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我在一九九七年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就激动的跑到本家大妈那儿滔滔不绝的告诉她说,这本书怎么怎么好,我的内心深处似乎感觉到我得到了早已期待的。就这样,我开始每天学法,洪法,参加集体炼功。三九腊月天,我们三点五十分准时到公园里炼功。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我经常被当地公安骚扰,那时心里只有一念:修大法没有错!

大法被迫害后不久的一天,同院同修到我家说想去北京证实大法,因我也有此念头,于是第二天我们就分别给家人留下纸条,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就一起上路了。到了北京,还没到广场,远远看到一车一车满载着背着枪的武警的警车朝天安门广场驶去。路边有好多群众,这时有两个妇女问我们为啥不在家里呆着要来北京,我们没搭理她们。一会儿有几个警察向我们走过来,我们才明白原来那两个妇女是便衣。就这样我们被绑架了,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那时劳教所里已关押了好多同修。我们在一起切磋交流,对大法更加坚定。其实当时法理不清,认为这是个好的修炼场所,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一天晚上,包夹让同修每人读一段诽谤大法的文章。一同修犹豫了一下没有读,包夹就对同修拳打脚踢。当时我和另一同修小声说,如果轮到我们,我们也不读,而且也不许她打人,不然我们就去告她。结果还没轮到我们就收场了。现在想想这也是正念的作用吧。但那时由于人心没能阻止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也是遗憾。同室有一老年同修,身上长满了疥疮,没有人敢给她擦背,别人都怕传染上。我就给她擦背。有时也想,给我传染上怎么办。第二天真的是手指间发痒长了疙瘩。但当时我想,我不怕,没事,又继续给老同修擦背。后来我什么事也没有。当时也不明白那就是正念。

由于平时没有认真领悟好师尊的法,不懂得用正念证实法,最后终于因各种人心执着没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回家后的几年中虽然也在做证实法的事,但一直没有认清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的实质,更没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所以经常受到邪恶的干扰,甚至被绑架迫害。有段时间,一听到敲门声,心就突突突的跳,胆子好象被人抢去了,有时无奈的想:师父呀,我什么时候能堂堂正正的做个大法弟子呀。心里那个苦呀,无人能体会到。

师尊看我修炼路上怕心太重,于是让我结识了一同修。那是在我们地区一次小型交流会上,说有一外地同修要过来和大家交流。因为一九九九年以前就听说这位同修悟性好,法理清晰,真相也讲的好,一次被非法绑架后戴着手铐从看守所走脱,现已流离失所。这次交流会本来选定在另一同修家,但因当天早晨该同修家有事,协调同修和我商量,在我家开法会行不行?我什么也没想就同意了。其实我内心早已渴望有同修帮自己从法上提高上来。就这样我们十几个同修终于聚到一起。从那以后,我们地区开始有了学法小组,也开始能面对面讲真相了。而在这之前,我地不断有同修被迫害,致使我地整个正法進程处于瘫痪状态。

再说这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在我当时看来她胆子也太大了:经常是《明慧周刊》不用纸包就那么放進一个开口的兜里就出去了,我心里嘀咕,要让外人看见咋办呀。有次在一起学法,我从柜子里找书,同修说,你没必要在家里藏大法书,这是自己家,大法书就应该放在最正的位置,邪恶根本不敢靠近。同修的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就这样我家每天来往的同修也多了。但我还是经常在她们出门时嘱咐她们不要说话,轻点儿。有一次协调同修一進门就大声说她把一个箱子放在我们楼下的小房子门口了。我当时就沉不住气了,大声指责协调同修做事不理智。同修却说,一个箱子怕啥,我也不知你怕啥,你总是那么小心谨慎的。就这样我们争得面红耳赤的。协调同修走了,我坐在床上,明知自己修炼状态已经不符合法了,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待慢慢的冷静下来想想,在这段时间里,有那么多同修来我家,他们做事观念都少,而我的心总是怕这怕那的。这不是师父安排让我和她们在一起提高认识,去那个怕心的吗?协调同修那么多事需要做,我不去帮助她,反而还去指责她,不让她这样,不让她那样,还给她脸色看,让她为难。我认识到自己的心之后,慢慢的也就平静了,并主动向她道歉;同修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去年我地一老年同修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押。我与B同修商量应该去看守所附近发正念,同修负责通知那边的几个同修,次日一早七点半钟准时一起前去。那天我们四个人,B同修让另一个同修骑车带着去,我叫了辆出租车和C同修同行。一路上C同修脸色阴沉,埋怨B同修没早跟她说,现在才知道是去发正念,所以心里堵的慌。原来B同修头天晚上去过她家,她不在,只好次晨通知她到集合地点。我只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心想今天我们是去发正念救同修,决不容邪恶从中干扰,就一直默默的发正念。到了看守所附近,我们分别找到合适的地点坐下来开始发正念。大约11点时,C同修来到我这块儿说要回去。我说,既然来了,就多发一会儿吧,不要急着回去,我们今天只管发正念。说完,又继续发正念。当我和B同修发完12点的正念,才发现C同修早已离去;另一个同修家里有念书的小孩也提前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B同修说,C同修不高兴是因为她没说清楚,回去后应该向C同修善意的解释一下,她需要帮助。我说这个没必要,她也太要理了,不分场合,不用向她解释。当时心里对C已经很反感了。就这样由于我的心导致C同修一直过不了这心性关。直到有一天C同修当着好多同修的面数落了我一遍,我才慢慢的反省自己到底有哪些执著需要去。在那种剜心透骨中只觉得当时C同修不可理喻。同修们也都安慰我,说了C同修的不对,这更符合了我的心。但冷静下来时师父说的“遇到矛盾向内找”(《加拿大法会讲法》)这句话时时响在耳边。这时才有所清醒,这不是旧势力妄图间隔我和同修吗?我们是从遥远的宇宙大穹而来,负有救度众生的使命,看到同修执著心我们应互相帮助包容,同修也不愿意自己那样,同修都是我的好同修,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我们的执著干扰我们。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如看不上同修的心,不能宽容、包容同修,没有设身处地的去帮助同修,执着自我等等。当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时,见到同修就再也没有反感的心里了。同修也对自己对我的言语激烈而难过。

那次我们地区整体配合,各小组接力发正念,解体了邪恶对被关押同修的迫害。一个月以后,同修安全回家。这其中我们看到,虽然也有干扰,但只要我们能时时向内找,形成一个不破的整体,就能解体邪恶的干扰迫害。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地组建了多个学法小组,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在整个过程中,有去掉执着的难受,也有同修间摩擦后去掉执着的甘甜。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间的摩擦中,我们看到了自己的执着,修掉了很多不好的心,使我们在修炼路上走的更加成熟,更加稳健。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