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46836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夏天,区公安安全局打电话把我叫去,问昨天晚上在某个公园附近的集会我去了没有,都认识谁。我怕受到迫害,很自私的出卖了一个同修,顺从了邪恶,我也承认参加了。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上访护法,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配合了邪恶旧势力,按了手印、照了像,带着怕心还给拘留所恶警说了一句“对不起”的糊涂话,我错了。由于自己对法理认识不清,执着太多,又一次顺从了邪恶,在拘留证上签了字,还照了像。后来,我被判劳教一年半,在劳教证上签了字,又一次认同了邪恶的迫害,铸成了大错。進劳教所后,我在恶警和邪悟者的歪理邪说下,完全没有了正念,也被洗了脑,配合邪恶写了“三书”、“思想汇报”、“保证书”、“决裂书”,背监规、穿囚服、干奴工,还帮邪恶无耻的去给同修洗脑,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干了邪恶想干都干不了的坏事,犯下了如天的大罪。后来,我被亲戚(常人)托人以“保外就医”为由提前出来,花了托人费用五万元。出来后,我不知反省,继续干邪恶高兴的事。原劳教所大队长打电话,让我去给她的一个朋友的妹妹洗脑,此时的我已被邪恶操控,一口答应说是“义不容辞的事”,还说抓住就劳教,邪恶至极,完全站到了邪恶的一边,我现在想起来都很内疚。恶警还打电话让我去另一个劳教所帮助邪恶给一个同修洗脑,我去了好几次,又一次犯下大错。想一想自己做的事何止是错,是修炼过程中的污点,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我现在悔恨万分,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悔罪,若不是师父慈悲于我,我早已是地狱之鬼。严正声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和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对不起同修的事全部作废。与旧势力彻底决裂,修去人的一切执着、欲望,弥补罪过,走好最后这段路,跟师父回家。

孙玉霞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人生的最低谷中,得了急性肝炎后幸得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很快的恢复了健康,境界不断的升华。可是在邪恶的迫害开始时,我却用常人的那种变异的观念去对待迫害,用人的小聪明跟邪恶玩文字游戏,写了“保证书”。通过不断的学法,我逐渐认识到了我的所做所为并不符合大法的标准,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说话是要算数的。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有事到同修家,不想正赶上邪恶抄家,我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后又被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白天坐在湿地上,夜晚也只能睡在阴冷潮湿的地面上,由于人心太重,感到腿痛,胳膊、手发麻。我为抗议这非法的迫害,绝食、绝水,由于存在争斗心、仇恨心等执著,造成了身体极度虚弱,还头痛、头晕。这时,国保大队来人,我的家属也来了,要我写个“不炼功”的保证书,就放我回家,否则就判刑,我坚决不写。第十四天下午,管教说我地的公安局来人接我出去,在出去时,叫我在一张纸上签字,还要按手印。当时我很高兴,不假思索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又一想不对呀,上边写的是什么我都没有看清,怎么能随便听从邪恶的指令呢?只怪我因为长时间绝食,身体很虚弱,脑筋反应也有些迟钝,眼睛也看不清上面有什么字,结果犯了糊涂。出来后,我一直在为这个不清醒的举动而懊悔,糊里糊涂的就签了字,配合了邪恶。在好长的时间里,我都十分痛苦,也一直在反思自己的漏洞,懊悔自己为什么在这么伟大的佛法修炼中还不精進,关键时刻还做不好。痛心呀!有愧于师尊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自从邪恶迫害大法以来,不管我在任何环境下、任何地方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从新修炼,坚定的维护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李莲书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后不久,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向邪恶写了“保证”,并交了一本《转法轮(卷二)》,还有一本新经文和两盘炼功磁带,事后心里一直很难过。2000年2月中旬,我進京上访,证实大法。由于带着怕心、执着圆满的私心和承认旧势力迫害的心,被邪恶绑架到本县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家属代写“保证书”,我被迫按了手印,并被敲诈勒索5000多元。2000年5月上旬,我再次被绑架,家属代写了“保证”,并被勒索3000元。2000年7月18日,我在家被当地公安找去,后被非法关進县拘留所迫害两个多月。在家属的欺骗下,我在一张白纸上按了手印,之后家属代写了“保证”。2000年12月,我進京护法,被非法劳教两年三个半月。2002年县公安局到劳教所强迫我滚手印,在怕心的作用下,我配合了邪恶。2002年9月下旬,我在邪恶强制高压迫害下,人心、怕心占了上风,没有了正念,为了解脱自己肉身的痛苦,不惜出卖师父和大法,写了邪恶要的“三书”,对师对法造下了天大的罪业,之后邪恶又逼我写了一个“保证”。自此,我每天都是在邪恶的安排下,被迫说一些背叛大法和师父的话。后来,由于亲情关没过去,执着回家,我又给邪恶答了一个诽谤大法及师父的问卷和两个表。我由于怕心、私心、对法的认识不足,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做了那么多背叛师父及大法的罪恶之事,深感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如果不是师父慈悲,别说重新修炼,恐怕生命都难以保障,我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严正声明:上述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锐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迫害开始时,我们都已经听说了外地辅导员、站长被抓,炼功点被破坏,所以我给炼功点的同修说:“咱们晚上都不要带书,咱们听师父广州讲法。”当晚带了两盘磁带,听完一盘后,社区治安人员就把我们几名学员叫去了,让把磁带留给他们听。几天后,社区打电话说让我把剩余的磁带和大法书籍交到社区。当时由于怕心,不知所措,我就随口而出说磁带被丈夫砸坏了,邪恶说坏了也要交。我当时想应付一下就行了,于是告诉丈夫:“你把磁带外壳砸坏,等我回来我去交。”回来后,我一看傻眼了,丈夫把我的磁带全砸坏了,当时我心如刀绞,让丈夫对大法犯了那么大罪过。后来单位找我让我签表格,我又签了“公安部六条通知”。二零零零年邪党两会期间,我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书”上和“释放书”上也签了字。同年九月初,我因发资料被单位同事构陷,配合了邪恶,交了五百元押金。由于怕邪恶再次抄家,我把几份大法真相烧了,还有同修那里存放的真相资料,我同意烧了不少。同年十二月份,我与同修出去发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书”和“释放书上”也签了字。二零零八年,我被邪恶又一次在家中绑架,又签了字。还有在上个月,邪恶问我资料的来源时,我尽量的绕圈子,或者说是从已被非法判刑的同修那里拿的资料,现在才真正认识到这种行为也是在出卖同修,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严正声明:邪恶迫害后自己修炼过程中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及在各种表格书上签的字等全部作废。真正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紧跟师尊正法進程,精進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柴秀芳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我因怕心很重,加上平时不重视学法,对法理认识得非常肤浅,做了、说了许多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甚至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和事。九九年八月,原派出所邪党书记打电话让我写“保证”,我就写了“相信科学,不炼功”的保证,还亲自送去。当时为了给自己找理由,还用师父讲的法来掩盖自己的怕心,这是严重亵渎法的肮脏行为。九九年底或二零零零年初,我在写“年终写个人总结”时,写了“和中央保持一致,相信科学,反对迷信”等诬蔑大法的话。二零零零年初,单位叫填写了什么时候学炼功的,并表态“以后不炼了”,交了三千元的保证金及身份证,还按照邪恶要求去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与几位同修進京证实法,由于目地不纯,人心太多,在北京遇到警察,让我们一个一个的说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轮到我,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抓,我用常人的狡猾说:“你不说了吗?”等,不但没有证实法,反而助纣为虐,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二零零五年,中共搞“保鲜”,单位叫我去参加学习,我说:“不去,你们愿怎么办就怎么办。”她们说:“我给你签字交上去了。”我说:“随便”。这是对自己修炼、对众生不负责。我为自己以上的所作所为深感痛悔,我已经不配做大法弟子了,但师父慈悲,给我回来从新修炼的机会。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和所说的话全部作废。以后认真做好三件事。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全力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林华文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读了明慧周刊484期“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感触很大,现在把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四年四月这段时间中做的不符合法的错事揭示出来曝光。在上京护法期间,我曾三次被邪恶绑架关押,三次都配合邪恶签了字,承认了迫害。回到当地后,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期间,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又由于怕心,在诬陷大法和师父的文字材料中配合邪恶填了表。在单位办的洗脑班里,我交了两本大法书和一套炼功带,还违心的出卖了一位同修,在邪恶办的“揭批会”上发了言、表了态,最后出洗脑班时,默认邪恶代写、代签了名的“保证书”,配合了邪恶。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我用粉笔在户外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时被坏人举报,警察闯入我家,把我刚收好的一包大法书全部抢走。到了派出所,他们把书全都登了记后叫我签字,我也签了。以上的错事都是我没学好法,人心重,信师信法不坚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我真的很痛悔,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从内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放弃我,慈悲呵护我走到今天。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继续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恩。

