个朋友,跟她聊天,谈中共的腐败,她也谈得很欢,可是,我发现她暂时还没有理解真相,还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谈的。有一次我约她,她没有时间。就在这时,另一个朋友打电话约我。我想这不是一个有缘人吗?在见她的前一天,我做好了准备,同时静下心来,琢磨她能接受什么。

她是一个讲究生活品味的女人。第二天,我对她说,咱看看晚会吧。她知道是法轮功的,又不好拒绝,应付说,行,却依然津津乐道的聊常人那些事情。节目一放,她惊呆了,连连称赞:怎么这么好啊,我以为发的东西一定是一些低质量的破节目呢。这些节目使人内心纯净,怎么个个节目都这么好呀,颜色特别和谐,小姑娘多纯呀,怎么跟我们向往的生活似的,岁数大的演员着装也这么得体,这么优雅,歌词也好。

还有一个朋友,人很好,是个高干子女。早几年,我也对她讲过一些真相。但由于自己修炼得不好,对很多问题缺乏深刻的认识,讲的不好,对常人的疑惑解释不清,再加上那时另外空间不象现在清理的这么干净。现在不同了,对她说了一次退团的事就同意了。她很忙,我约她一次很不容易。

一次,她终于安排了时间,我事先给她准备了晚会光盘。我知道另外空间对常人的干扰也是很强的,所以,我决定陪她看一会儿,让她了解一下晚会,不然她也许因没时间,连看都不看。没有地方,只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在饭馆吃完饭,我想,她的私人汽车里不是有DVD吗?于是我们在汽车里看了节目。看到神佛自天而降,高兴的说,太好玩儿了。临分手时,我给了她一张盘让她回家看完,她说回家让他们都看看。我又对她说:中共对大法弟子是很严厉的(因不让她恐惧,我特意用了严厉这个词)。她是个幽默的人,立刻会意的说:我就说是捡的,在天安门捡的。

还有一对夫妻,是老实过日子人,单位也有大法弟子遭到迫害,他们对迫害很反感。针对这样的情况,我知道他们有怕心,所以没有把任何东西留给他们,只是每次去都给他们看,我陆陆续续的给他们做过一些铺垫,看了《漫谈党文化》,《九评共产党》等。

为了让他们了解大法,我准备给他们看神韵时,我静下心来,捉摸先给他们看哪个。我觉的还是给他们先看2010年的,他们容易接受。我去时,大哥在午休,我和大姐先看,她很爱看,她说,她就喜欢歌舞,这是我没想到的,以前我以为她就是个过日子的人,担心她没兴趣,不能接受。看来,我们在救人时不能用人的观念障碍自己。她先生午休后進来了,我非常自然的说:大哥,快来,我们看节目呢。我们一起看了起来。大姐对大哥说,真好,功夫真深。大哥说,看了这些节目内心是静的,不象什么街舞,看着心脏都难受。看完后,我说,以后我有了好节目还给您看。为下一次作了铺垫。

一个多年前的朋友联系上了,她说她喜欢戏剧,我想,那好呀。约好了去她家玩,我带着神韵演出给她看。因中共的毒害,她仍对大法弟子去中南海不理解,认为是挑战权威,是不明智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与她争论,如果争论下去,就会触动其负面因素,就救不了她。节目就看不下去了,我想,只要你看,你就会改变。她说:咱们欣赏艺术,不关心政治。我知道,这是常人的恐惧。我平静的说:行。看着看着,她说:艺术(指神韵)登峰造极。看到恶警打大法弟子妇女儿童,感慨的说:中共真残暴。我知道刚才我做对了,理性是多么重要。

要面对面的讲真相,我的体会是:首先要学好法,同时自己要首先理解真相。因为我们曾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成长,已经不自觉的受到了很多毒害。所以,自己先真正明白了,才能解开常人的心锁。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能力,静下心来,就知道他们容易接受什么,这样就有了针对性,找到切入点。对中共缺乏认识的看晚会,破除中共造的谣,对中共有一定认识的看《九评》。常人容易接受《漫谈党文化》等。

要有慈悲心,为他们着想,理解他们的怕心。比如大哥大姐夫妇,虽然自己不怕知道真相,但他们特别怕他们的孩子知道,怕孩子因天真在外面说带来危险,这也是中共的残暴所致。所以,我充份考虑到他们的顾虑,他们孩子在家的时候,我什么也不会说,这样他们就放心了,也越来越接受真相了。我想他们知道了真相,到一定时候一定会跟孩子说的。当另外空间的邪恶越来越少的时候,对人的抑制越少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说心里话的,邪党是挡不住的。

有时还可以为以后做铺垫。对有机会再见面的朋友可以循序渐進。对匆匆而过的朋友,也非常自然的把话题引到真相上。至少要让他们听说过《九评》、三退、神韵。

正确理解常人说的话,不要争论,不要触动人的负面因素。比如,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时候,大姐说:跟**电视台似的。她的意思是说,新唐人电视台很专业,很正规。而不是别的意思。所以,我并没有反驳。在跟常人谈话的时候,要知道他们谈话背后的含义。不要争论,切勿急躁,不要让他们有强加于人的感觉。

我在讲真相中真正理解了理性、智慧、慈悲。常人在中共的现实社会中都非常苦闷和困惑,讲真相,就是把光明和希望带给了他们。

我知道自己在修炼中做得很不够,面对另外空间的干扰,面对常人生活的干扰和各种诱惑,精進不够。但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我要跟同修说的就应该是对大家有帮助的话。所以说了这些。我感觉在修炼过程中,就好象晚会的舞剧中,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慢慢精神起来,我的精神也真正的慢慢醒来,站起来,精神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