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谋生中闯出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我和儿子九八年春天得法,妻子九九年春天得法,一家修炼大法后,受益良多,我在修炼前被多种疾病折磨的骨瘦如柴;妻子也有严重头痛、腰痛、妇科病等;修炼后我们一家人无病一身轻,生活也从过去的暗淡和无奈转变为充满活力。我们三口之家全家修炼,共同精進,在证实法的路上做了一点该做的事。我主要把我们全家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证实法的故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打压,迷中的世人因不明真相而受蒙蔽,一时间真是乌云压顶,修炼的环境也遭到破坏。但我们全家三个同修按师父的要求坚持用多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挽救世人。二零零三年我们被几位同修在头脑不清醒时说出来,我遭到市国安绑架,邪恶把我当作主要重点人物,阴毒的放我回家想诱骗绑架我儿子,我们全家被迫离开了当地。

三口之家分文无有,不知能去何方!开始在有同修的地方住着,可是没有事做,怎么生活呢?后来我们到一个生活水平相当低的镇上,做起了卖橘子的小生意;儿子学会了做饭,五元的肉吃两天,又当菜又当油。

那时收入一般一天十多元,最多二十元出头,我们心满意足!做生意开始心性守不住,修炼人做生意,是不会缺斤少两的,但当地人即使你把秤给足了,他付钱后还要拿走一个橘子。我因生活极度拮据,心想我吃饭都为难,你再多拿我就卖不起了,我就找他们追要回来,发生了很多争执。这个镇上有付完钱还要拿点的习惯,不拿的很少,真正体会到“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晚上我们全家在一起学法交流,想到我们的使命是来救度众生的,不是来争利的,救人要紧,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心性提高上来后世人再多拿我也就不动心了,并不放过一切机会用第三者的身份讲真相。

以后由同修介绍儿子同修到一个市区跟车送货,看着从没干过体力活的儿子同修,没有时间规律的日夜劳累(二十四小时随时有事),整天累的汗流浃背,对我们的修炼和救人有些影响,就从新换了地方。和我们同租一处的几家房客看到我们善行,对我们产生了好感,走的时候很舍不得,我们就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向他们一一讲了真相并送给真相资料,那时还没开始劝三退。

最后来到与家邻近的一个县市,找到一家朝西的二楼顶上,夏天热起来象蒸笼,冬天冷起来象冰窟,作为修炼人只要有修炼的环境也就住定下来了!我们就开始找事做,在房东的帮助下我和妻子同修下乡补鞋换铝锅底,可这件工作维持不了生活。后来又找到一个送牛奶的工作,是顶一个老员工的缺,那个老员工在外面跑了一圈找不到比送牛奶待遇更好的工作就又回来了,老员工当然比生手更招老板喜欢,所以我又失业了,刚刚摸到一点头绪的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我是木匠出身,此后又找到一家木工厂在那里工作。在操作圆盘锯时锯下来的木块正打在我的胸部,当时只感到难以忍受的剧烈的疼痛,但立即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没事,正念一出就不那么疼了,继续干活,同事看到我在继续工作也就不以为然。讲真相是我们真修大法弟子随时应该做的,此厂的卫生间的卫生从来没有人做好,我就利用休息时间把它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气味了。这一下好的印象就传开了,我就告诉同事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通过讲真相,同事一碰到我就亲热的叫我“法轮功”。因为离住处很远,来去两头不见天,对学法炼功有影响,就又找了新的工作。走的时候老板用每天二十元的计时工挽留我这个不到五十岁的王爹(化名,厂里只有我的年龄最大,在当地是对人的尊称)。

最后找到了一个下乡卖早餐和卖菜的生意,夏天每天二点多起床。这个生意每个人都管一块地方,唯有最近的一条线路没有人能跑下去,那么这条线路就是给我们修炼人留着的,也只有我们修炼人才能把这条线路做开。说是这么说,做起来每天都能碰到心性的考验。这条线上有占便宜的,有说难听话的,你跟他解释他还说你话多。有个人欠了近十元的菜钱,好长时间也不给钱也不打招呼。有一天我顺便找那人还钱,不知他说些什么,我也没有强要就走了。那人又喊我回去不由分说连骂带打(他的哥哥和他的女儿当时就指责他),我表面上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心里确实含泪而忍,没有师父的法做指导确实很难过的去,我也是近五十岁的人,在常人中也是受人尊重的人,哪里受过这种气?当我用法来衡量向内找,想一想也许哪世欠人家的,这下还了正好无债一身轻呢,这样一想也就豁然开朗了。

长期处在经济困难的我确实有点对利益的执着,但我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断的修去这个执著。每天在这个线上跑一圈和这些当地人有了感情,时间一长就都以兄弟相称了。有的人认为我是下岗工人,也有人说我是某局的领导下岗,甚至那个打过我的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和我很友好的做起了生意。由于不放过一切机会讲真相,渐渐的一方世人也就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了,一到那里世人就主动的就和我打招呼:“您早啊!”连这条线上的书记,村长老远就和我笑脸相迎。因早上时间紧张劝退的很少,但给当地同修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在不卖菜的时间农历十一月到二月间,我就修拉链,补胶盆、胶桶,这事就更被人看不起了,有戏弄的、有欺负的、价格补不起还强要你补的,什么事情都碰到过。因为有前一次的教训,我时刻记住师父的教诲:“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转法轮》)我用善行来启发人们的善念,用真相来解开人们的心结,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方圆几十里每一条路、每一个巷子都留下了我救人的足迹。

我们一家三口形成一个学法小组,晚上一起学法,早晨一起参加晨炼。保持了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流离在外的第二年,我们是与本县一个边远镇的同修接触,这个镇上的同修长期大量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这时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当时这个镇上还没有资料点,但资料需要量较大,一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做资料,恰好我们全家有做资料的愿望,就承担起了这个重任,一朵小花就在异地开放了。儿子负责上网下载排版;妻子负责打印资料、刻光碟;我负责進耗材送资料,我们整体配合,需要量大时就三个同修一起做,五年多来没有间断,保证了镇上真相资料的供应。

在此时,儿子也找了几份薪水较高的工作,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干好本职工作,受到几个单位的领导和员工的好评,当过领班,当过主管,还交了一些很有善念的朋友。后来谈了女朋友,对大法很支持,还帮助做大法的事。

流离在外证实法的日子里,也过了很多心性上的关,在魔炼修去了很多人心,从中有酸甜苦辣也是一语难尽。但我们凭着法轮大法的指引,都坚定的一路走过来了,真是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们因为做资料就没和当地同修接触,一家三个同修之间也出现过不少矛盾。各自由于层次不同,对法的认识不同,精進的状态不同,后来加上媳妇在一起生活,原来投靠的亲戚也都去了外地,各种各样的矛盾,各种心性的关,真是感到寂寞、孤独、无助,有时就感觉好象居住在无人的荒山、野岛上,只有每个星期送资料来到二十多里地以外的同修家与同修交流一下。但每每在最艰难的时刻,都是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帮助我们提高心性,领悟师尊的法理,有过不去的事情就想到还有那么多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他们的每一分每一秒是怎样度过来的啊!鼓励自己要坚强、要坚定,要不愧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法進程已到了尾声;在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下,邪恶已经少之又少了,我们当地的环境也大为改善。二零零九年,我们一家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回到老家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