王祥兰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严重,造下了深深的罪过:7.20以后,当地邪恶叫我要交出大法的所有资料,由于学法不深,我在怕心的驱使下,交了大法宝书和师父的法像,这是出卖师父和大法罪行。2000年10月,我和同修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天安门恶警骂大法,我也没有勇气给他讲明法轮功的真相,害怕恶警发现自己身上带有真相资料,这是多么的执著和自私。2001年11月,当地把我和几个同修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把我和同修的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时,再把电风扇打开到强档吹,并恶毒地叫我当着一些干部群众和一部份同修的面保证自己“不炼了”,起到了很坏的负面影响。2002年2月,我在异地被绑架,被冤判劳教两年半,在此期间我出卖过同修,向恶警写了“三书”和攻击大法与诽谤师父的“思想汇报”,并充当犹大,做了同修的“转化”,真是愧对师父和大法。尽管我对师父和大法以及同修造下了不可挽回的罪过和损失,师父没有丢弃我,我真是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以实际行动来洗刷自己的污点,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正念正行。

廖德文 2011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邪恶制造的“天安门自焚”发生后,我和同修买了油印机,自己刻写蜡纸,油印真相资料,向世人散发。由于对法理认识模糊不清,我把做事当成是为了求得个人的圆满,人心执著太重,因而遭到邪恶严重迫害。在看守所内,我配合了邪恶,说了真相资料制作来源。邪恶查对字迹时,拿来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报纸,让我按照刻印真相上的字迹抄写了上面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两句话,还配合邪恶在非法迫害及“判决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被送到监狱后,恶警指使刑事犯对我和同修实施严酷折磨和毒打,一起来的同修承受不住,向邪恶妥协,写了“四书”。看到同修写了“四书”,我内心开始动摇,也抄写了一份,拿去交差。2008年邪恶结束了对我的牢狱迫害,回家正赶上邪党办奥运,让我补办身份证。在派出所,片警拿来几张白纸,让我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好向上面交待,我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我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严正声明:以往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李明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迫害开始,我在拘留所就因有怕心写了“不炼了”。以后的几年,我常遭恶警骚扰。在洗脑班期间,因正念不足,怕心很重,加上求安逸心和对钱财的执著,我写下“三书”,并邪悟了,还帮同修写好“转化”文章,让她们签名。为了自己的私欲,我把刚得法的妻子骗到洗脑班,把家中已藏好的大法书和资料都交给了邪恶,同时把和自己有联系的大部份同修都说了出来,使同修遭受了很严重的迫害。我又在洗脑班上念了我写的“转化”文章,在邪恶条幅上签了名。回家后,我从同修手中要回我送给大家的大法书,又送到了邪恶那里。后来,我在家中发现漏下的师父经文、讲法磁带、《九评》等,因怕心不敢看,就烧了,造下了无边的罪业。回首自己这十几年,根本就没有实修,有些同修还以为我修的不错,那是因为我的执著隐藏的很深,我有很多时候就被这些观念左右了,所以把它们都曝光出来,去掉它们。严正声明:以上对大法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扎扎实实的去执着心,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赵福贵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月20日之后,我做了背叛师父和法轮大法的事。99年,我被家人所迫,交过法轮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配合了邪恶的迫害。2001年,我被邪恶关押迫害时,没有真正的反迫害,让签字就签字,让穿囚服就穿囚服,不让炼功就不敢炼功。在劳教所、伪法制培训中心、单位、警务区,我写了“三书”、“认识”、“学习笔记”,并多次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还曾出卖同修。回单位上班后,单位把交给伪法制培训中心的几千元钱从我的工资中逐月扣除,我没有意识到这也是迫害,没有提出任何反对,这就是默认、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几年后,我又曾在警务区写过背叛大法和“不修炼”的保证,曾在单位多次说过“不炼”的话。我犯下了背叛师父和大法的最大的罪,对不起师父和法轮大法。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配合邪恶迫害、背叛师父、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真修法轮大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世人,弥补损失,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师父回家。

陈晖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上访,半路遭绑架。因有怕吃苦,怕進洗脑班的人心,我在单位恶人的逼迫下,违心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还交了两本大法书。九九年九月份,我和十几位同修在公园炼功遭绑架,被拘留十五天后,被情带动,按了手印。九九年底,我和当地同修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又遭绑架,被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单位迫害。恶人让家人闹腾,单位威逼,当时我又动了人情,违心的写了“悔过书”。后来,我和同修又去了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后,我就开始绝食绝水,在第九天释放我出来的时候,恶人让我在“释放书”上签字,当时我拿笔的手在颤抖,但还是歪歪扭扭的把自己的名字写上了。出来时和同修一切磋,我知道又做错了,不应该在“释放书”上签字。严正声明:我说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签的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潘荣卿(潘永卿)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做过了许多错事:在迫害开始时,由于怕心,交了大法书;劳教期间,为了能减刑提前回家,我又向邪恶交了大法的手抄本和录像带;在劳教期间,写过“悔过书”、“保证书”等“四书”;向公安局、610和自己单位写了表示“感谢”的信;写了多篇“揭批书”,文章中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恶毒攻击、污蔑和诽谤的字句;我还助纣为虐,曾经帮助邪恶对坚持信仰的同修做所谓的“帮教”工作,还写信给亲属劝说“转化”。此外在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邪恶绑架时,我曾说出一位外地同修的姓名。以上是我在修炼路上的污点,我向邪恶不仅出卖了自己,还出卖了同修、出卖了师父、出卖了大法,说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话,和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事。严正声明:以前做的一切错事、说的一切错话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一定做到勇猛精進,静心学法,排除干扰,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挽回和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让师尊放心的大法弟子。

