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州市眭渝湘遭受的两次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供电局职工眭渝湘,今年四十五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修炼法轮功的眭渝湘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近五年。她母亲因受中共邪党造假谎言欺骗宣传的毒害及承受不了女儿被非法关押、劳教的打击,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离世,劳教所也不准眭渝湘为母亲奔丧;其丈夫也于二零零五年九月眭渝湘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提出与其离婚。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了千万个象眭渝湘这样的家庭家破人亡的惨状。以下是眭渝湘被迫害的经历:

遭绑架、非法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永州市“六一零”组织公安局、电视台对全市仍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大抄家及摄像,眭渝湘的大法书籍也被抢走。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五日眭渝湘与一名同修到一家复印店复印李洪志师父的讲法经文,被监控复印店的冷水滩梅湾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一周,在其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后放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一日眭渝湘与几个同修到祁阳县发真相资料被人构陷,她与另两名同修遭冷水滩公安局绑架,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不同的看守所,恶警并对其进行了非法抄家。眭渝湘被非法关押在祁阳看守所,冷水滩政保大队长龙孟华等对其进行了几天的非法审讯。眭渝湘绝食,不配合警察的审讯,祁阳看守所恶警叫来五六名被押的男犯将其拖至墙边野蛮的从鼻孔插胶管灌食;还强迫其按手印,眭渝湘不配合,恶警抓住其右手大拇指用力向后一掰,强行按手印,当时眭渝湘的右手大拇指疼痛难忍,第二天右手掌就乌青肿起。后恶警又将其转至冷水滩拘留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永州冷水滩区有九名女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武汉被截回,也被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后又将她们九人转至看守所。眭渝湘在拘留所绝食八天后也被转至看守所。当时冷水滩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其中眭渝湘、赵春桩、罗小琼、郑社莲、秋泽芬被非法劳教;张冬云、盘汗娥、张来秀、唐红梅、唐冬梅、黄伙秀被非法关押在永州冷水滩区看守所半年以上;陆金枝被非法关押在东安看守所;方素华、老李因到北京上访被关押并勒索钱财。

第一次被劳教折磨二年半

二零零一年二月底眭渝湘被非法关进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白马垅劳教所又加期迫害半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在白马垅劳教所眭渝湘被关在戒毒第三大队五中队,这个中队共关押了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她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戴符号、不做早操、坚持炼功,眭渝湘被夹控她的两个吸毒人员强行摁倒在地跪着;每天早上都看到有因晚上炼功被铐在床上、铁门上的法轮功学员,她们有的双手被高高举起铐在上下两层的铁床上,有的脚不能落地,踮着脚;有的双手双脚被铐在床头上;在戒毒队的生产车间看到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楼上走廊铁栏杆上,每天都铐满了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铐在床架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架上

被非法关押在戒毒第三大队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每天早操点名法轮功学员就站一队,不参与点名答“到”、不做操。恶警气急败坏,几天后白马垅劳教所出动十几个男特警,手持电棍,对着站立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的肩膀轮流棒击,并大叫:“蹲下”。岳阳的法轮功学员胡月辉不蹲,在近两百人的操场上、在众目睽睽下,特警开启电棍对其点击,将胡月辉打倒在地,几个特警又将她拖出操场押到办公室,后关在山上的禁闭室,不准上厕所,屎尿都拉在身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两个眼圈都是青紫色,象大熊猫眼一样。随后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押到办公室。然后叫她们收拾自己的用品被带到专门关押法轮功的严管大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三月二十四日所有被关押在戒毒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七大队。白马垅劳教所出动所有的警察(包括各个科室、男特警、后勤食堂、医务室等)及戒毒队抽调出来的吸毒人员轮流值班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学法。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每天坚持炼功,特警就拿着电棍电击、棒打法轮功学员,许多人被拖出罚站不准睡觉,益阳的徐晴被罚站不准睡觉而晕倒在地。

