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本地近期发生连续迫害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近期,本地区连续发生迫害,个人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同修间造成了太多的间隔,整体没能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使同修处于孤立状态,导致邪恶的迫害容易得手。

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一个正念之场,如果我们互相之间没有间隔,心与心交容,那么,我们的正念之场就会连为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场,邪恶若想迫害我们其中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它都要冲破我们整体形成的这巨大的正念场。如果我们凝聚为一体,那么,邪恶想动我们谁都难,但如果我们同修互相之间出现了太多的谁对谁有看法、谁对谁有成见,那么,我们就等于互相之间分割开来,就象那筷子,一根根散开来,或者变成了三、五根在一起,而不是百根、千根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邪恶抓到了哪位同修的一点修炼不足,当成把柄来迫害,就很容易得逞了,个人认为这是我们地区近期包括近两年来迫害发生频繁的最主要原因。

那么,这个问题如何来解决呢,答案在我们每一位同修身上,我们如何把自己修出来,对同修的不足能够包容和慈悲对待,对同修不同的认识和做法能够充份理解,不形成成见,不排斥任何同修;同修间交流时,不抱着情绪,随意谈论同修的不足、或道听途说来的什么什么事,避免导致在更大范围出现间隔和裂痕。

我们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能考虑到整体,想一想对整体会造成什么影响,情况就会不一样。同修们都在救度众生,我们自己救度下一个众生觉的很高兴,一个生命得救了,我们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嘛,靠我们的修炼境界维护、凝聚成坚不可摧的整体,这个整体会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力量,我们是不是也对救度众生尽了一份力,相反,虽然我们个体也在救度众生,可是如果我们的言行削弱了整体,影响了更多众生的得救,我们起到的又是什么作用呢?

我们都清楚一点,大法弟子还在修炼过程中,每位同修都修的执著无一漏了,目前还达不到,每位同修都不犯一点儿错误,这也办不到,同修办不到,我们自己也办不到,在我们的眼里,觉的哪位同修做的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不对,也许是这样,但是,反过来呢,在同修的眼里,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如此啊,每位同修都有他修的好的方面,也有修的不好的方面,也许我们在这方面修的好,而一些同修恰恰在这些方面修的不好,被我们看到了,可是,也许一些同修在另外一些方面修的很好,而我们恰恰在那些方面修的不好,那么,同修们是不是也会看到?我们希望同修们因为看到我们的不足而对我们形成成见、排斥我们吗?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包容同修的不足呢?在个人修炼时期,这个问题只是个人修炼境界提高的事情,可是,在正法修炼时期,这就不再是个人的问题,它关系到整体,我们的心多一份包容,整体就多一份容合,我们的心多一份排斥,整体就多一份裂痕。

包容不是纵容同修的缺点,对同修的修炼不负责任,而是面对同修的正确心态。当看到同修的不足或做法不符合法时,如果我们是包容的心态,包容是什么,是把同修容在心里,同修和我是一体的,那么,我们会发自内心的为同修着急,真心帮助同修提高上来,这时发出的心是善的,是慈悲的,帮助同修的效果就会好,师尊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但如果看到同修的不足或做的不对时,首先形成成见,他怎么这样啊,她怎么那样啊,心里面就有了隔阂,那么,这时,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就已经把同修排斥在外了,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同修是站在对面,而不是和我们站在一起,那么,无论我们嘴上如何说帮助同修,都没有了慈悲的力量,交流时语气中不免会出现责怪、埋怨、甚至是问罪,即便没有,心里有隔阂,我们表面说出的话即使有理也打动不了同修,因为只有慈悲的力量才能打到生命的深处。记的一次两位同修间出现矛盾,我在中间调和,开始时对任何一位同修都没有成见,抱着不能让同修出现矛盾影响整体、真心帮助同修向内找提高上来的心态和双方谈,说出的话同修都能听进去,可是,后来,关于其中一位同修的负面信息听多了(其实并不真实),就对这位同修产生了想法,虽然表面上也没表现出什么,但是,再和同修交流时,说出的话,自己明显感觉没有了慈悲的力量,很浮,即便在理也打动不了同修了。而且如果我们心态不好,而被说的同修也不能正确对待,相互间就会出现更大的间隔,结果可能会变的更加糟糕,影响到整体。

包容的另一层含义是,我们得允许同修犯错误,允许同修还存在没修去的执著,在修炼没圆满之前,谁会不犯错误呢?我们自己不也如此吗?因此,我们不能抓住同修曾经犯过的错误不放,甚至过去很久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修炼人就在不断的提高中,可能同修都已经修出来了,可我们自己心里的包袱还没放下呢,这怎么行啊?而且如果这样的情绪又影响到其他的同修,就又造成了更多范围的间隔。

再谈谈当我们自己面对同修的不同意见,乃至批评、指责时,该如何修自己。如果同修看到我们自己的不足,心平气和的、善意的指出,我们都比较容易接受,但如果同修说的语气不祥和,刺伤了自己,或不认同同修的说法,觉的言过其实,或认识不同,往往心里面就很难过,可是,这恰恰是我们找到执著、修炼提高的机会。我面对这样的情况时,如果发现自己心里不平静、不舒服了,觉的委屈、丢面子了等等,就找自己,“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精進要旨》〈再去执著〉)我就反复的背这句经文,找自己是哪颗心造成的心里过不去,逐一找到,去掉它。不辩解,不维护自己,放下自我,因为维护的是人,放下自我,就是放下人,显露出来的才是真我,才是“神”。在自己有情绪时,不过份的考虑同修说的话到底对不对,因为我的执著被触动了,无论话对不对,修自己才是首要的。