邓世瑜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大法遭到邪恶的迫害后,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迫害一开始,派出所带了好几个人上门收大法书,由于怕心,我不知道珍惜大法书,交了三、四本。从北京上访回来,我被非法拘留15天,又被劫持到本大队继续关押,在人心的驱使下,想用文字游戏蒙混过关,写了一些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后又被带到当地派出所,曾说过“不炼功”的话。2001年2月份,我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到洗脑班5个多月,2002年4月份,又被关押在洗脑班7个多月。在以上两次洗脑班里,由于怕心、常人心太重,我在高压下,神志不清,写了“四书”、“不炼功”的“保证”,说了、写了很多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每次想起来,我都非常痛心难过,悔恨自己。是师父慈悲,给我悔过、重新做好的机会。严正声明:以上我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的干扰迫害,坚修大法到底。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勇猛精進。

郑玉玲 2011年4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当初得法时就想治病,没有学好法,对法理不理解,从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后,因为怕心很重,怕自己受到伤害,在压力下做出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造了很大的罪业。迫害刚开始时,在社区的强迫下,我写了“保证书”,说了对法不敬的话。片警让我保证“不炼功”,我也签了字。还有一些邪悟者到我家,让我写“保证”,我也顺从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后悔,但一直没有勇气把更多的错事曝光,今天我要彻底曝光它。我交过一本《转法轮》、三个真善忍法轮章、师父大法像一张、真善忍法轮图形一张、论语一张、师父济南讲法带一套。我还撕过师父讲法书,撕不坏的书皮又给烧了。我还告诉自己的丈夫我烧了书,结果他也烧了一些大法书。我造的这些罪业,自己也很痛心。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呵护我、点悟我、保护我,我真是无以言表,无以回报。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

翁克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场铺天盖地的迫害中,在派出所和单位的逼迫下,我由于害怕,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揭批书”,交了两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送洗脑班迫害时,违心的写过“三书”,并污蔑师父,踩过师父法像。这些行为真是罪大如山,若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决没有我再修炼的机会。二零零二年春,邪恶在办洗脑班之前,合同单位又逼迫我写“保证”、按手印,由于怕進洗脑班,我配合了邪恶,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二零零零年底,我被骗到公安局,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并说了“不炼”的话。以上所作所为都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的不扎实,怕心和放不下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回顾自己走过的这段错路,真是危险至极,是恩师把我从险境中救出来,我实在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这是我刻骨铭心的惨痛教训。严正声明:以上那些被邪恶控制利用下,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过失,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

张玉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时,由于法理不清,为了应付单位领导,我违心的交了一本宝书《转法轮》和师父法像,还帮同修代交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和师父的讲法录像带。2003年5月份,我刚从劳教所出来,派出所要送我到洗脑班,我不去,单位保卫处骗我公爹说:“你帮她写一份‘保证书’,她抄一份就没事了。”由于自己怕心重,正念不强,对劳教所的迫害阴影抹不去,就照抄了一份。2009年5月份,派出所邪恶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电脑主机,我在笔录上签了字。回想自己的修炼路,做了那么多谤师谤法的事,这是我一生的耻辱,也是我整个生命历史的奇耻大辱。慈悲伟大的师尊还在呵护着我,点悟着我,保护着我,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用自己的行动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自己的耻辱。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雷灵利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底,我進京上访被送回当地派出所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之后又用人的狡猾心理,照邪恶的材料写了“三书”、“五书”、“思想汇报”、“揭批”材料。在邪恶组织的万人签名活动中,我签了名。我还迫害邪恶背过监规,照过象,打小报告,被邪恶利用给同修洗脑,被曾让家人交出自己的大法书,给邪恶送过锦旗,落款签的是所住室全体学员。回家后,我写过“思想汇报”回寄给劳教所。还有一次,当地派出所所长到我家问我炼不炼了,当时说“不炼了”。今年四月二十七日,市局、区国保大队伙同当地派出所将我从班上带走,最终自己在亲情、怕心、安逸心等私心带动下,写了“保证书”,签了名,按了手印,给大法造成损失,给自己铸成大错。另外,我还曾将一些师尊经文、传单烧掉。严正声明;以上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请求师尊原谅,我要从新开始修炼,今后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尊回家。

张丽娟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2月進京上访,证实大法,由于带着怕心、执着圆满的心,结果被绑架到县拘留所,被迫害11天,被县公安局敲诈勒索5000多元,家属代写了“保证书”才回家。回来后,单位书记还对我非法监控,逼写“保证书”,不写就不让上班,在怕心、利益心的驱使下,我写了“保证书”。2000年,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怕心、利益心,我违心写下了“不炼了”。县公安局来人,610将我骗去滚手印,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在亲情的驱使下,我还到劳教所代家人同修写了“三书”,在这期间说过对师父、对法不敬的话。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心里感到非常的愧疚。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一定要珍惜师父给我重新修炼的机会。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向邪恶交过书、写过“保证”,并且还交了一万元的保证金,出卖过同修,烧过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带。大法给了我新生,让我懂得了怎样才能做一个真正的人,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善和恶。大法书是师父为了弟子的修炼而写出来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来又赐给上天的宝书,而我在邪恶的迫害下把大法书送给邪恶、烧书、烧师父法像、录音带,犯下这如山如天的罪过,怎对得起慈悲苦度的师父呢。为了自己的安逸,在怕心的驱使下,我给邪恶写下出卖师父谤师谤法的“保证”,并且还交了一万元的保证金。当我在“保证书”上签字说自己“不炼”的时候,就是把自己出卖给邪恶。我深深痛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众生。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程度仪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时,由于法学的不透,法理不清,人心太重,当邪恶让我交书时,我把《修炼故事》交了。当让我写“不修炼”保证书时,我绞尽脑汁想了一个人的办法,就写了“我不炼功了”,也没写什么功,名字每个字都缺笔划。当时,我还认为自己很聪明,认为自己做的很好。最近几天,通过认真学习师尊的讲法,使我猛然醒悟,我九九年交书和写的“保证书”是大错特错的,是向邪恶妥协、低头,已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的行为,给大法弟子的神圣的名称抹了黑。原来我没有从内心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偏离了法,直到今天,师尊的大法点醒了我,我要在法中归正自己,抹去修炼路上的污点,是去掉一切人心。严正声明:所有说过、做过的一切对师尊、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路,做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圆满随师还。

黄玉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由于学法不深、怕心作怪,在邪恶的高压下,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今天我就把以前做的具体事写出来,彻底曝光它、否定它、清除它。由于常人的执著心作怪,在邪恶的压力下,我违心的写过“不炼了”的保证书,交了一本《转法轮》和部份师尊在各地讲法。后来在邪恶的高压形势下,我又把当时所剩下的全部大法书都烧掉了,把师父的一份讲法录音带扯散,扔到了路边的垃圾堆中。这些都是配合邪恶、诋毁大法、背叛师尊的行为,罪大如山如天。师尊慈悲没有放弃我,我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并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郭進照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参加了本单位举办的洗脑班,配合单位要求写了书面材料,写了“不炼功”,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话。接着街道、派出所、办事处、单位屡次到我家骚扰,我又在对方出的条上签了字,并告诉他们“我不炼了,别来了”。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我在干事心、证实自我心的作用下,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非法到我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讲法录像、师父法像及资料,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送到看守所。我在人心的作用下,配合邪恶照了像,并在大夫开的单上签了字,在笔录上签了字,回家时在派出所交了2000元保证金。现在我曝光这些邪恶,放下这些污浊的包袱,并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师父圆满回家。

