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功仅三天 一身疾病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

一、一身的疾病

我是唐山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岁,没有文化。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刚三个月大时,父母将草都准备好了,等着随时将我一包扔出去;六岁时,我得了气管炎整天喘;十多岁时,买三块豆腐都端不到家。三十一岁,得了心脏病,脚趾甲都是黑的,手指头、脚趾头都放射性的疼痛,属于超级型心肌梗、心血管癌。还得了神经官能症,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头皮能一把抓起来与脑骨之间都是气,头难受时,撞墙都不觉得疼,眼睛也往外冒出来,鼻子生疮,嘴总是烂着,牙疼得都活动了,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一天一天的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晚上睡觉时还得掐着脖子睡,全身的骨刺都长满了,从头到脚真是没一处好地方。平时因为心疼,左胳膊连一杯子水都拿不动。那个药都得排着队吃,吃了这个吃那个,吃都吃不完。后来,又得了膀胱炎尿血,全身浮肿,脸也肿了。在犯颈椎病准备去医院时,碰见一个大法弟子问我干啥去?我说上医院去。她就说别把钱都给医院送去了,跟我一起学法轮大法吧。

二、学大法 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四月七日那天,我听了师父讲法后,就觉得全身轻松。听完法,那真是飘着回的家。

第二天去炼功点炼功。第三天,我就能把一大袋子劈柴扛到二层楼上。第十三天时,吐了一宿,要是以前心脏早就受不了了,相反吐完了全身一身轻松,从那以后就什么病都没有了,真的是全身没病一身轻啊。家里有做不完的活儿,我有使不完的劲儿,这是我当时的感受,心里真是不知怎么感谢师父才好。

三、我的生命是用来讲真相救人的

自得法后没多久,中共就开始迫害大法了,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是来讲真相救人的,不能把劲儿都用在做家务活上了,我就天天步行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街坊邻居看到我现在身体好了,吃的饱睡的着,吃啥啥香的样子,纷纷明白了真相,有的还走入了修炼。有时间时我就把大街从东扫到西,在那里等脚儿的出租车司机就喊:“法轮大法就是好!”附近有一家发丧人时,我把前来的亲朋好友和吹喇叭的劝退了九十八人(劝他们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那个邻居对我说:这些单张、小册子我一直看到夜里两点,法轮功真是好啊。最后那个邻居对所有来参加丧礼的人说:“孝子贤孙都不用谢了,咱们就都说法轮大法好吧!”

自从我炼功后,我儿子鼻子出血等很多毛病也都好了,真的是师父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我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帆风顺的、平平稳稳的走到了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