一天,眭渝湘所在的房间的法轮功学员背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论语》,当时的专管法轮功大队的大队长尹彬领着几个警察冲进房间推打着学员,尹彬双手掐着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按倒在床上不准其背经文,这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被尹彬掐出了血印;然后尹彬又冲过来将眭渝湘按在在床上掐住她的脖子,使她都喘不过气来。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在小板凳上坐军姿、不准闭眼不准动,由那些吸毒人员夹控,稍有动作就会遭到一顿吼骂,每天要坐十几个小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恶警黄伟敏、袁佳把眭渝湘叫到办公室要她做生产,她不做,她们就一顿谩骂,说法轮功学员吃住劳教所的。眭渝湘就绝食,她们就把她捆在椅子上,强行灌食。一天又将她叫到一个房间,那里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强迫听诬陷大法的录音,她就念正法口诀,两个吸毒人员一个揪住她的头发捂着她的嘴、一个抓住她的双手往地上按。她用力挣扎并喊叫,头发被揪掉一把。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被包夹,被强制看污蔑大法录像。整天被关在一层阴暗潮湿的房子里,被子也是发着霉气的,很难晒一个太阳,又是一、二十人挤在一个房间。很多大法弟子被染上了疥疮,有的全身都是,其痒无比,晚上根本就不能睡觉,白天还不能眯眼睛,坐在小矮凳上受刑,还不准用手抓,各种大小脓包、水泡等形状的都有。天天是坐小板凳,臀部都坐出了两个黑茧,又痒又痛。有许多大法弟子持续一年多了,肉体都折磨的不象样了。一天眭渝湘的丈夫去看她,见她走路一拐一拐的,手上、脚上都是溃烂的脓包疮,她丈夫眼里噙着泪,陪着吃饭都吃不下。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江苏法轮功学员夏婷就是因为被注射了大量的“冬眠一号”(给吸毒人员使用的)这种药物走路都是扶着墙或别人扶着走的,说话出现口吃,没有了记忆,她原本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成了这个样。熊瑞莲绝食很多天,野蛮灌食把嘴、喉咙都灌破裂,一天晚上恶警方芳还用放盐、醋、辣椒的水灌,在大厅外被迫看电视的法轮功学员都听见熊瑞莲发出的痛苦惨叫声。

第二次被劳教折磨三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眭渝湘从劳教所出来后,恶警对其进行了电话监听、跟踪。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眭渝湘在家中被非法闯进的冷水滩公安局恶警冯德富、孙向方等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抢走。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十一天后即将眭渝湘非法关进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又被非法劳教两年,白马垅劳教所又加期迫害半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白马垅劳教所为了达到100%的转化率成立了所谓的“攻坚队”,加大对全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迫害,企图强制“转化”(即通过强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大法学员。全所七十多个警察参与。以副所长赵桂保、丁彩兰、办公室主任符军等带队分五个地方同时进行所谓的“攻坚”,采取连续几天几夜二十四小时罚站、不准睡觉、闭眼、不准上厕所、洗脸、漱口、被强制连续滚动看污蔑大法录像等等手段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眭渝湘被关在白马垅劳教所一大队的顶楼被攻坚迫害,楼上有六、七个房间,每个房间关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每个房间有四个吸毒人员轮流值班夹控。眭渝湘连续站了十一天十一夜不准睡觉闭眼,十一天没准洗脸、漱口、用水,更别说洗澡了,衣服裤子全是白色的汗盐印子。有一次三天三夜不准她上厕所。一次她趁夹控她的吸毒人员出门去,就跑到厕所去解手,刚蹲下,夹控她的吸毒人员就跑过来,对着眭渝湘的胸口就是重重的两拳打来,边打边骂,说:如果她因此被加教,就整死你。眭渝湘就告诉来巡房的副所长丁彩兰:夹控打人。丁彩兰不但不说夹控反而包庇纵容夹控说:谁看见了?伤在哪?因长时间罚站又不准睡觉上厕所,眭渝湘的腿脚肿大直到小腹,脚肿大的鞋也穿不进,只能光脚站在地上;还出现心跳过速,每分钟达120至130次;精神出现恍惚,产生幻觉。因不准洗脸、漱口、上厕所,眭渝湘就绝食,一大队恶警队长张燕平和朱蓉端来一盆放了很多盐的豆奶强行灌食;符军强迫眭渝湘连续不停的二十四小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眭渝湘不看,符军就强迫她脸挨着电视机看,而且音量放很大。白马垅劳教所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眭渝湘因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迫害,被迫违心的写了“三书”。十天后,眭渝湘写了声明“三书”作废。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眭渝湘第二次又被关在白马垅劳教所一大队的顶楼被攻坚迫害,跟前次一样又被迫害了十一天。