朱瑞敏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劳教,当时怕心很重,怕被判刑,怕给孩子带来麻烦,放不下亲情,被邪恶钻了空子。由于正念不强,法理不清,我写了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五书”。后来清醒过来,我认识到自己罪业深重,背叛了恩师,背叛了大法,无颜面对师父和同修,真是无地自容。可是,我又用圆滑可耻的手段想抓住佛不放,又抓住人不放,欺骗了自己。想起这不光彩的一页,我心如刀绞一般难受,在劳教期间几次想写声明都没有勇气,要回家时才把严正声明交到邪恶那。邪恶没有给我加期,我很感激她,回家时把剩下的四百元钱送给了她以表感谢。这都是我法理不清,承认了迫害,不但没救了她,反而助长了她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不敬师、不敬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满淑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参加了本单位搞“三讲”,并表态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二零零四年九月,同修被邪恶构陷,派出所到我家抄家,我在怕心、利益心的作用下,任邪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讲法录像、法像及资料,并配合邪恶在抄家清单上签了字,配合邪恶问话,有问必答,问到资料来源时出卖了同修,并在对方的笔录上签了字。被送到看守所时,由于怕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受迫害,我听从邪恶指使,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还向六一零写了“不炼功”保证,在邪恶迫使下,写了和大法“决裂”的内容。回家时,我还给邪恶签了字。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放下这些污浊的包袱,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认真学法,正念正行,坚修大法,跟师父圆满回家。

吴瑞庭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7.20后,邪恶挨家收书,我交了一本大法书。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我在看守所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回家烧了两篇短经文,在洗脑班违心的给邪恶录像,在电视上播放,又写了“保证书”,做了邪恶高兴的事。这些年来,我心里非常难受,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邪恶的逼迫下,我出卖过同修,写过资料怎么从他家拿回来的,发到哪儿去,还以为这是做到“真”了。还有一次,我做证实法的事被抓去,出卖过同修,在自己的口供上签过字、按手印,家人交过保证金。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若不是师父慈悲救我,现在不知我该什么样儿了,谢谢师父不丢弃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随师父回家。

张艳君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在九九年之前法学的少,不明法理,做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九九年五月初,我把自己的大法书,还有师父法像、挂图,及一些资料都交到了派出所。二零零二年,有一天晚上,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把师父法像抢在手里,因为有怕心,怕被绑架,我没有保护好师父法像,真是对不起师父,当时心里难受极了。还有在第一次被绑架时,我说出了两个同修的姓,过后真恨自己。九九年十月份有一天晚上,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让我填表“保证不上北京”,当时我想我也没想去北京,就填表了。现在想起来这些事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都是罪。严正声明:我以前填过的有对大法不敬的字全都作废。修去怕心、常人心,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田晓凤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当地邪恶配合中共邪党,要我交出大法的书,当时我配合了邪恶,交了一本大法书籍。二零零一年七月份,我和一同修在外县贴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当地的恶警绑架到拘留所拘禁。在邪恶的拘留所里,和我关押在一起的一个牢头给我写了一个“不炼了”的保证,当时我没有反对。被拘禁一个月回家后,我又被当地的居委会邪恶办了一个星期的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当时同修的女儿帮我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我在上面按了手印。现在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我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宗秀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时,我刚得法三个月,由于学法不精進,悟性差,我被邪恶在电视里无耻的编造的谎言所毒害,分不清善恶、好坏,做了很多不该做的错事。邪恶到家来威胁,要大法的东西,我都给了他们,最可恨的是邪恶当时让我当他们的面,剪伟大师尊的照片,我居然也配合。因不敢把大法书放在家里,我用袋子包住,放到外面的一个高处,还把剩下的几本资料丢到水里了。之后,我烧过光盘和小册子,撕过小册子,还曾经给邪恶写过几次所谓的“保证书”,说过“不炼了的话,还出卖同修等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至极,我严正声明:在此之前,我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直至圆满。

敖克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由于怕心严重,违心向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以及后来邪党人员到我家时,家人代我写了“保证”(实际是我害了家人),我曾主动把大法书籍的一部份和师父法像交出去了,此事还上了电视,起到了助纣为虐,毒害众生的作用。上述种种所为,完全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一种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行为,罪不可恕,其罪恶程度如山如天。自从自己从四八四期明慧上看了有关严正声明的文章后,才如梦方醒。决心全面反省自己的所为,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所有迫害,从新走正走好师尊安排的路。

王志华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六年,由于怕心,我几次烧毁真相资料,还叫别人帮着烧。二、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看守所被强迫照像,按过手指掌纹。三、在被非法劳教期间,邪恶逼我写“三书”,由于当时法理不太清晰,我就写了“由于自己没做好,被带到这里来了,以后一定会做好”,交出时被包夹(吸毒犯)在后面添上了“放弃修炼”之类的话。四、我穿过囚衣、做过奴工;五、近期片警非法闯入我家,问我电话号码,我提供了。我错了,要不是师父慈悲于我,我决不可能平安走到今天。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做过的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全部作废。与旧势力彻底决裂,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修大法到底,走好最后这段路,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陈秀梅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怕心,向邪恶交过大法书,烧过真相资料,还出卖过同修,在劳教所写了许多“悔过”的东西。2004年9月8日因被非法关押到期回家,在单位的“帮教书”上又签了字。2008年6月11日在家里再次被绑架劳教两年,于2010年8月12日回家过程中,在本县610违法人员施压下,因想回家,又配合了他们抽血、按手印。回想起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做过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通过今天看周刊484期(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我清醒的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为此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清除邪恶的一切迫害形式,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夏翠兰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初期,我由于怕心,配合邪恶交了书。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我被邪恶绑架,为了早点回家,按着它们的要求写下了“不集中炼功,不做违法事”的保证书。回家后,由于怕心不去,没有正念,我把师父的教功光碟全部粉碎,丢進了垃圾箱,真是悔恨莫及,愧对师父。到了年底,邪恶又来找我,要我写“不炼了”,自己又没有了正念,就在它们写好的纸上签了名。自己做出这种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之事,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前我写下的“保证书”全部作废;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从新归正自己的修炼之路,坚定的跟师父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刘桂兰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违心的把大法书包好,藏在外面,隔一段时间,大法书被雨水打湿弄坏了,我还是没认识到这是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2001年3月17日晚上,我和同修出去挂真相条幅,又被恶警抓到派出所,自己的怕心出来了,正念不足,不敢正视恶警,还悄悄的把三、四张真相币撕得粉碎,冲到厕所里。我今天认识到这些错误,曝光邪恶,把这些不好的物质去掉。严正声明:以前面对邪恶所说、所写的“三书”和不在法上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和同修一起整体升华,整体提高,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刘朝芬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初期,单位点名让我交大法书,当时由于学法不深,信师信法程度不够,我交了三本大法书,配合了邪恶,那一刻自己背离了大法,背叛了师尊。还有一次,三位同修進京护法,有一同修被绑架,其亲属同修求我找厂长,想做临时工,好供养被绑架同修的孩子。我找到厂长,厂长说:“谁让她一人去北京。”我当时非常不理智的说:“不是一个,是三个人。”厂长当时就惊呆了,事情不但没办成,我还出卖了同修,想起来真是悔恨不已。这种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行为是可耻的,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以实际行动来弥补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陈久荣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2月得法,由于学法不长时间邪恶就开始迫害大法,我有怕心,慢慢脱离了大法。2004年,我又在同修帮助下从新走入大法中来。年底《九评》问世,我的怕心又起来了,认为参与政治,还烧了一本《九评共产党》,又慢慢脱离了大法。之后我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由于自己的名、利、情、色心太重,做了好多次人神共愤的事,在常人之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今年初,我又烧掉一张手写发正念口诀。由于我脱离了大法,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让旧势力抓住了借口。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

