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自己所能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在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如何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只有把自己讲真相中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做个梳理,找找过程中的不足,从中得到一些提高。我没什么特殊技能,面对大法与历史赋予的责任,我唯有尽己所能,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在讲清真相中我所做的都是比较简单和平常的事情,大致可归纳为:发真相资料、贴小标语、讲真相、写真相信。具体做法如下:

发真相资料、发护身符、发《九评》、发光碟

开始时胆胆突突不敢直接发给有缘人,而是放在商店货架,银行,电信宣传架,看病、取款、交费、公交车等座椅上,居民信报箱,自行车筐,邮递员报刊袋内。有一次邻居约我去市政府反映乱收费,我本不想去,但一想这是去市政府发资料的好机会。進了办公楼保安与收发员都没问我,很顺利,将《九评》放進了其待发的报刊中。从此以后,我正念越来越足,把《九评》当面交给了市人大副主任、原来的领导,挂到了市政府秘书长门上,寄给离休老党员、在职领导干部、本单位一把手、组织部长。把护身符送给邻居、物业、中小学生、修鞋的、理发的、买卖菜的人。把真相资料发到医院、公安局涉外大厅、下江南所乘坐的轮船、长江沿岸南京、武汉、扬州、无锡、苏州、杭州所到之处。我们做这些事情看似“随缘而行”,但有缘人却是专程而来。有天傍晚我把真相资料放到银行自动取款机刚离开,一对青年男女就拿到手看了起来。

贴小标语、真相资料、真相信

开始时连不干胶都不会撕,也不会找地方。第一次我把小标语贴到小区单元门前庭院灯柱上,第二天就被物业刮掉了。往后我就在人来人往而且必须停留的地方,比如公交车站、公话亭、居民楼道、单元门、电梯间、自行车棚、儿童游戏场、老人乘凉椅……好让人有时间去看。有时也能保留好几天。出远门也不例外,零七年我去北海也粘贴了几十幅小标语,也发了一些小册子、单张传单和手写真相信。节假日就随走亲访友的人一同進入楼道贴。门口有对联和福子的就设法把资料插在上面,否则就用胶带纸贴在门上。

讲真相,揭谎言,劝“三退”

因为自己性格内向,年龄也大,面对面讲真相总觉得难以启齿,但当我努力去突破的时候也能得到较好的效果。零六、零七年我放下家中的事情两次专程从西北去武汉和北海参加同学聚会讲真相。当我对同来的陌生人讲真相时他对我说:共产党历来实行强权政治,你们胳膊拧不过大腿,要吃亏的。他告诉我他的工作单位在中央警卫团。看来他对真相有所了解后也不想助恶为虐。零八年下江南,在轮船上我向同船人讲真相,有位朋友问我“(法轮功)这么好,共产党为什么要取缔?”我向他讲江泽民恶人恶行,送给他真相资料及大法弟子圆容家庭等小册子。在街上买东西、在火车上、在公交车上讲真相,给老年人、青年人做“三退”。有位女青年退了团、队后临别时向我道谢,脸上堆满灿烂的微笑向我挥手再见。看似素不相识,其实可能是很有缘份的人。有位搞装修的木工听了真相后说:你讲的是共产党不敢讲的真话,后来他还向我要过真相资料。有位搞家政的经理退了团、队后非常感激,表示每月要给我免费搞一次卫生(我没接受)。有位老同学、老同事,过去我们有些隔阂,我就到他家去讲真相送《九评》,劝“三退”,其态度特别友好,临别时把我送出门还关照我:要谨慎!

在讲的过程中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有害怕的,有回避的,有嘲笑的,有羞辱的,有压制的;当然更多的是有缘的。零八年春天单位召集离退休干部聚会我向一些人讲真相发资料被人举报了,奥运会前,组织部找我谈话,要我不要讲真相,不要发资料,不要到外面炼功,并且不让我向她解释,我就向她写了一封真相信。往后每次聚会我都向老朋友讲真相,效果也很好。今天我去办事她又向我提出上述要求。由于我在事前和事中坚持对她们发正念,我警告她诬陷法轮功要遭报应的。她气急败坏的说让它来报应我。我面带微笑,心平气和的告诉她:这事很灵验,不要这样说,那样对你和你的家人不好,以大法弟子的巨大慈悲表达了对众生的关爱。再三告诉她我讲的是事实,不是反党,共产党不配法轮功去反。退一步说,如果说老百姓对党不满意,那党为什么就不能反?党做的不好为什么就不能说?她们无语。我想:“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并将一盘《无罪辩护》光盘给她,叫她好好看看,对她有好处,最后她收下了。

写真相信,写真相纸币等等

开始时是将《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的段落剪接成真相信,复印成印刷品,可以不留笔迹,但连贯性、一致性有所不足,发了几十份后就停用了。后来直接手写发了几十份觉得对问题的认识太低又停用了。然后在此基础上修改、调整,从新剪辑复印,也发了几十份,还是跟不上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形势,况且还要到常人复印店制作,也停用了。

发放对像有远方亲友近邻同事,也有子女的朋友,有地(厅)级干部、常务副市长,公安厅干部,派出所所长,银行行长,也有不知其身份的人。在北海我孙女上小学时她有个好友常来家中,我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其父(××局局长)见后不悦,我就给他发了一封真相信。他猜想是我所写,找我家人核对笔迹还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又给他妻子(银行行长)发了一封真相信,并在她家门口贴了小标语,最近听说他向我家人表示,说我是个挺好的人,下次见面一定要请我吃饭。

我在信封上印上“福”字,给有缘人送去吉祥,在居民区、在公交车上发。零九年元宵节我把真相信贴满了一个单元各家各户。其中一户住着临近一位常务副市长(其兄弟是省公安厅××室主任)的父母,这个“大官”见信后魔性发作,找物业人员大吵大闹,轰动了整个居民小区,许多人围着听,抢着看,使到场的人都了解了真相,给我帮了一个大忙。在公交车上我刚换了一个座位,一个女青年立刻换到我放真相信的座位上取走了真相信。还有一次我刚放好真相信,一个男士上车直接取走真相信,仅仅坐了一站路就下车了。这些人都是专程为取真相信而来。

个人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