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

在寻寻觅觅中得到真法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我被人带动着,先后走入六个法门。一个偶然的机会,客户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从我一得到《转法轮》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十日。

一口气看完《转法轮》我才明白了,前几天莫名其妙的在脑子里出现的两个字:法轮,法轮,就在这里。

那是在十月一日放长假时,几个同事相约去普陀山進香,回来后,脑子里就经常出现这个词,当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问同事什么是法轮?我们在普陀山见过吗?他们说没有。可我在那里就似乎听到过。后来才明白:是我得法的机缘到了,师父在唤醒我。真是寻寻觅觅几多年,真法才得见。

得与失:

修炼后,我经历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一些状态:

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身体不断向好的方向转化;过去得过的十几种病先后都返出来了,然后加重,然后不治而愈。最严重的是卵巢长瘤,三年前手术做掉一侧,又痛得无精打采的时候,B超显示另一侧的瘤子已长到鸡蛋大了。一天在似睡非睡中,我看到师父用剪刀把瘤子给剪下来了。从此,我无病一身轻。师父还给我清理了不二法门对我的干扰。

修炼不久,经常听到耳边放炮,仔细感觉是在自己的脑袋里。本来我是一个愚笨的人,为人处世头脑简单,至今人们都说我单纯的象一张白纸。但从此突然好象开窍了,在工作上感到得心应手了,不是自己专业的东西一学就会。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了。

由于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又能熟练掌握专业知识,几年后被投资者聘为公司经理,掌管着几千万元的资产和项目。所以经常需要拒绝回扣,抵制诱惑,公平公正的处理事务。而自己只靠工资生活,生活简单简朴。兄妹埋怨我太傻:有你这样的权利,还生活的这么窘迫,按理说亲戚朋友都应该跟着沾光。一个朋友想暂借公司货款,作为投资合作的启动资金,我也拒绝了;当地的人说,你手下的部门经理都发财了,而你还是你。

当政府把招商引资作为任务来完成的时候,我们经常被“关照”着,师父的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后,其中一段说:“都是外来投资。旧势力干的,它就是用钱撑着邪恶。在这个邪恶迫害大法期间你往那里投钱,又是那些有钱人他们在选择未来,明知丢進去白丢。在这场迫害中投钱你就是支持了邪恶的迫害,你就犯了罪;如果中国那儿没有迫害大法,你投多少资金都无所谓。”经过冷静思考,我认为大法弟子绝不能帮助投资者,给邪恶提供资金来迫害大法,师父怎么说的我就怎么做!

首先对各个渠道来的项目和老板的每一个投资意向,组织人认真做好市场调研、经过仔细分析核算,用准确的数据写出可行性报告。结论都是不合算。因为如今的好项目不可能拿到桌面上来求人去做,没有人做的或没有利润的才会被推销。我这种对投资负责的举措,得到了投资者的赞赏和信任。

虽然我失去了可以发展的机会和不该得到的利益,亲友失去了分“一杯盏”的机会,可是我得到的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和返本归真的机会,得到了别人想得到都得不到的东西。

目前,我们把现有的项目经营的风生水起。但由于几年来公司没有向外发展,所以投资者有撤资的意向,正在运作整体出售本项目。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可能就面临失业,也会失去这个修炼的环境;无论怎样,修炼人无欲无求,一切有师父安排。只要大法需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正念的威力

在迫害最黑暗的岁月里,我走偏了修炼的路:带着人心做事,又用人的方法保护自己;讲真相中证实自己,有高人一等的心;学人不学法,不理智的跟着一帮混,被旧势力及其黑手揪住漏洞加大魔难迫害,继而想毁掉我。

有几件事刻骨铭心:

被迫离家后,感觉空气里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氛。我想起同修文章说:我们要站在正法和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及时向内找,尽快在法中归正自己。于是,我每天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发自内心的去改变那一颗颗有漏的心,整晚坐着立掌,困了就倒下躺一会儿,马上又爬起来立掌,白天随便吃点东西,整整两个月。