李卫锋 2011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2011年3月30日中午,一帮恶警闯進我家,不容分说,翻箱倒柜,连院子、菜窖都统统翻了一遍,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和其他资料,而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硬逼我在它们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我拒不配合,这时我丈夫和几个亲戚赶来了,怕我被非法判刑或劳教,七嘴八舌劝我签字。特别是我丈夫一再哀求我,我当时动了人的一念,被情带动,觉得丈夫很可怜,所以我违心地在丈夫写的“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配合了邪恶,给大法抹了黑,使自己修炼路上有了污点。我深感愧对师尊,严正声明:我签的“保证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梁桂英 2011年4月15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旬,邪恶在我地搞了洗脑班,我和儿子、女儿都被绑架到洗脑班,当时由于老母亲病危,把我放回家。可是由于我执著儿女情,又到洗脑班要人,被邪恶钻了空子,给邪恶写了“保证”,才把姑娘、儿子放回来,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还有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辅导员收了很多新学员的书送到我家,让我交到乡里去,由于学法不深,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心想反正不是我的,就送到乡政府去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助师正法,走正以后修炼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题诗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了。2001年,妻子(同修)被邪恶诬告,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洗脑班迫害8个月之久。同时邪恶的610三次闯入我家,非法進行抄家,抄走《转法轮》等老师的著作。当时由于对邪党的恐惧,对大法的理解不深,我将剩下的部份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焚毁了,做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2008年5月,610将我找到社区,让写“三书”,我在他们写好的“三书”上签上了妻子的名字。郑重声明:在红色恐怖下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弥补过失。

韩洪早 2011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得法,在我没得法之前,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时我不明真相,说了一些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话。得法之后,我没有珍惜这万古机缘,在修炼中没有真正实修,因此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由于自身怕心太重,在单位同事问我还炼不炼时,我说:“不炼了”。近期通过集体学法,我认识到自己以前的这些言行对一个大法弟子来说都是罪过。严正声明:以上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精進实修,认真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向世人讲清真相,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扎扎实实的坚修大法到底。

位焕桂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得法。但是没有认真学法,只是早晨炼功,思想上没有真正走入修炼。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心里害怕,不炼了。日报记者到我单位采访我,在邪恶语言诱导下,我思想糊涂,讲了对不起师父的话,在全省乃至全国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在我家亲人因为修炼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我在给她们的信件中,也多次讲了对她们抱怨的话,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错了!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真正走入修炼,做一个真修的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心炀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之时,我由于怕心、狡猾心,向邪恶交了书,当时认为是应付邪党,我手里还有,不影响自己学炼,多自私,没有把维护大法摆在第一位,没有证实法。还有一次半夜里,单位领导找我到单位,说是:“主要领导没在家,上面(邪党系统)让写“保证”,你写了吧,要不我交不了差。”出于对该领导的面子,我配合了邪恶,写了“我决不参与任何违法的事”。还有,在七二零时,邪恶让签字,我当时签字了,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跟师父回家。

邵会萍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七年得法修炼。分别于零三年、零五年,两次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白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迫害。因我怕心重,就在“笔录”上按了手印;还求恶警高抬贵手;配合邪恶喝了预防药;在拘留所时,给恶警拖地、洗衣服、做饭等等;最后,由我的弟弟出面交了一万二千元钱,并代替我写了“今后晚上不去发资料了”,我才回了家。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认认真真的学好法,踏踏实实的做好师父所要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玉君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第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真是一个响雷敲醒了我沉睡了的心灵。我是九九年黄历十二月十七日晚上送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焦急回家,就交了二千元的押金,在邪恶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字。二零零零年黄历的四月上旬,我在洗脑班写了“保证”。我衷心的感谢师父让同修点醒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认识到了大法的严肃性。严正声明:我在2000年4月份写的“保证书”和签的字,及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肖淑娴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十几名警察闯進我家里,拿走了师父的法像、一套炼功磁带、一个坐垫。由于学法不深,我没有制止,配合、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在洗脑班上,我看了邪恶污蔑大法的录像,并交了三本大法书和三本手抄本《转法轮》,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书。自己邪悟出来还告诉别的同修,在邪恶诱导下,暗示配合出卖同修。严正声明:以上在邪恶迫害中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赵秀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学员,由于中共恶党长期对我和家人(同修)的非法迫害,一段时间没有正念认识证实大法,使邪恶有机可乘,在六一零不明真相人员诽谤大法时,没能正念制止,其他大法弟子写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的事,我怕触怒中共恶人对我的迫害,因此阻拦和恐吓别的学员。现在我认识到做了一件破坏大法令邪恶高兴的事,现我非常后悔,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正念正行跟师父回家。

魏森严 2010年11月1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街道的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动了常人心、怕心、求安逸心,违心的写了“五书”,严重的偏离了法,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配合了邪恶,给自己修炼的道路上留下永远的遗憾。从黑窝回来后,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不符合法,我要从新归正,在法中升华,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对师对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在法中归正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好、走正以后的路。

杨效臣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得法。通过学法让我的身心得以净化,层次不断提升,对于能得到这样济世救人的高德大法无法形容我的感恩之心和激动之情,只有以实际行动融入大法,同化大法,紧随师尊,回归家园。现在声明:在我得法之前,曾有人给我介绍过大法,但是那时的我因为被常人观念所迷,一味的拒绝,并说了不恭敬师父,辱没大法的话,现在想来真是罪不容恕,追悔莫及!……全部作废。并向师尊鞠躬谢罪,向大法鞠躬谢罪!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郑重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得法修炼。在一九九九年“7.20”邪党迫害大法后,由于自己的怕心,没有保护好师尊的法像、大法书和大法的其他物品,被邪恶毁掉。在被邪恶非法劳教期间,在邪恶的压力面前,由于怕心和对情的执著,向邪恶妥协,被强化洗脑,并帮助邪恶做坚定同修“悔过”的坏事,我对师尊和大法犯了天大的罪。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有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在今后我会加倍的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孟庆珍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七年,恶人到我家找我谈话,实则是让我答一份试卷。恶人说:“我们了解过了,别人都说你不炼了。”我脱口而说:“不炼了”。话一出口,知道自己错了。长期以来,我时常为自己当时因法理不清,把迫害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在怕心、投机心等人心的作用下说的“不炼了”的话而感觉罪孽深重,这是对法、对自己的修炼不负责任,也是法学的不好的表现。严正声明:我说过的“不炼了”和所有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勇猛精進。