当我的心平静下来后,再去想一想同修说的话对不对,因为当有情绪时,往往会失去判断力,平静时,才会很理性、很客观的用法理衡量同修说自己的话到底在不在理,如果在理,我就承认、就改正,如果觉的不是那么回事,就放下它,但也要对同修心存感激之意,因为同修来找我说,无论说的对与错,都是在对我修炼负责、对整体负责。当然,问题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有时并非是对错的问题,只是认识问题的角度不同,那么,就让自己看问题多一个视角,即便不赞同同修的认识,我也会充份理解同修,他看问题的角度,只要他的出发点是为法负责的。如果在这过程中,我看到了同修有哪颗心或哪方面存在不足,就以包容的心态默默的把它记在心里,知道同修在这方面还存在不足,将来找机会帮助同修提高上来,帮助有时不能期望一次交流就让同修改变,也不一定只用语言,潜移默化的影响也会起作用。我们的基点站在整体上,放下自我后,就会真心为每一位同修好。记的一次同修找我交流,指出我的不足,他说的话,如果我真是他说的那种情况,那么,他说的就是对的,是符合法的,但我并不是那种情况。可是,即便如此,我一句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觉的心里很高兴,为同修能够这样看问题而高兴,因为和以前相比,同修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提高了。

包容的境界,对做协调的同修尤为重要,因为协调就是把同修和同修联系到一起,协调一致做事,如果自己心里面有隔阂,又怎么能做到把同修们都容在一起呢。不管哪位同修对自己有多大的成见、有多大的不满,也不管哪位同修和自己的认识有多大的不同,都要容,在内心深处对任何同修都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隔阂,不是在同修之上的心,而是无我。做到包容一切,是修自己、放下自我的过程。同修间不管有多少不同,在最根本上,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在共同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以法为大,怎么能让个人的情绪影响整体呢?每当心里过不去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放下自我!然后,一遍遍的背那句经文“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把自己修出来,做到在面对任何一个无论对自己有多大意见的同修时,内心里总是涌出因是“同修”的亲切感。

对待同修,包容是一种境界,另外一个方面,是要看同修的长处。

从整体配合上来讲,发挥每位同修的长处,才能使个体间互相圆容互补,虽然每个个体可能都有所短,但同修间长短互补后,整体却能够达到无漏。比如说,有的同修法理比较清晰,在各项救度众生的大法工作中也很能出一些点子,但是要具体做时,常因家庭拖累或还有怕心等种种原因,未必能参与实施;而另外一部份同修却很有实干精神,不怕苦、不怕累,怕心也很小,但并不能谈出多少对法理的认识,也拿不出太多的好主意,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都看同修的长处,都发挥同修的长处,清晰的法理、切实可行的好办法加上实干精神,这个整体是不是就完备了?!虽然个体都存在不足,但是同修互相长短互补后,整体呈现出来的却是完善的。个人认为,整体配合中就应该是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样的协调分工,不能苛求每位同修在哪个方面都修的无漏,也不能苛求每位同修都是全能人才,配合中,就是要看每位同修的所长,无论是心性上还是能力上,然后发挥他的所长,相互间长短互补。做协调的同修尤其需要这样的思维方式。如果,相反的,我们都看同修的短处,就可能产生埋怨、悲观等情绪,他怎么不行啊!怎么都不行啊!等等,负+负,削弱整体的力量。

从个人修炼来讲,多看同修的长处,才能找到自身的差距,提高更快。有的同修总是拿自己的短处和同修的长处比,因此,几乎从每位同修身上,都能找到自己有差距的地方,看到同修的闪光点,也使自己找到自身更多的不足,尽快在不同方面提高上来。

“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从这句法中我悟到,我们对照法理,应该衡量自己的言行和思维,而不是衡量同修的言行,衡量自己是向内找,这是师尊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衡量同修是向外看,如果经常如此,思维里就会出现太多的他如何如何,她如何如何,对同修形成观念和成见,这不就和常人一样了吗?

我们很多时候,形成了错误的思维方式,总习惯性的向外看,眼睛里总是哪个同修如何如何,并且在同修的接触中,相互谈论,有的也许是同修的真实情况,有的也许完全是误会或误传,无论是否属实,造成的结果都是一个或几个同修对某个同修的成见变成数十、数百的同修对某个同修产生成见,成见是什么,就是心中有了隔阂,对整体来讲就是间隔,而且,目前在我们地区,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经常的,一个同修的一件事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传遍很大范围的同修,有的同修是带着埋怨、责怪等情绪谈出来,而更多的同修则就象常人唠家常一样把道听途说来的事情很随便的相互谈论、传播。同修们啊,怎么就没考虑到这种行为对整体造成的影响呢?这样的一个个流言就象一股股浊流一样在同修间流淌,所过之处,就会出现一道道鸿沟,整体就会被这一道道裂痕分割成一个个小块。

那么,怎么做才是对同修和整体有益呢,我想,就是直接找自己觉的有问题的同修,真心为同修好,敞开心扉去交流,或者如果和这个同修不熟悉,就找一两个熟悉这位同修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一下,抱着真心帮助同修的慈悲之心,共同探讨如何解决问题。不能抱着情绪到处去说同修有什么什么问题,即便说的是事实,也不合适,这样做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益处,还会在更多范围造成同修间的间隔。今天,我们大法弟子在否定迫害中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很多时候,不是靠个人的力量,而是靠的整体配合,因此,我们不能让自己的言行削弱了整体啊!

看着同修连续被迫害,我的心沉重、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要减少迫害的损失,增强整体救度众生的力量,这需要我们每位同修都把自己修出来,修出慈悲、修出宽容,修出能站在整体考虑问题的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