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我从小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儿,总是多愁善感的,觉得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别人的身体怎么那么好,我要是没有病那该多好呀!而我就连一个小小的感冒都束手无策,大病我也没钱治,因家里穷。那时我就在想,这个病是怎么来的呢?我要好好的预防它!我就很留意一些小单方,就用一个本子把它记下来。亲朋好友也给我介绍一些这样那样的,但我从小就不相信進庙、烧香磕头、气功、算命等,那时认为那些都是迷信,我是相信科学的人。

妈妈就喜欢拳呀、剑的,她也学了一些什么气功,叫我去,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的,好说歹说,加之中医、西医、各种偏方也用了,没多大作用,算了,试一下吧,还要交钱。也没啥好转,就不去了。没过多久,妈妈说她又学了一个功,叫法轮功,不收费,去试一下吧。我想反正也不要钱,试一下也没啥,那天晚上就和很多人一起到附近的一个厂里看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可我一个字也没听進去,每晚去就是睡觉,不管怎么控制,还是睡着了,

录像放完了,我也醒了。当时我很后悔,还很不好意思,怕别人笑话。

几天后,就到我们厂来放,等人时,放师父的教功录像。这时我没打瞌睡,可是只要放师父的讲法我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后来看书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因我头部有病。就象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这是在清理身体,是好事。师父说:“他不相信气功,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转法轮》。师父这不是说的我吗?有一天晚上听完课回家,我又象感冒了一样,上吐下泻,很厉害的。把妈妈吓坏了,可当时家里又没有药,丈夫那晚上夜班去了。要是他在家,一定要把我弄到医院的。他早上回来,妈妈告诉他,他还不相信呢。

我的身体就这样一天天的好起来了,那时还没有大法书,就早晚炼功,很久才请了书。

学法干扰也挺大的,学法犯困,就不学了。同修知道我们不重视学法,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和我们一起学。这样我的心性在逐步的升华。

我厂是刚刚建成的,属于再就业单位,也就是下岗再就业。刚开始,工人们不熟练,工资每月二百元,等做熟了,就计件。工人们嫌工资低,有的干一会儿就走;有的干半天,下午就打牌去了;我和另一同修坚持下班再走。有一天,同修有事说今天要先走,我一个人还是做到下班才走的。厂长每天在要下班之前,都要到车间来看一看。那天,厂长对我说:“下班把灯和门关好。”我答应了。第二天上班,一个同事就开始骂起来了:“昨天谁走的后面,给厂长说了什么?平时不出声不出气都是装出来的……”我想,我走的后面,但我没给厂长说什么呀,这是来提高心性的,我不动心。她越骂越有劲,越骂越难听。那位同修有点儿沉不住气了说:“你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我一直不动心。从这以后,师傅和同事们对我有看法,说我会打小报告,会拍马屁,还有更难听的。我不动心,这样,大约过了半年,这位同事主动找我赔礼道歉。我说:“没什么,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

讲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我们大法弟子到人民政府讲真相,有的到北京上访,有的做真相资料(但那时资料很少很少,有的是用手写的)。后来我被一个同修告发了,被非法关押在厂公安分局一个月。几个月后,厂里由于各种压力开除了我。那时我想你开除了我,我到哪里都可以找到工作,没想到共产党的天下,到哪里他们都去给老板打招呼。有一次本来已找到工作准备上班,可领导打来电话说:“我们不敢要你,厂保卫科的人还在清查是谁介绍你来的。”