赵学俊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我单位负责人和镇政府的人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说:“我不会写。”,它们说“我们替你写吧”,当时也没有表示反对,心里想“反正不是我自己写的,你们愿咋办咋办”。通过学法,现在想起来觉得不是滋味,我看到了我的自私和变异的观念。现在我严正声明:别人替我写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一律全部作废。我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秀云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曾经被邪党迫害,社区和派出所到我家搜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因为自己有怕心,把好几本大法书、师父法像也交了,还写“保证不炼了”的东西。现在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交流,知道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也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我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早日随师回家,坚修大法到底。

刘华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老学员。99年7月20日时,因为有怕心,违心的交出一本《转法轮》和一盘教功带,还说了一句“不让炼,就不炼了”的违心话。一直没有认识问题的严重性,通过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才认识自己所做所说不在法上。今天发自内心的深处严正声明:以前违心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全部作废。全盘彻底的解体邪恶,否定邪恶的安排。我是师父的弟子,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紧跟正法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淑斌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初得法的。迫害刚开始时,由于学法不深,没能坚决的制止丈夫(那时未修炼法轮功)为邪恶刻的不干胶字,我很后悔。被抓时警察问认识谁,当时说了认识的一个同修,写过“保证不添麻烦”的文字东西,被抄家时,在一张写满大法书名的单子上签过字,无意中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在“取保候审”流浪的一年中结案时,交过一万元钱,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决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紧随师尊指引的路,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张丽颖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八十四岁,一九九六年跟着炼功点的学员炼法轮功,我不识字,就是听别人读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村委强迫我交出大法书,因我没文化,学法不深,不知道怎么办,我没有大法书,吓得我把师父的法像交上去了,从此也不敢炼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几年来,我时时后悔、痛心,想起来就流泪。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从新炼,今后做好,弥补罪过。

李香芬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底去北京证实法回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找去接受调查,恶警问什么时候去北京、几个人一起去的,当时配合恶警都讲出来了。看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周刊后,猛然清醒,我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出卖了同修,给大法抹黑,给邪恶迫害同修提供证据。想起就汗颜,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做过的一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行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在今后的修炼中,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跟上大法進程,勇猛精進。

唐新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同修遭邪恶构陷绑架、抄家,我放在同修家的大法书各地讲法一至七,一本大法书(记不清是哪本),几篇师父的讲法,全部被邪恶抄走。在同修被绑架之前,想把大法书拿回来,但碍于面子,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同化大法,兑现自己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尽快成熟起来,不让师父再操心。

王娟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今年正月的一天,我因利用节假日到集市上讲真相、劝三退,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邪恶从我包里找到了我女儿的电话号码,不大一会儿,我的两个女儿、两个女婿来到公安局,一个个哭的象个泪人似的,央求我回家。由于我法没学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情带动,向邪恶妥协,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那时所写、所说的全部作废。坚定的修炼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刘秀丽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在邪恶迫害下,交过一本大法书、一套“真、善、忍”挂图、论语挂图、一张师父大像片、一个“真、善、忍”条幅和一面“佛法无边、法轮常转”锦旗,烧过经文,被邪恶抢走一台录音机,交过五千元钱,被迫在别人代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书”上摁过手印,被邪恶给照过象,说过“不修炼”的话,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尹秀芹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99年7.20后,由于怕心,邪恶让交书,我就把书交出去了,还有小法轮章。我还烧了一本经文,并给我妹妹打电话,让她也把书烧了。2006年,我因贴“全球公审江泽民”,被邪恶带到派出所拘留15天。出来时,邪恶说:“以后别做了。”我说:“不做了”,配合了邪恶。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法的所说、所做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张桂英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初,向单位来人交过几本大法书;烧过重复的经文和一部份法会交流资料;给单位交过已报废的录音带;还剪掉过1~2幅大法挂图。当时是蒙混过关、糊弄邪恶的狡猾行为,配合了邪恶行凶,不是修炼者所为。现在想起来非常痛悔和难过,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把它曝光出来,以彻底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走正师尊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坚定的修炼到底。

李金瑞 2011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起初没修炼的时候,看到电视上邪党的造谣宣传,我信以为真,说了对师尊、对大法不敬的言辞。师尊对不起,我错了。在二零零一年年初,面对邪恶的迫害,因为怕心,我写了“保证书”。我很懊悔,师尊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我却因为怕心向邪恶写了“保证”,我错了。感谢师尊没有放弃我,一次次的给弟子机会。严正声明:以前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及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跟师尊回家。

鹿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悟性不好,学法不深,怕心重,不知大法的珍贵,向邪恶保卫部门交过两本大法书;零二年四月,邪恶非法抄家时,抄走师父的讲法带一套;在被迫害时,写了“三书”,做了背叛师父的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现在想起这些事很可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决心痛改前非。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重大历史使命,走好最后的路,让师父放心。

李振芳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依法上访,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由于各种人心的执著,向邪恶妥协,两次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些资料,还让丈夫交了一本《洪吟》。做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弥补过错,精進实修,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随师父回家。

崔花明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过去因为身体不好,经人介绍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授意匪浅,身体渐渐好起来了。可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后来由于邪魔干扰,主意识不强,魔性大发,不但停止了修炼,而且还将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一同毁掉,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后来师父大慈大悲,一次次点化我。今天,我又开始从新修炼,改过自新,多多学法,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以实际行动弥补过去的过失。

董秀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2004年4月24日晚11点多钟,在家中被绑架到县派出所、看守所,在那里受迫害40多天期间,在邪恶的高压下,家人帮我写了“保证书”。直至昨天中午和我妹妹交流时,才知道这回事。在此我严正声明:家人帮我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在这我也应该检讨自己,没有让她们明白真相,让她们蒙受迫害。我今后一定要努力说真相,让更多有缘人得救,不断精進,更好助师正法,功成圆满。

陈苏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七.二零”时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的严肃性没有认识,当镇压时,我把一本《转法轮》交了,还说过“不炼功”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真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深感有罪,现在我向师尊认罪。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多救人,弥补所犯过错,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回家。

曹生芝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时,由于学法不深入,正念不强,在邪恶的迫害中,交了一本大法书《转法轮》,毁掉了一些经文,交了磁带、师父的一张图片、一本修炼的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每当想起这些事,心里就非常难过,泪流满面,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后一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彻底铲除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只承认师父安排的路。

张腊容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几年来一直受迫害,通过同修点悟,突然我终于明白了被迫害的原因。从零四至零五年,在洗脑班时,违心写过“三书”;零八年和2010年12月28日,在“劳教票子”、“取保候审”上签了字。今天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以及所有的签字等,全都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陈晶 2011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在国安、公安、单位的邪恶逼迫下,不动心,不妥协,但是我却没过好家庭关。在亲人的压力下,说了“不炼了”的话,并给家人写了“保证”。我真后悔,深感对不起师父!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赶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高雅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恶警闯入我家,我主动的向恶警交出了师父的大法像和炼功录音带,师父的小法像也被恶警搜走了,当时恶警问我跟谁学的法轮功,我也说出了教我炼功的同修的名字。事后我认识到这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错误行为。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承诺。

