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信到信 由信到坚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我今年七十岁,于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七日喜得大法。今天,在法轮大法开传十九周年之时,迎来师尊六十华诞,总不免心潮澎湃,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好像有一肚子的话想向师父倾诉。为此我借明慧的一角,写下了此篇拙文,表达我对师尊的无限感恩和最崇高的敬意,向师尊汇报自己的修炼中的点滴進步,同时与同修们交流,相互促進,让我们在正法路上共同勇猛精進!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由不信到信

在三十多岁时,我就得了高血压、子宫肌瘤,老病没好,五十来岁又添了眩暈症、风湿性关节炎、骨质增生,发展到后来吃不得饭,睡不得觉,两条腿和两只脚都撑不起自己的身子。吃了几十年的药也看不到希望。一九九四年起索性卧床不起了,那日子就是人们常说的叫“生不如死”。

一九九四年,就有人向我介绍法轮功,由于受无神论的洗脑,我对气功啦、修炼啦一概拒绝,根本不相信,认为那不过都是骗钱的罢了。

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个瘫瘓病人(高血压中风)。一九九六年,她去一个法轮大法学员家看了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去的时候是家人用担架把她抬到学员住的三楼上的,看完再抬回家。看到第七讲时,她就自己走回家去了。

这个朋友来到我家,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叫我的家人也送我去看录像。碍于情面,老伴喊了车陪同我去看录像。我一進那个场,就开始睡觉,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连续三天都是如此。到了第四天,我就不想去了,说:“这个师父要是讲得好,我怎么会睡觉呢?”老伴说:“你原来睡不得,现在能睡了,也是好事。”老伴又和我坐车去了。我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连功法的名字都不知道。就问辅导员是否有书看?辅导员给我请了四十多元的书和一张师父的法像。

我对这个功又产生了怀疑:说什么不要钱,也许是变相的搞钱吧?辅导员对我说:“你根基好,一進来师父就给你清理身体。”我说:“你也说得太玄了,这个师父又不认识我,又没见过面,医生看病还得拿脉呢,看个录像病就好了,你得了多少钱?”后来我想:“反正钱也出了,书也拿了,那我就先看书吧。”

看第一讲,师父说:“我这里不是讲的玄天玄地的,我们在座的许多老学员知道这一点。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转法轮》)我又觉得师父说的玄,这是不可能的事。现在想起来我的悟性真低,我能得这个法得的还真不容易。

虽然如此,我倒是天天坚持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回家还看书。看着看着,就打喷嚏流眼泪,就象自来水龙头、打开了一样的流。看到第七讲时,全身发冷,都冷到骨头缝里去了,冷得心都象结了冰一样。老伴着急喊来了医生,给我看病拿药。我心里想:这药不能吃,反正伤风感冒也死不了人。如果吃了药,就分不清我的病是吃药吃好的,还是李老师给拿掉的。等老伴倒水让我吃药时,我就把药丢掉了。等看完最后两讲,我全身所有的病真的都不翼而飞了,让我亲身体验了“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转法轮》)的感觉,这时我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才知道师父讲的句句都是真的,才由不信到信,开始走入修炼。那时还只是从感性上认识法。

由信到坚信

师父说:“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他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鼓掌)所以我觉的把法介绍给别人那本身就是洪法,就是好事。”(《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于是,我请来师父的讲法录像,在家设立炼功点,不管天晴、下雨、下雪,坚持放录像;我到处洪法,讲自己的亲身体会,把大法去病健身的奇效讲给我认识的每一个人,希望他们都能和我一样无病一身轻;同时也把师父要我们做好人的道理讲给他们听,希望他们都能得法修炼。

