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向更多的世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我是九七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由于我学法不精進、正念不足,导致我在修炼的路上遭受了许多的魔难。二零零九年初,我从狱中出来,学习师尊的讲法,才悟到自己遭受的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非法迫害都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还在个人修炼的圈圈里打转,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我把师尊历年的讲法通读了一遍,开始从我身边的亲戚讲真相救人。

对我的姐妹、弟弟、母亲、女儿,我用我的身体状况向她们证实大法的美好;用我在劳教所、监狱的经历讲述了中共邪党的迫害;用各种预言告诫他们“三退”的必要,尽管我的弟弟是一个大型企业的党委书记(厅级干部),他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我一次次专程去他(她)们家讲真相救人诚意的感动下,全部都一一的作了“三退”。

记得在我姐姐家,她家来了几位我第一次见面的湖南韶山的亲戚,我想给他们讲真相,但心中想到,韶山那里是邪党毒害民众较深的地方,我能劝退他们吗?(常人的怕心和顾虑心)我思虑着去找了一本真相小册子时,我发现做饭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就把小册子放到客厅较高的无人发现的一个书台架上。当我忙完厨房的活到客厅时,我惊讶的发现那位年长的亲戚躺在那儿,自己拿着真相小册子在翻看。我突然明白是师尊领着我的有缘人,让他明白的那一面自己找到真相小册子在了解真相,等着我去动动嘴救度他们。我见他看完小册子,就赶紧给他讲起法轮功是正法,是被江氏集团非法打压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并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之事。这位年长的亲戚是个老党员,他听我讲完后,很爽快的就作了“三退”,他的两个女儿在我的劝说下,也答应了“三退”(尽管其中一个比较勉强)。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是师尊激励我放下常人心,向更多的世人讲真相,他们在等着被救度。有一段时间,我在女儿所在地居住,我自己还不会电脑,想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得去很远的地方找一个同修取去,有所不便。在一次,我给同一小区的人讲真相时,三言两语的,她高兴的作了“三退”,分手时她告诉我:“你住的这楼有一个和你讲得一样的话”。我立即想到一定是一位同修,我马上去她家和她取得了联系,我们常在一起交流切磋,她从资料方面和法理的认识上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在此谢谢师尊给安排了我与同修的相遇,也谢谢同修的帮助。

二零一零年二月,我母亲生命垂危住進了医院,我来到医院陪护、照料她。我母亲与继父九八年因我的介绍而走入大法,九九年大法遭打压后因怕心被迫放弃修炼。我出狱后,母亲在我的劝说下作了“三退”,再次拿起大法书,但终因放不下治病的心而放弃了修炼。在医院病房里,我想通过我的言行来证实大法好,从而救度我身边的有缘人。我不参与病房里陪护与病人间矛盾的是非谈论,两、三个月里,夜间长期精心陪护母亲,得到我姊妹、病人和陪护的一致好评,当我向病人、陪护们讲真相时,有四人很快就作了“三退”。

长期以来,母亲与我的继父因为家庭经济问题而发生矛盾,母亲将继父单位的房子的房产证收藏了起来,为此,两家子女互不往来。在母亲临终前,她想让我们作儿女的去继父家拿回她的财产,并讨个公道。此时,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我没有被母亲的亲情所动,也没有被多继承一些母亲遗产的私利心所驱动而去继父家要财产。我只把继父一家作为我的有缘人,属于被救度的对象。于是,我一边劝说母亲在利益上要看得淡,同时我向姊妹们阐明我的观点:我是个修炼人,我不会去参与这些利益纷争的。姊妹们对我的所为也能理解。由于姊妹们去继父家搬家具、拿财产,两家的矛盾更为激化。四月份,我母亲去世。我处理完母亲的后事,想去看看躺在病床上的继父,并给他讲真相。

我继父是一位南下干部,常年担任邪党党校校长职务,年近九旬。但我考虑到两家的矛盾,心中便打了退堂鼓,离开了这个地区,我回到女儿的所在地。回去不久,一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我母亲与继父躺在一张白布单子里,母亲见我后就往白布单里钻,蒙住自己的头不好意思见我。而我的继父见我之后,掀开白单子,拿着一串钥匙,告诉我:“你把我的窗户打开一下”。梦醒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快去告诉他真相,打开他心灵的窗户,去救他!第二天我便启程,来到了继父所在的地区。我买上水果、点心,带上MP4,来到了继父所在的病房。继父见我去了很高兴,但因他耳朵背,我只能大声的与他问候、交谈。此时,继父的女儿、媳妇、儿子给我没完的叨叨他们与母亲过去之间的矛盾,并希望我能将房产证交还给继父。我连续到继父那里去了两趟,他们一直在为房产证的问题纠缠,使我无法与继父谈到正题。

我静心细想,无论从法律上和道理上讲,我母亲去世后所留下的遗产(有一套房子和现金)应该归为在世的继父所支配,如今,继父家并没有提出这些要求,只是要回继父自己单位的那一套房子的房产证,这个要求合理。于是,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姊妹们,希望他们通情达理,把房产证归还给继父。这天,我打算再一次去继父处谈“三退”的事。事先我请师尊加持铲除一切干扰继父得救的因素,并让它们解体。来到医院,我一边把MP4打开,给继父带上耳机,让他听“藏字石”和“预言与人生”,一边与继父的女儿、媳妇谈“三退”及房产证的事。继父的女儿不相信她多年从事党校工作的父亲会同意“三退”。随之,我与继父交谈起来,简单的几句话,继父便作了“三退”。我说:“叔叔,如今天灾人祸特别多,天快变了,你知道吗?”他点头说:“是快变了。”我说:“但是,老天并不是要销毁老百姓,老天要销毁的是共产邪党,他干得坏事太多,在历次运动中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继父说:“是,共产党从起家就不光彩。”我说:“那你就退出这个邪党,咱不给它作陪葬。”继父点头说:“好!”接着,我让继父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随之,我又给继父家的女儿、儿媳详细的谈了法轮功在世界洪传的情况,她们也作了“三退”。第二天,我要离开了,临走时,我姊妹想通了,让我和她们一起去把房产证归还给继父。继父一家高兴得不行。

相隔一段时间,当我再一次去看望继父时,给他捎了一本《九评共产党》,并且劝退了继父的儿子和孙子。他们一家五口得救了。是慈悲的师尊又一次引导着我去救了继父的家人。我们两家子女间的隔阂也消除了。

在以后的讲真相过程中,我不断的用法来归正自己的思想,放下人心(怕心、分别心、气恨心、欢喜心等),把讲真相和花真相币作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与熟人、朋友讲真相;在公共汽车上、旅途火车上讲真相;给摩托车、出租车的司机讲真相;在行進中与路人讲真相;在购买中讲真相;给民工、算卦的、带小孩的讲真相。只要有缘人我都找机会去讲。有时因为时间短,三言两语,让有缘人明白大法好,同意“三退”即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百分之九十的世人都能选择生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