胡换珍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家人同修被迫害,单位找我谈话,我曾写过一个“我没有参加过邪教组织,以后永远也不会参加任何邪教组织”的“保证”。并在家人同修两次被迫害期间,共向邪恶交钱一万一千多元,配合了邪恶,偏离了大法。在此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杨昔联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得法。身心受益,但在九九年,出于怕心,不敢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和讲清真相,曾在学校期间,躲到宿舍卫生间里炼动功,不知修炼的神圣、严肃,我为这种行为感到羞耻,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曾在所谓的敏感日烧毁在家存有的两份真相资料。现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向师尊致以深深的歉意,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珏霞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给邪恶写过“不炼了”的所谓“保证”,在工作单位“不炼”的纸上签过字。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做好三件事,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谢谢慈悲的师尊给我弥补的机会,谢谢同修的帮助与交流。

任宪容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99年七.二零时,由于家人修炼大法,自己对大法认识很浅,并没有真正地修炼大法,所以在当时只考虑到家人的安全,并没认识到法是严肃的,做出对大法不敬的行为,把大法“论语”给毁坏了。之后,通过对大法的学习和认识,知道自己以前的行为是对大法的犯罪,是对师父不敬的行为,声明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罪过,走师父给弟子安排修炼的路,跟师父回家。

刘洪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通过看周刊中同修写的关于严正声明的文章,我想起我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时,由于同修说出了我,邪恶就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法像,由于我当时怕被劳教,承受不住,由姑娘替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并交了两千元钱。在此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韩凤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写的“不修炼”的保证及一切不利大法、不利师父的话、文字全部作废。2、在邪恶迫害之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一些大法书,也烧过一些大法的书。3、在我跌倒时做过助纣为虐的坏事,帮助邪恶在洗脑班“转化”其他的学员。严正声明:那些错事全部作废。今后我要从新修炼,加紧学法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淑敏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由于对法认识不深。在片警上门骚扰要我交大法书时,我说没有《转法轮》,我只有手抄书,你要就拿去吧。我就把手抄《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交给了片警,当时认为手抄书不是真正的大法书。现在认识到了,这一想法不对。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敬师敬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李淑杰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份邪恶迫害大法之初,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当时不法人员恐吓我:如不帮他们拿书便要加重处罚我,由于怕心,我帮它们拿了几本大法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现在想来真是惭愧!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以后一定要更加精進,弥补过错,在正法不多的时间里,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林介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迫害开始时,由于学法不深,在被迫害时,多次向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向邪恶说出了同修,把大法书放到常人家里,被老鼠咬了,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现在回想起来,非常痛心,非常后悔。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静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交过大法书,对揭露邪恶的资料,贴不干胶,挂横幅都不认可,认为那不是修炼,是参与政治,只认为学《转法轮》、炼功、慈悲、善良、做个好人就行了。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听从师父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精進实修。

朱兰贞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不认字,靠听老师讲法带,或听同修读,只知道大法好,坚定,不知道护法,镇压后由于怕心,就把大法书交了,一次大队叫我们开会写“保证书”,我说不会写,人家代笔,写完后念给我听,还问我行不行?我说随其自然吧。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淑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7.20前后,在邪恶的形势下,由于信师、信法不坚定,邪恶让交书,为了应付它们,那时我交出了一本大法书,违心的说“不炼了”,还写了什么“保证书”,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作废。今天我从心灵的深处深深的痛悔。否定邪恶所做的一切,用行动弥补损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助师世间行。

王彬2010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不精進学法,在面对邪恶时,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还说“自己早就不炼了”等话。其实就是有怕心,还想着是在骗邪恶,这是人的狡猾心理,我的执著心太重,人的东西太多。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我以后要好好学法,听师父的话,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赵京敏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以前对大法理解不深,加上思想上被旧的势力影响较大,存在很幼稚的想法,认为只看《转法轮》大法就好,其它的没必要看,因此发生过撕掉证实材料和碟片行为。现在觉得这是罪过,对不住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承诺。

陈亮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有损于大法,有损于师父的事。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胡振山 2009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4年被邪党非法判刑3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违心的写了“五书”,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做了令我一生都后悔的事。回家后,经过反复思考,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王庆华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7.20”之后,怕心重,向单位交了一本《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一盒师父讲法带,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通过多年学法,认识到此行为的严重性,内心惭愧,几年来一直深深自责,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通过不断学法,悔过自新,只有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正法修炼的路,才能弥补过错。

齐威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迫害开始后,村支书找我签名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我就写了,同时还动员别的同修也写“保证”。现在后悔极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彻底作废。弥补以前过错,做好三件事,坚决跟师父回家。

李兰女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我去了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单位把我给开除了,送回派出所。我被迫交了大法资料,还照了像,按了手印。通过学法,我才领悟到自己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不应该配合邪恶。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事情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许璞云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在高压逼迫下,违心的交了两本大法书籍、法像、论语和法轮图各一张。通过学法,悟到这是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在认识到事情的严肃性,特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更加勇猛精進,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

江长胜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屈于当时邪恶的压力,向单位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还交了几本大法书,最后由于怕心太重,又把剩下的几本藏在别人家的大法书和同修一起给烧掉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淑珍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期间,在邪恶强迫下,交了大法炼功带和自己手抄本大法书,还有洪法带,并在邪恶印的“不让到北京去”的单子上签了字,邪恶到我家要抄家时,家里有很多大法书怕邪恶抄去,就交出一本《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弥补损失,助师世间行。

牟春明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5年末开始学大法。1999年7月20日被邪恶非法关押一个月,以后自己的心有所动摇,因怕心,自己不学法、不炼功了。几年来我的心一直很苦,现在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国臣 2011年4月8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被邪恶非法拘留,当恶人要我签字时,我不明白签字有什么不好,就签了字、按手印。我现在明白了,当时签字不对,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现在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心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陈党珍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自己法理不清,信师信法不够,产生了怕心,用人的狡猾手段,做了不该做的事,把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烧毁了。在公安局,当面答应邪恶“不炼了”。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邓忠容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老学员。在七.二零迫害开始后,镇政法委书记黄艳旗协同村干部向和平将我绑架到村办公楼迫害,将我双手用绳索捆绑,然后悬空吊起,双手鲜血直流,直到我神志不清时,逼迫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特声明作废。并决心以后勇猛精進,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向老黑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面前,由于怕心,向邪恶妥协,交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违心的写了“三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也给自己留下了深深的痛悔。特此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之事,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王全致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在单位强大的压力下,很不情愿的交出了师父的几本书和炼功服。2001年元月至2002年7月,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在高压下,由于执著于情,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杨启臻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7.20期间,由于怕心,当时老伴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修炼故事》各一本、炼功带一盘交了,我却没有阻止,我做了一件大错事,声明作废。今天看了同修的文章,才认识到严重性,否定邪恶。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

赵澍玫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之时,由于自己对法理认识不清,怕心还重,向邪恶妥协了,走了邪恶安排的路。现在醒悟,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朱云芬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这场迫害中,邪悟了,把最珍贵的大法书、师父画像和录音带等好多大法的东西交了,在教养院里,写了“三书”、“走出迷途”的东西,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马刚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之时,有怕心,就把大法书交了。二零零零年,在邪恶的洗脑班,当时怕心重,想出去,我就写了诽谤师父的话,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彻底解体一切邪恶,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熊木珍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迫害刚开始时,邪恶叫我们交大法书,我就交了书,还自己烧了一本。二零零四年贴大法小标语时,我被邪恶绑架到公安局,在黑窝里执着心严重,出卖了同修。严正声明:以上对不起对师父、对不起同修的行为一律作废。从此好好修炼,放下人心和一切执着,跟师父回家。