不上班,我现在有时间了,就到处找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同修就建议我们自己做资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没有钱我就出力。同修又建议我学做资料。那时由于怕心,还是拖了一两年才成立了一个资料点。同修把钱给我,可同修又不放心,我没工作又有一个小孩上学,丈夫一个人上班,会不会把钱私用了?还是叫我报个帐吧。我说这个帐不能报,师父知道,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就行了,请你们放心好了。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修去了不少的人心,特别是怕心。有一天下午,我和一同修正在家学法,外面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另一同修回来了,我急忙去开门。开门一看是居委会的和派出所所长,还有一个警察。我说:“你们来干什么?”他们搪塞着说来看一下,看看你家有没有喂小宠物。边说边挤進了我家。所长很凶的样子,指着同修的鼻子问:“你是谁你是谁?”居委会的人认识她说:“她是某某”。这样所长才收回了手。另一警察趁我不备溜進了我的卧室。当时卧室的桌子上放了很多录制的光碟,桌下还放有一个打印机。我看到后心想那些东西不能让他看见。我走進门去,对他说:“你给我出去,你经过我的允许没有?我让你在沙发上坐就是对你很客气了。”我一边说一边往外推他。他还不甘心,待在门口东瞧瞧西看看,很久才在沙发上坐下。最后我才知道他们怀疑我家住着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临走时,所长说以后我们会晚上来的。我说晚上来坚决不开门,只有小偷才会晚上在那些地方咚咚的敲。

师父一再叫我们“救更多的人”(《再精進》)。我就记住师父讲的,按师父说的去做。

一天我看见一个小伙子在卖菜,我以前没看见过他。我就过去买菜给他讲真相。当时有个老人家也在那里买菜。我说:小伙子没看见你在这里卖过菜。他说:今天是第一次。我问:你听说过法轮功吗?是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这时,老人高声喊:“快来抓坏人,这里有人讲法轮功。”我心想:真善忍这么好。这一念一出,我好象顶天独尊一样,神圣不可侵犯。我问老人:“你说说真善忍哪里不好?”她低着头,说些什么我听不清,我就一直问她。“真善忍哪里不好?”当时的空气好象凝固了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这时我的声音更大,“你说真善忍哪里不好?你可能也有六七十岁了吧。真善忍都不相信,还说来抓坏人,究竟谁是坏人?不要枉活了一辈子,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我趁机又给小伙子讲了真相,就走了,这时,人们又喧哗起来了。

有一天,我到医院去看一个病人。有一个人来在照顾他的哥哥,他说,他曾在新疆当了几年兵。我就问:“你听说过法轮功吗?”他就说法轮功怎么怎么的,都是电视上宣传的那一套。我马上打断他的话说:“那都是造谣诬陷宣传。法轮功是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我又把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忍告诉了他。他说:“这么好啊。”我就趁热打铁讲,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只有共产党才怕真、善、忍。你知道贵州的藏字石吗?知道江泽民、罗干、薄熙来等几位高官被西班牙法庭和阿根廷法庭起诉吗?他说:“我们那地方小,没听说过这些。”我问:“你入过党、团、队吗?”“全都入过。”我说退了吧,他说行。“回去告诉你的亲朋好友,让他们退出共产党,记住法轮大法好,平平安安。

发正念

二零零一年师父就教我们发正念。我刚一立掌就象天地都震动了一下,就象师父说的:“立掌乾坤震”(《洪吟》〈大觉〉)这以后我就没啥感觉了。特别对近距离发正念做的差,自己总觉的坐下来发正念效果好。很多时间都不愿意配合同修一起到外面发正念。后来通过反复学师父关于发正念这方面的讲法,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放下了自我。最后才配合同修一起去黑窝近距离发正念。

今年夏天不管天气多么炎热,我们小组仍然坚持近距离发正念从未间断。我们这里有位八十多岁的老同修,她也想参加近距离发正念。同修们一来嫌她岁数大,二来住的离我们大家都比较远,我们早上走得早,就没有答应她。我知道后很感动,那天我找到了她。问:“听说您愿意参加近距离发正念活动?”她说没人带我去。我说:“以后就跟我同路吧。”不管走哪里,我都叫上她,我们有机会就讲真相发资料,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跟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太远,跟师父的要求就更不敢比了。知道自己修的很差,但我会在做三件事中不断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