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黄冈市电信局卫生所长王建生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2011年5月3日前后,原黄冈市电信局卫生所长、法轮功学员王建生遭黄冈恶警绑架,绑架详情待查。

近60岁的王建生曾获部队“学雷锋标兵”称号(师级),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非法拘留、逮捕长达16个月;2003年10月起,王建生被迫害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

其间黄冈的610办、国保和公安仍不死心,时不时上门骚扰其家人。王建生儿子在黄冈师范学院美术系学了2年,因交不起每年8000元的学费,只好退学打工,来维持家里生活。儿子没了爸爸,妻子没了丈夫,母子俩相依为命,共同支撑,撑到孩子成家。2011年3月孙子出生后,王建生从栖身地回家看看孙子,仅仅多在家呆了几天,就被恶警知讯、蹲坑、绑架。

修炼大法 身心升华

王建生,男,1953年生,曾任54670部队卫生所长,当了20年兵,上过战场。他工作勤奋,曾获部队“学雷锋标兵”称号(师级),1993年转业任职黄冈市电信局卫生所长。在长期工作中王建生积劳成疾,患有10种慢性顽固性疾病,诸如:咽喉炎、萎缩性胃炎、慢性乙肝、早期肝硬化、腰椎间突出等等,每年花医疗费不少。王建生虽然是医生,也治不好自己的病。

1995年底王建生走进大法修炼,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身上的病都一扫而光了。在家中,王建生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王建生妻子说王建生在长期军队生涯中养成了粗暴脾气,都改完了,孩子则自豪的说“我爸爸是大好人”。 在工作上,王建生更是兢兢业业、一尘不染。

大家知道,在中国医疗系统是极其腐败的,医药公司为销售药品送礼、给回扣是家常便饭。当时药房同事小黄对医药公司的人说:你们不要送了,王医生是炼法轮功的,不收这些。有时送来的高级茶叶,送不回去的,就卫生所公用。每年上缴给单位的药品回扣4万8千多元。王建生组建、主管卫生所以来,没有发生一起医疗事故。

王建生炼法轮功的变化,使得很多人都来学,他们说:王医生是好人,他炼的功,不会错的。

由于法轮大法教人重德修身向善和祛病健身的奇效,越来越多的人入道得法,修炼法轮功者好人好事不断涌现,法轮功在黄冈迅速赢得了广泛的赞誉,法轮功学员捐书市图书馆的镜头曾在黄冈市电视台节目中出现过。

到中共1999年7月迫害发生前,仅黄冈市黄州城区就至少有上千人修炼。

上访被撤职调岗

1999年7月,中共在全国范围内诬陷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建生进京上访。由于在天安门炼功,王建生被武警、便衣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王建生拒绝回答警察的非法审讯,被双手反铐(所谓“秦琼背宝剑”),随后又遭背上拳打脚踢,恶警抓住反铐的手铐往上提拉。第二天被黄冈市公安局一科夏晓蓉、本单位保卫科方国银非法押回黄冈,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行政拘留15天,关在龙王山的黄冈市第二看守所,被索取了450元伙食费,同时王建生爱人还被单位索取了3000元的现金。

放出来的第二天,单位要王建生上班,在没有任何人和王建生谈话、没有经王建生同意和签字的情况下,单位作出决定:撤销卫生所长职务;调离工作岗位;发生活费300元;一周双修只准休息一天;党员除名。2002年黄冈电信局动员王建生内退。2003年年末起,电信局停发王建生的内退工资。

王建生被发配到本单位的花卉基地,每天浇花,提30多斤的长嘴铁桶,每天要浇几十上百桶水。王建生从不偷懒,别人不做事,他去做,连临时工都很佩服。

其间,黄冈市直工委到单位调查对上访法轮功学员的处理情况时,认为对王建生处理过重;单位保卫科长程秉学找王建生谈话,王建生态度坚决。

王建生后又被调到单位的花卉门市部卖花。王建生一去,就受到同事的称赞,说王建生到后,营业额高多了,卫生也加强了。在这段时间,电信局配合恶人,秘密监控王建生,把一台摄像机偷偷架放在保卫科的窗子内,录像、观察,看王建生与哪些人接触。

随后,电信局把王建生调到本局新办的超市工作,安排了一个女职工跟王建生一个办公室来监督。利用工作机会,王建生向本局职工及来购物的人员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受迫害的情况。有一次局主要领导来超市了解情况,那个女职工说:王医生炼法轮功后,确实变好了,从不发脾气。该领导说:叫你监督他,结果你倒被他感化了。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1999年底,电信局人力资源部蔡志军要王建生去洗脑班,说是上面点名的,一定要去,不去,他们交不了差。在洗脑班王建生开始绝食,拒绝“转化”。坚持修炼的王建生和郭丽娜被带到第二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

2000年年底,有个同修打电话给王建生说第二天上北京的火车车次,因家里电话被监控,一个小时后,单位保卫科长来王建生家说陶局长找王建生谈话。一到单位连车都没下,他们就把王建生送到设在市司法学校的洗脑班。在洗脑班结束的那天,让王建生写“保证书”,王建生坚决不写。

被非法监禁16个月

鄂州与黄冈一江之隔,鄂州长江以南,黄冈长江以北,隔江相望。邪恶之徒假借鄂州那边的经文是王建生给的,以此为由在2001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下午,黄冈市黄州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周郁华带着胜利街派出所警察和鄂州市鄂城区公安分局3名警察,突然闯进王建生家,土匪一样翻箱倒柜,并强行抢走摩托车与儿子用的电脑,王建生被绑架到鄂城看守所非法监禁。

在看守所恶警强迫王建生蹲马步,敲王建生两脚的踝关节敏感处(俗称螺丝骨),象敲木鱼一样,很疼;不准大解;搞刑讯逼供。在非法提审中,王建生正告他们:就是把王建生枪毙了,王建生也要说“法轮大法好”。

王建生拒绝在逮捕证上签字,邪恶强迫王建生爱人从黄冈赶到鄂城区公安分局逼其签字。期间家人送去的钱及衣物都被恶警及狱头侵吞。最后放王建生的那天,看守所非法要王建生爱人交4000元伙食费。在非法关押期间,王建生住过的监室98%的在押人员都认同“大法好”。

在这16个月里,王建生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头发几乎全白了,1米73的个子瘦的只有100斤,旧病复发,两次高烧到40度,肺部剧痛得呻吟一宿,胰腺疼痛,看守所也不准外出就医。换监室时,王建生是被抬着的。

被非法关押期间,黄冈电信局连300元的生活费也非法给停发了,并派人到鄂城公安局说:你们怎么不把王建生判刑了呢?

第三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

2002年年底,电信局保卫科长江支农(此人还是王建生的战友)到王建生上班的超市,要王建生去洗脑班。王建生坚持不去,僵持了约一个小时。

江支农要单位职工和临时工把王建生强行抬到车上,职工没一个人听从,临时工都溜走了。江支农只得打电话到胜利街派出所,叫来张姓警察2人,和保卫科王自军,强行把王建生绑架抬到一楼,按到车里,强行送到设在第二看守所的洗脑班。

这期洗脑班的四个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来的,历时20天,几乎每天都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经过两天两夜绝食,王建生拒绝写任何东西,被单位送回家。

电信局2003年10月起,停发了王建生的内退工资;王建生家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2003年“十一”前,恶警假借所谓鄂城那边真相资料的问题,图谋再来迫害,非法通缉抓捕王建生。

王建生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至今。于2011年5月回家看望出生不久的孙子,即遭黄冈恶警绑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