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轩死因可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内蒙古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轩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一九九九年约八、九月间突然死亡,时年五十三岁。当时中共江氏集团已经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汪亚轩死因非常可疑。

中共声称:汪亚轩到红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可是整个报案、接案、勘察过程都是中共操控的。

汪亚轩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有五套功法,每天又诸事繁多,怎么忽然爬起红山了?尽管中共想尽办法伪造了假案,但还是露出破绽:

一、 红山是赤峰市市郊的一座山,因山上有红石而得名。此山的红石部份是普通人不容易爬上去的,是立陡石山,不借助登山工具或有登山技能的是很难上得去的,而且红山底下是掏空的,有中共的秘密军事设施,赤峰公安的秘密刑讯设施(汪亚轩极有可能就是在这里被杀害),更无法靠近。

二、 红山下边的山体,峭陡一些的坡体,八、九月份时值夏末秋初,如果从这里滚落到山下,那么在中途就有蒿草、灌木、石块挡住,也根本滚不到山下;而缓坡的山体,便是不慎跌倒再爬起也不难,根本滚不到山下,更不存在摔死的可能。如果一个人从山上掉到山下,且已致死,那一定得有足够的高度才能摔死人,还得把被摔死的人摔的有致命内外伤。

三、 清晨在红山下发现的汪亚轩的尸体,那要爬到足以掉下来摔死的高度,就得凌晨开始往上爬,还得有足够的光线。可红山上夜间没有任何光亮,看都看不清,怎么能爬到足以摔死人的立陡石山上?她又为何在黑夜去爬这立陡石山呢?然而,汪亚轩身体没有从山上摔落到山下的任何特征,衣兜里的手机还在那里,既没摔丢,也没摔坏。

有理由相信,汪亚轩是被中共杀害的,中共制造假相掩盖罪责。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洪传于中国,大法展现了以“真、善、忍”做好人的标准,唤醒了有五千年文明根基的炎黄子孙,多少仁人志士看到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医治末世堕落的良药,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希望。一心向善的好官——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给了这位市长爱民如子的为官标准:“真、善、忍”。从此大法在汪亚轩心里扎了根,她首先就要求自己要从自我做好。

然而,以“假、恶、斗”为手段、以诡诈权谋为快乐的中共,哪能容得下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人在其组织内存在?中共的体制是精神牢笼,需要的是精神奴隶,所以身为市长的汪亚轩在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方面试想有多么艰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江泽民一意孤行的决定迫害法轮功,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他的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炼法轮大法的市长汪亚轩去参加。汪亚轩没有明哲保身、没有中共的诡诈权谋的变色脸谱,就坦言大法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中共从来是黑社会老大的做派,哪有敢向共产党讲道理的,哪有表达与其有不同见解的资格?汪亚轩的坦言陈词没有使中共当权者改变,相反却认为这样的市长是他们的绊脚石。

之后,江氏的中共代表曾以谈话、做工作为名又找汪亚轩市长谈此事,要求以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为重,党的旨意高于天理良知,但都被一心想说真话、做百姓的代言人的好市长给回绝了。中共也摸到了汪亚轩不会与中共为伍的底。于是发生了汪亚轩死亡事件。整个报案、接案、勘察,都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家属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就如此这般把一个按“真、善、忍”做好官、说真话的市长消声了。

其他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中共杀害案例

赤峰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大法修炼初期,毒打大法弟子的警察常说的话就是:“敢跟共产党掰腕子?”“毛泽东在世时早把你们都枪毙了!”虽然因为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共把杀人由公开转入了地下,杀人的行为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操作。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以来,内蒙古及赤峰中共恶人为讨好江氏集团,杀害无辜善良人士并非汪亚轩这一例。

原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彩霞,二零零零年被赤峰中共人员绑架,发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中共就有秘密害死周彩霞的打算,一次警察周国玲对周彩霞说:你什么都没有了,枪毙了也没人给你收尸,也许我看在都是姓周的份上,给你收尸。当时劳教所管教科的有些人就私下说,劳教所想枪毙周彩霞。赤峰政法委头目不止一人叫嚣:“周彩霞顽固不化,死路一条。”之所以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在内蒙古保安沼女子监狱(原内蒙古第二女子监狱)由监狱长周建华亲自上阵迫害死周彩霞,就是内蒙古中共蓄谋已久的换着法的杀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赤峰市中共当局制造“10•15”大案,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赤峰市大法弟子袁淑梅被当作主要人员而遭绑架,发到呼和浩特市的原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现称:内蒙古女子监狱,由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与保安沼的内蒙古第二女子监狱合并到一处)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初,她被狱警指使的罪犯连打带拖时脑溢血迸发,人已不会说话,医生发出三次病危通知,家属苦苦哀求保外就医到大医院医治,女监与内蒙古“六一零”勾结,竟是不放人,眼睁睁看着袁淑梅离开人世。

袁淑梅在世时,得知赤峰一夫妻俩都修炼法轮大法,在一天夜里,被突然来敲门的“便衣”绑架,几天后,在某山上发现夫妻二人的尸体,家里亲属根本不知是被中共暗杀的。

一个曾在红山区公安部门工作过的人说:“有个老太太不放弃法轮功,就被弄死了,她家人也不知道。”

赤峰大法弟子胡素华曾多次遭赤峰中共迫害,她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后被转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都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出来后一直流离失所。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安迫害致死,前后胸都是毒打、电击的伤痕,中共却说她是跳楼而死。

中共一边杀害着大法弟子,一边抹黑大法,在绑架女大法弟子秦凤珍去洗脑转化时,没有修炼法轮功的丈夫赵合为农忙浇地求警察缓一缓浇完地再去,护着妻子秦凤珍别被警察绑架到车上,被警察殴打,情急之下的赵合正当防卫打伤警察,警察在去医院抢救时因贻误了时间而导致死亡,中共竟谎说赵合是法轮功学员,抹黑、诬陷法轮大法修炼,掩盖正当防卫,说成是故意杀人,判死刑冤杀了赵合。

与江氏的“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算自杀”的叫嚣相匹配的就是死亡指标。内蒙古自治区“六一零办公室”的主任梁汉斌及副主任张秀梅等,对所谓的内蒙古法轮功“重点人物”都有详细的掌握,很多迫害情况必须有书面材料报送给他们,他们对各盟、市的迫害情况了如指掌。他们经常组织会议、谈话、到各盟市的“六一零”、监狱管理局、劳教局及监狱、劳教所奔走,直接布置迫害。对迫害实施情况都会有书面材料随时反馈给梁汉斌,他们再汇报给中央的“攻坚组”最高人物王刚。例如,从内蒙古劳教系统的人口中证实,迫害死周彩霞,要由内蒙古“六一零”直接操控,有死亡指标,否则内蒙古保安沼女监监狱长周建华绝对不敢干。

追随江氏集团的内蒙古自治区及赤峰市中共人员,为迫害良善欠下了累累命债,天人共愤,法网难逃,且恶报已落到一些恶人头上。例如,赤峰市“六一零办公室”的杨春悦父子,在赤峰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犯下大罪,其儿子在忙于抓捕一大法弟子入监时出车祸头盖骨被掀开暴死,其状之惨不忍描述。我们奉劝还有机会悬崖勒马的人,赶紧改恶从善,或许还有赎罪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