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心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九八年的一天晚上我到广场看老年人跳集体舞,结果看到三三俩俩的人往老年活动室去,我好奇的问去干什么,他们说炼法轮功,我就跟着進去,一看足有一百多人,每个人一進来就双盘腿坐在自己带的垫子上,有一个人问我炼不炼?我说你们腿盘那么好我能行吗?她告诉我慢慢炼都能盘上,这么一说我就有了信心,我坐在最后一排也学着样子炼起来。第一次打坐我就坚持了二十分钟,从此我走進大法修炼中来。

修炼之前我也有很多疾病,神经衰弱、咽炎、鼻炎、胃炎、脑动脉硬化、经常头痛恶心,腰酸腿痛,打不起精神;修炼后这些症状不药而愈,从我自己证实了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不仅如此,我感觉我的身体状态明显要年轻于生理年龄,比如发真相资料我可以连续上十多个六楼不用休息,而且感觉身体轻松,脚步轻盈;零三年后我孙子出生,我一边带孙子一边修炼,那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起来三四次照顾孩子,还要零点发正念三点多起来炼功,即便这样我白天不睡觉也不感到疲劳。这一切的超常来自于坚持学法修炼:在孩子刚出生的头一个月我学了三遍转法轮,因为照顾孩子琐碎事情非常多,我只有尽量挤时间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尽量符合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在这样的条件下改变常人那种对于疲劳、安逸的观念,跳出常人的认识,身体真正的走向超常!

我这个人没修炼前在数十年的人生历程中曾经形成了很自我很自信的一个特性,所以习惯于肯定自己维护自己否定别人,即便是修炼后也很少真正向内找自己的问题。

在我的修炼环境中我和丈夫的矛盾一直是我修炼提高的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始终没有严肃的思考过。从生活中来说,我们成家后我发现我们的思维方式有很大分歧,他的很多做事方法我都不赞成,久而久之形成了观念,他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能去理解赞同,所以就经常发生矛盾。

二零零零年他买断回家,家务事和我掺活到一起,我们的矛盾越来越多而且互不相让,有些小事上对我态度很不好,我经常气得流泪,心想:你也是修炼人,天天也学法就是在装样子。常人不修炼不懂法理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动不动就摔脸子呢?根本就不象个修炼人!我遇到矛盾总是向外推,用法衡量别人,总是不想自己有没有该去的执着。因为我不悟没有得到提高所以矛盾持续不懈决;我越不愿被别人说他越是没好腔调的挑毛病,总是埋怨我。我的心里很苦闷。糟糕的状态持续到二零零五年,一次交流会对我触动很大。

那次交流会首先学法,我念完法刚要讲话,一个同修就说:你刚才念法的时候插你自己的话这样不妥,同修听了,是你的话还是师父的话,你应该挖挖思想根源。我说我没有意识到,我丈夫马上接话说我一贯不接受别人的批评,不承认错误,总是说别人错,把他弄得都不想活了。他说了很多我的问题,其他同修也指出我很多问题,本来我还想辩解,后来就觉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从没有过的滋味,心被刺痛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很震惊也很羞愧,没有想到自己的问题会是这样的明显而自己还浑然不觉,太危险了!回家后我思考了很久,感谢师父利用交流会点醒我自己那严重膨胀执着自我的心,同修善意的批评是为我负责,我应该清醒的真修自己了!

二零零六年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发表了,自己反复学习感受很深,对照法向内找,发现师父说的问题就是自己存在的问题。一天自己在家擦地板忽然思想中产生一个认识:这些年修炼中承受的各种苦难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吗?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呢?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无论是心性摩擦也好还是邪恶迫害也好,都是自己心促成的。你没有那个执着心就没有那个难,所以修炼就是修自己的心去执着。

零七年四月份一次准备集体去省女子监狱近距离正念除恶,结果我在约好的时间晚几分钟到同修家,同修没有等我就走了,我人心上来又急又怨,结果自己在路上好象被人推一样重重的撞到水泥坛上。我事后仔细的向内找,问自己:摔得这么重没有师父保护结果会怎么样?这件事的发生与同修什么关系?没有关系,完全是自己修得太差,心浮气躁,别人动作慢也着急,埋怨挂在嘴上,凡事不合自己意就又急又气;这些执着心都没有去所以叫魔钻了空子。教训是深刻的,找到问题所在后我和同修诚恳的交流,没有埋怨与指责,结果同修也放下了内疚的包袱。

后来第二天摔坏的地方就不痛了,这样一个神奇的结果让我切身体会到修炼人真正向内找结果就会改变的这样一层法理内涵。

正法修炼中我体会到: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真正的整体配合好,交流中心要正,放下自我,不要在意自己的想法是否被认可,只要自己说话做事在法上这是最重要的。做事的基点为别人着想就能圆容好整体。现在同修间层次差异很大,不论表现怎么样都不要形成成见和间隔,用平和的心态对待同修,不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不要背后议论别人,大法弟子无论修的高低都是在主动同化法,这是最值得珍惜的!师父都在珍惜每一个弟子我们同修之间为什么不能互相珍惜呢!

前几年,我在对待同修时人心多,老用自己的标准评价同修。一个同修我认为他做事不理智就想这样的人少接触为好,还告诉其他人这样做,当时以为这是对整体负责,其实我的执着已经被邪恶钻空子了。这位同修利用时间在网上做事被国安跟踪迫害,我们整体调整心态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加持同修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最终解体了邪恶对该同修的迫害。

通过这次事情我更加清醒认识到修炼中不能用人心对待每一件事情,发现同修有问题应该慈悲善意的提醒帮助而不是排斥,不造成间隔,互相有问题及时指出真诚相待,同时向内找,珍惜这个得之不易的修炼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