养路队有一个三十多的贺姓年轻人,已经瘫痪十个月,睡在床上用几床被子裹着,热水袋捂着。我向他洪法他接受了,我陪着他读《转法轮》。读到第五讲时,我突然对他说:“你站起来。”他说:“好。”我喊来了两个同修,一边站一个,我站在他的对面,他站了两次都没站起来,第三次站起来了,身子发抖、摇摇晃晃、大汗淋漓。我又说:“我往后退,你跟着我往前走。”他拄着拐杖走了三圈。我又叫他把拐杖给我,我把拐杖丢一边。他又自己走了三圈。这就是《转法轮》的威力,大法的威力,一个人只是诚心读大法书,师父就给他去病了。我让他妻子帮他用热水擦擦身子,换衣服休息。第二天早上,他自己就到炼功点去炼功了。不久他完全康复,骑着自行车到处跑,又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林业队有一个罗婆婆快要死了,躺在床上只出气,不進气了。我坐在她床边喊她,她也没有任何反映。她儿子告诉我,他母亲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学,只怕她身上有附体。我对着她的耳朵大声说:“梅姐,你要放明白点,不要那些东西。我是学法轮功的。我告诉你,我的师父讲了‘一正压百邪’。”大约半小时后,她睁开了眼睛。我说:“我告诉你,记住李洪志师父,专一学法轮功,想清楚,主意自己拿。”又过了半小时,她坐起来,很清醒的告诉我:她要学法轮功,要住到我家去学。我说:“你学了别的东西,要把别的东西清理掉,要先清场。”她问:“怎么清?”“我来处理。”我让她的儿子带我到她二楼的佛堂,把她供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了。清理出三编织袋的东西,把它们烧了。烧的时候,有的人还听到里面发出怪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之后,她儿子把她送到我家住了十一天。她返回家时脸色红润,象换了个人似的。她儿子非常感谢我,我说:“感谢师父,我俩都是师父救的。”她从此得法,一直坚持到现在,三件事都在做。

由于这些奇迹(还有九十度的驼背伸直了腰等)的出现,本地学功人数越来越多,发展到二十几个炼功点,炼功人数增到四千人。

当我目睹了身边出现的人间奇迹,当我一遍遍用心阅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经文,我知道,我有幸遇到师父并進入大法的修炼,那是可遇不可求的莫大缘份啊,我更加坚定,更加珍惜,我知道我一定会跟着师父走到底!

七年炼狱志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私欲、妒嫉,利用职权残酷迫害法轮功,诬陷大法师父和学员。当天市、区、镇的“六一零”、公安国保、派出所几十人来到我家。我正双盘坐在地上听师父讲法,他们進来就要抄家、抓人。我说:“今天看你们谁敢动。我病得起不了床时,你们怎么不来?我的师父把我的病治好,你们倒来了。只有畜生才不认救命恩人。”接着给他们讲了自己怎样由不信到信的得法过程,讲了大法的美好,我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个多小时,当时由于蛮激动的,讲的不是很祥和、慈悲。后来他们陆陆续续的都走了。

一夜之间,大法被污蔑,师父遭诽谤,我不能袖手旁观,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我想我是一个老干部,工作了二十多年,我应该去告诉北京的干部:法轮功是好的,我的师父是清白的。我去北京,是说句真心话。抱着这样一颗赤诚的心,我于十月十七日一人上北京。

在天安门广场遇到了本地同修,在北京住下,商议二十五日去天安门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师父清白”的横幅。由于有怕心的学员被警察欺骗,把警察带到住所,使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我也被绑架。后由驻京办警察、“六一零”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因我不写保证,不放弃大法修炼,他们一直不肯放。我通过绝食反迫害,出现生命危险时才回家了。

还有一次,恶警把几十名大法学员关在妇教所。在这期间,我们这些学员把八间监号里的被子拆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地上没有一片纸屑,院内没有一根杂草,擦得窗明几亮。警察都忍不住称赞:“只有大法弟子才有这么好,其它监号象被抢劫过一样。”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当地国安从自己的家中三楼倒拖到一楼,强行抬上车,劫持到看守所,遭到搜身的侮辱。他们还要抢我随身携带的大法书,我紧紧抱住不放,并跟干警们讲真相。两个恶警拿了几块竹板,不断的抽打我的全身,他们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犯人们看到都吓得直哭,怕我被打死。打完后,恶警又叫犯人将我的手反铐起来。铐子卡進肉里面去了,连手上的筋都暴出来,手流着血,肿得合握不垅。

我绝食反迫害,并给他们讲真相,才解了铐。所长流着眼泪说:“对不起,你这么大年纪,听说还是个干部,我还打你,请你原谅我。因为我是从农村来的,至今还只是个副所长。”我说:“不知者不为罪,你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你认为抓来的都是坏人。今天我讲给你了,今后再迫害大法弟子就有罪了,善恶都有报。”