伍俊华 2011年4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单位让交大法书,我就把大法书《转法轮》给交了,从那以后就没炼功了,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到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李维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省城证实法回来后,被公安局找去,由于当时法理不清,稀里糊涂配合了邪恶,在“不進京、不上访”的一张纸上签了字,在恶警到家里抢书时,也默认、配合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朱玉军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在初期受迫害时,走了弯路,写过“三书”,交过大法书籍及师父像片,烧过大法资料,给邪党签过字,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永远磨不掉的污点,郑重声明作废。并向师父保证,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葛玲珍2002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法轮功期间,我由于怕心重,向邪恶交了一些大法书籍,还说“自己不炼了”的话。一直很后悔这种行为,这是对大法犯罪。现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认真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邹立华 2011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由于怕心重,交了一张法像、一本大法书和三本《洪吟》,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心学好大法,向内找,实修自己,按着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弥补我的过失。

任万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最近的一次被邪恶绑架时,由于自己正念不足,有怕心,违心的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和“悔过书”,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石荣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邪恶迫害之时,签过“不修炼”的“保证”,交了一本大法书、师尊的法像、论语、法轮图形。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师尊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孙秀云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邪恶的强大压力下,在“三书”上签过字,违心说过“不炼法轮功”,说出过同修,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从新继续在大法中修炼,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谭秀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9月修法轮大法的。在邪恶迫害下,交过一本大法书和身份证,我写的和别人替我“保证书”和签的字,一律作废。从今以后好好学法,学好法,多发正念,多救人,做好老师叫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让师父放心。

胡宗海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打压的时候,派出所收了我一本《转法轮》和一些修炼故事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不准炼就不炼”,而且还按了手印,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刘友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这场迫害中,向邪恶交了大法书,违心的写了“三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一直到现在我内心很后悔,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烂鬼所做的一切。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的罪过,要紧跟师父回家。

雷新红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中,说了“不修炼”的话,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也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事,全部作废。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以后我要抓紧学法,遇到事情真正的修自己的心性,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与同修带来的损失。

唐瑜玲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迫害开始邪恶搜书时,我交了一本盗版《转法轮》和十本讲法带,应付了一下邪恶。现在明白这也是配合了邪恶,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李桂芝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被迫害到派出所,在那里民警问我录音机(我平时炼功用的)是谁的,由于害怕,说出了同修的名字,这是出卖同修,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赵淑荣 2011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想早日回家,曾给恶警做过锦旗,纵容了邪恶;2005年,孩子高考时,邪恶以不许孩子报考为要挟,由别人代自己写过“保证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梁书慧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以后,我曾几次被“610”、公安局国保大队恶徒绑架、抄家、抢劫,在拘留所、看守所被迫害时,所说、所写的“不炼法轮功”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平春旺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在迫害严重时,我说过“不学大法”的话,还被迫交过大法书和炼功带,邪恶到家来逼迫我按了手印,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现在很后悔,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吴凤秋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因被登记在名,《转法轮》被邪党工作人员抢走了,当时没有意识到要保护大法书。由于怕心,一些发送给世人剩下的传单和小粘贴被我烧毁了。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今后要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林义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们是九九年初得法。七.二零迫害开始后,街道天天来让交大法书,一害怕,就交了一本书和一个法轮章。现在知道做错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请师尊原谅。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王淑兰、俞万全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看守所里和回家后,给邪恶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书”,说过“不再修炼”的话,诽谤了师父和大法,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学东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中,由于怕心,交了大法书、炼功带,并且还签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好好学法,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康秋菊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我由于对法认识不清,有怕心,交了《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现在我非常后悔。今后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薛玉琴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从04年年底回到大法修炼后,被邪恶迫害一次,说过“不炼功”的话,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走到法正人间那一刻,圆满随师还。

王秋菊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时,因当时对大法的博大法理认识不清,向邪恶妥协,交过大法宝书和钱财,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学好法,一切遵照师尊的要求归正自己,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周祥明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邪党人员上我家逼我交大法书,我正念不足,把大法书交了,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于翠美 2011年4月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恶迫害期间,由于怕心和利益心的驱使,向单位交了一本《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现从内心悔过。走好剩下的正法时期大法修炼的路,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杨虹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高压下,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并且说过“不学法、不炼功”的话,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一修大法到底,圆满回家。

张培启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处于学法初期,我们都交了一本《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勇猛精進,信师信法,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许淑芬、刘云侠、李秀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欺骗、威胁、恐吓下,把大法书《转法轮》交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敬师敬法,更加精進,认真做好三件事,实修圆满。

毛风琴、宋海彦、雷秀兰、刘玉珍、芦会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被绑架期间,神智不清时,写下了“三书”,以及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作废。从今以后,要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褚立才 2011年4月1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刚开始迫害的一两天内,由于当时对师尊法理认识不清晰和怕心,交了我仅有的几本大法书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信师信法,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救人。

顾宏 2010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所说、所写的“不修炼大法”的“保证”,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做法,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苏亚勤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给大法造成很大损失,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把大法书交了,还把大法条幅、师父的经文烧了等等,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决弥补这些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于淑莲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被绑架到“洗脑班”,在空白“三书”上签了字,以及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全部作废。从新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要学好法,向内找,根除执着,跟上正法進程。

胡美全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写的“保证书”和签字,以及别人替我所写、所签的“保证书”,一律作废。今后用心学好法,用心多发正念,多救人,做好三件事,报答师恩,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侯云忠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交过大法的书,向邪恶签了字,对不起师尊。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周絮娥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和妈妈是1997年得法的弟子,1999年迫害开始后,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我替妈妈写了“保证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郑重声明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王景荣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交过大法书、师父讲法带、师父各地讲法书(记不清是哪地讲法),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助师正法,坚定维护法,做个合格弟子。

符玲文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时,邪恶来家时,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我在这正法即逝时刻,尽量多学法,学好法,用心去做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错。

李世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八年在讲真相时,两次连续被邪恶绑架,在派出所邪恶的高压下,写了“不炼功”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过错,跟上正法進程。

严昌素 2011年4月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正念不足,怕心不去,向邪恶妥协,背叛师尊与大法,写了可耻的“三书”、“揭批材料”,声明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李朝辉、韩瑞露、韩瑞霞、李璨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压力下,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交了,还把自己手抄的《转法轮》烧了,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要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圆满随师回家。

鲁玉琴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出卖同修,签字,摁手印,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声明作废。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于春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7.20迫害之初,由于怕心,把大法资料销毁,并交了大法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庆凤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被恶警构陷绑架到派出所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紧跟上正法進程,信师信法,抓紧实修。

孙黎明 2011年4月11日


严正声明

以前,写了“三书”和在所谓的材料上签字,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宁福海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管教的高压恐吓下,交过经文,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坚修大法到底。

王俊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在洗脑班,说过、做过“不進北京,不上访”的“保证”,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失,加倍做好三件事。

史成斌 2011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在恶党各级组织的威逼下,交了几本大法的书,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杨玉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这场迫害中,向邪恶写了“保证”,并签过字,一律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奋起直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韩淑清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在恶党的威逼下,交了一本《转法轮》,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郝作宾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被强化洗脑时,宣过的誓言、签过的字,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国宪文 2011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这场迫害中,写给邪恶的“保证书”,声明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杨林震 2011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