最难破的是私心,恍惚间看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一把大锤子砸下去,纹丝不动。我用了几天时间找出私心的来源和表现,解体它。直到有一天在发正念中,听到一声清脆的哨音,一个人正吹着口哨挥着小旗,指挥其他人清理场地,那是刚刚砸碎巨石留下的残渣,清理干净的地方已经插上了小彩旗,平整出的土地是那样的开阔。顿时我感到无比轻松。师父说:“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样去做一定会好。”((《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一天中午,平时不回家的亲戚回来吃饭,家里当时是三个人。我刚摆放了两副碗筷,听到有人敲门就及时進到屋里。是居委会的来查户口,临走还特意看看屋里的两个人和桌上的两副碗筷。亲戚说这是单位宿舍,从来不查户口,也没听到再查其他人家。她说,门外几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你们当地的警车,已经好几天了,没敢告诉你。我没想到警车会追到千里之外,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听说恶警对家人、亲属、客户進行电话监听,还把公司电话和全体员工电话拿走,要他们举报我的行踪;到丈夫做生意的地方几番搜查,导致生意关门丈夫突发偏瘫,他们竟监控到病房;对女儿跟踪监控;对住所监控、用非法手段开门入室,致使家人有家不能回,只好低价出售房屋以解生活之忧。后来,根据电话窃听,恶人找到了我。

進到看守所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最怕的不就是被抓被迫害被“转化”吗?现在也不过如此了。静下心来,我问自己:你能在“三书”上签字,出去再写严正声明吗?不能!欺骗大法我会生不如死;失去大法从新混迹于常人之中,我做不到。我走不回去了!好,那就这样,一切由师父安排,看它能把我怎么样!

但既然来了,我想:我就要象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虽然我是一个人,但我可以无限分体,我各层空间的身体巨大无比,请师父加持弟子,用法网把看守所罩住,让外面的邪恶進不来、里面的邪恶出不去,邪恶全灭。就这样,无论是睡是醒,就是背法-发正念-背法-发正念,时刻与法同在。

可有时心里还是觉得很酸楚:我失去了家庭和工作,(之前听女儿说,有个阿姨在医院陪伴爸爸),最遗憾的是那时讲真相不到位,如果换到现在,我会把政府部门和上层社会认识的人都讲明白的。可惜光阴不再啊!

这些念头,邪恶看到了,抓住了要置我于死地的把柄。血压突然上升到220,我被送去医院抢救。本来要送劳教,这个状况劳教所肯定是不收了,连看守所都不要了,值班的每天随时关注着,以免有死在这里的危险;救人的那一念,师父看到了,利用血压持续升高这一点,把我救出了牢笼。真是生死一念间。

这也正象师父说的:“旧势力根本上是不让人得救的,因为宇宙中的旧势力认为宇宙不行了,众生都不行了,就应该都销毁;修炼人要严酷考验,大法弟子修不好就淘汰,世人与其他众生不能留。”((《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知道,通过这两年来的学法背法、修心发正念,做三件事,否定迫害,我已经成熟了,邪恶已经动不了我了。

修去情,修出慈悲

劫难过后回到公司,犹如重获新生。在法理上我明白了,应该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来做好管理工作。

但对大家抵制迫害、盼望我回来满怀感激之情,有什么好事大家均摊,实行的几乎就是大锅饭——平均主义。无为而治,公司上下处在一种和乐融融的氛围中;同时阻断了个别人几年来被放纵了的财路,使那些既得利益者在工作中产生了抵触情绪。

那是在我过去没有摆正修炼和工作的关系时,一些项目都放手由部门经理操作把关,自己求得洁身自好。因为如今做生意不是凭优质取胜,而是靠劣质廉价和回扣。这样对常人来说是得到了美差,而自己没有严格把关,让别人得到了不该得的东西。有人面对金钱的诱惑犯了错误,项目也出现了后遗症。这时我才明白,是我害了人家!是自己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造成的,修炼人面对诱惑不应该逃避而应该是正一切不正的。

我应该用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慈悲来驾驭工作,展示出大法弟子管理下的公司的正气来证实大法。而和和气气或者是放手不管,都是一个情,一个私,是用感情代替了管理。

现在我用法中修出的善和慈悲,按照规章制度管理公司,善待同事和客户、善待家人、善待身体逐渐康复的丈夫,平稳的做着三件事,而是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的成熟的大法弟子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