他劝我吃饭,我说:“你把我的书烧掉了,我没有书看,我不吃饭。”他说:“那怎么办?”“给我家人打电话,让他们送书来。”他就打了电话,当天家人没来,我以为他骗我,他又当着我的面给我家人打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家人来接见,我拿到了大法书。但监号换了人,他们要我把书交出来。我想的是用生命保护大法书。他俩上来搜,我把被子往地上一放说:“有我在就有书在。”他们最终只得放弃。正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那时,看守所粪便沟的总口处被堵塞了,上面盖了一块预制板,几个犯人都抬不起来。每个监号要人用手去掏粪便,又脏又臭,影响了整个看守所的环境卫生。我想:“我是大法弟子,用我的言行证实大法,我来拿开那块预制板。”我对所长说:“我来拿,我师父允许,我就拿得起来。”所长不同意,看我是个年过花甲的婆婆,怕出安全事故不好交待。我说:“你让我试试,我不强为。”结果,我轻轻的往上一拉,就象搬块砖头一样的掀了起来。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做的,是让我以此证实法。

这事当时就震慑了很多人,号子里一片欢呼:“是法轮功婆婆拿起来的!法轮大法好!”当场就有干警说:江泽民这个东西真的不是个东西,整这些老年人,真是个无用的东西。许多人从此改变了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我不仅可以学法炼功,还当了“号长”。我不许打犯人,用“真、善、忍”三个字去归正她们。犯人都改变了。我利用放风的机会到每个监号的小窗口去讲真相,告诉他(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让你们受益无穷。每天只要我一过去,他(她)们就会挤在小窗口喊:“法轮功婆婆来了,法轮大法好!”有一个吸毒犯因此学炼了法轮功,后来她被关押在女子监狱时,因传递经文,被恶警发现,遭毒打、关小号,她都没有放弃。当我被带走时,十几个监号同时喊“法轮大法好!”我被感动得热血盈眶。我知道是师父慈悲,让这么人得救了。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当地国保及法院把我从看守所劫持到某地一间黑屋里秘密开庭。我说:“这是开什么庭,你们偷偷摸摸,既不通知我家人,也没有一个旁听,你们不要把我谋杀了。你们知道吗: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你们是在迫害修炼人。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出卖他的犹大到现在都在受难中,无休止的偿还。你们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这样做,神佛看得清楚,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被秘密枉判七年,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但无论环境怎么险恶,无论邪恶怎么邪恶,都无法改变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凭着这种坚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

珍惜最后的时间慈悲救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我出了魔窟。我知道,在魔窟里被迫害了七年,让我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救度众生的时间,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知道: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在六道轮回中这是最后一次了结,无论是谁,只有知道大法好、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才能永远解脱。所以对所有的生命都要慈悲,不能误了他得救的机缘。从此,我冲破一切阻力,投入到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来了。

我先是从熟人、亲朋、好友讲起,利用宴请、聚会的机会讲,利用走亲访友讲。现在不管什么场所:车上、路上、市场上都能主动的找人讲。讲“天安门自焚”、讲“优昙婆罗花”、讲“藏字石”、劝“三退”,我没有怕心,心里想:“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世人只有被救度的份”。

有一次,路上碰到某某局的局长,我给他讲真相,他发脾气要举报我。我说:“你举报我干什么,我是为你好,你不听就算了。”我想有机会碰到他再讲,过了几天又碰到他,我又跟他讲,他又发火。讲了四次他都不听。有一天,我去弹被子又遇到了他。我先到,弹了十二床,他后来,弹二床。他说:“今天我弹不成了,你要弹这么多。”我说:“您先弹。”“你怎么这么好?”“我是学法轮功的,我的师父告诉我们要先想别人,你有事,你先弹。”他很高兴,我接着跟他讲:“我碰到您是缘份,您是一个有福气的人,也是一个该得救的人,不要固执。”他说:“好,你给我讲了几次了,难得你一片真心。”他高兴的“三退”了。

我还碰到一位老人,患有肺气肿,非常难受。我给他讲了真相,帮他做了“三退”,给了他一张护身符,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天后他又看到了我,跑到我跟前拦住我说:“您告诉我的九个字真灵啦,我的病好了,一点都不难受了。”这时我发现他身边有一个小女孩捂着肚子哭,越哭声音越大。我忙问老人怎么回事,老人说这小女孩是他孙女,早上来上学就喊肚子痛,现在痛得更厉害。”“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对小女孩说。小女孩念了不一会儿不哭了,说肚子不痛了。老人好感激,又要了两个护身符,不停的说“谢谢!”我告诉他说:“你谢谢我师父,是大法师父救了你。”他又不停的说:“谢谢大法师父!”