二零零五年三月眭渝湘向驻白马垅劳教所检察院反映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其实检察院的人与劳教所的恶警是同流合污的、极不负责任的,也不采取回避原则,让眭渝湘在白马垅劳教所的办公室当着五、六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反映情况。七大队恶警贺玉莲在场看见眭渝湘反映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就说她态度不好,把她关在杂房罚站。眭渝湘就绝食抵制。贺玉莲就叫来五、六个吸毒人员将眭渝湘按倒在地上,踩手的踩手踩脚的踩脚,摆在地上,用矿泉水的瓶子剪成漏斗形,插在她的嘴里灌。这边捏紧她的鼻子、那边往漏斗里灌稀饭,然后捂紧漏斗口,眭渝湘憋不过气,窒息过去。眭渝湘的脖子里、头发里、毛衣领子里全是稀饭,衣服里面都湿了,也没让换。然后又将她关到攻坚队迫害,当时天气还比较冷,致使眭渝湘到了攻坚队就开始呕吐。恶警彭金文就指使吸毒夹控强行给她灌药。

在攻坚队恶警贺玉莲强迫眭渝湘罚站24小时后,又强迫让眭渝湘长时间蹲着,不准变换姿势、不准动一下,否则就遭到吸毒夹控的一顿拳打脚踢,又被迫害了八、九天。隔壁关着的法轮功学员文惠英因绝食,每天都会听到她被野蛮灌食时发出痛苦惨叫声。

还有长沙望城的李青经常遭到恶警、吸毒夹控的毒打,每天晚上都给她穿束身衣被捆在床头;徐少安被“攻坚”时,在她的十个手指里插针,后被迫害致疯,看见苍蝇、虫子都抓来吃;兰玉碧六十多岁的人身上、脖子上被夹控用小板凳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恶警郑霞还恬不知耻、明知故问:你脖子上怎么是青的?兰玉碧说:是夹控打的。郑霞就装作不知道也不吱声了。

周爱华被连续罚站十七个日夜,在被迫害的不省人事的状态下,恶徒们抓起周爱华的手在纸上强行签字。恶警龙利云把周爱华关进了杂房里,副大队长贺玉莲强制周爱华蹲下,然后命令李颖、黄燕等好几个吸毒人员用小板凳砍,轮流打;

胡小弦二零零五年冬天每天被强迫坐在楼梯口达一个月,那个窗子打开非常冷,夹控烤着火脸上、屁股都生了冻疮,胡小弦从早上六点前学员没起床一直坐到晚上学员睡觉后才能进房间;一次被关在杂房被吸毒夹控毒打,身上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

二零零六年三月眭渝湘第四次被关到攻坚队迫害,劳教所恶警誓有不将其转化不罢休的目的,疯狂的加强对其的迫害。又是十几天的迫害,眭渝湘因多次被攻坚迫害承受不住,在高压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三书。后被转至七二队,强迫奴役生产。出狱后声明三书作废。

在被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眭渝湘受尽了各种折磨迫害,也见证了白马垅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对其他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以上只是眭渝湘记忆起的一些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这只是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冰山一角,其实是罄竹难书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