今年的某一天,我给一位中年男子讲了真相,做了“三退”,给了他护身符,并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他掉到鱼塘里,水很深,周围又没人,他又不会游泳,眼看就会淹死。他突然想起了有个法轮功婆婆说,在危难时刻念九个字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可是他想不起九个字来了,在紧急关头他心里想:“求法轮功师父,你一定要救我!”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了。他非常感激,找到当地的大法学员,给学员讲了这件事,并替家人要了两个护身符,一路念着九个字,高高兴兴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到那个看守所时,身上带了四本大法书。当晚是一位陈姓所长和三个狱警值班,他们要搜身,我不让搜说:“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只有这大法书不能拿,这是我的命。”狱警不肯,我就讲真相,僵持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这位陈所长说:“算了,让她去学,让她去炼。”

我从监狱回家后,就想利用感谢他的机会,去救度他。我带了真相资料找到他家,给他老婆、小孩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心里发愿:“师父,这个人能救,就让他回来。”我在他家等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他回来了。他说:“我还看过几遍大法的书。”(指《转法轮》)我说:“你对大法的态度一直都很正面,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了一个好的未来。”“把党退掉。”并给他资料和护身符,嘱咐他认真看。他双手接过说:“谢谢!”

我地区的迫害还很严重,我知道是我们的真相没讲到位。我想去给本地的“六一零”的主要头目面对面讲真相。师父讲了:“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而且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六一零”主任,只是个职位,同样也是可救度的对象。师父还说:“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精進要旨二》《建议》)我请师父加持我能找到他(因我已住到另一个城市去了)。

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他的电话号码,一拨通电话正是他接的。他约我第二天去见面。当天的每个整点,我都针对他的空间场发正念,并准备好了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第二天,我堂堂正正的到他办公室去见他。同修怕我有危险,建议我到他家去见他。我想:大法弟子说话算数,有师在有法在,不怕。请同修们帮助发正念清他的场。他提出很多疑问,我都一一解答:“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是为了救人;为什么要劝三退,也是为了救人,中共在另外空间真的是条赤龙,不管你信不信,你发了毒誓,你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给了他,你千万不要当它的替罪羊。”给他讲了“亡共石”,讲中共的来历,背了师父的两篇经文:《大法之福》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告诉他珍惜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的机缘,珍惜选择美好未来的机缘: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也是善待自己生命的永远。把真相资料送给他,并劝他认真看。他双手接住说:“谢谢!”并要我与他保持联系,还留我吃饭。不久,被扣发工资的同修的工资就陆续的发了。他还做了“三退”了呢。

在这些世人得救的那一刻,我觉的好幸福,真象师父所讲的:“人类形势也在变化,对大法的认识,也象开了窍似的开始渐渐的发生着,就象冰在溶解一样在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讲:“心里装着法,讲真相才能够使人得救,讲出的话才有震撼力。”(《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通过讲真相我体悟到:要用慈悲纯净的心去讲才能把人救了,因为只要用慈悲纯净的心去讲,你的空间场就最干净,邪恶的因素就插不進来,师父就会加持你,大法就会给你智慧,护法神都会来帮你,救人的效果就好。讲真相的过程是去除观念,放下自我,跳出“私”,扩大心胸,修出包容,修出慈悲,是升华自己提升境界的过程。同时大法弟子要修为,因为你的行为,就是大法个体的展现。从走入修炼以来,我在这些方面对自己要求很严,很多世人也是通过我的行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而得救的。

大法弟子来到世间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只有珍惜在世间的这段极其珍贵的时间,多救众生,才不枉来世间走这一遭。我为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的一员,成为法轮大法弟子,觉得好幸福、好欣慰。虽说是在修炼路上走得跟头把式的,但我不觉得苦,只觉得自己悟性差,让师尊操心了。今后弟子一定会更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精進,精進,再精進!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