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魔窟的善良女孩(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个长相甜美、能歌善舞的二十五岁女孩,在家里会受到父母兄弟的宠爱呵护,在外面会被人们欢迎和羡慕,鲜花般的青春岁月,理应被美好的生活场景伴随。但是河北张家口怀安县柴沟堡镇苗苗幼儿园,深受孩子和家长们喜爱的教师胡苗苗却在二十五岁这一年被中共警察无端绑架,投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胡苗苗

迄今为止,她已经在魔窟般的中共劳教所被折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历经了各种凌辱和折磨,造成的伤病久久不愈,虐待不仅未曾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如今被强加的劳教快要期满,劳教所副所长冯可庄却说,要加期到六月底或者七月初。

无端被劫持,在劳教所经历惨无人道的“入所惯例”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胡苗苗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了人,中共怀安县警察就将她绑架到当地公安局,致使幼儿园被迫关闭。短短十几天后的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这些中共警察不经任何法律手续,不通知家属,就把苗苗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说是要劳教一年。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胡苗苗进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当天,里面一帮气势汹汹的女人就出来,连打带拽地把她弄到所谓“学员公寓”一楼的一间储藏室里关起来,并强行用手铐把她在一张铁床上铐牢。然后,这些恶女人不由分说,揪住她那头蓄养了很长时间,她十分珍爱的披肩长发,便是一顿乱剪,故意把她的头发弄成七长八短、丑陋不堪的样子。因为苗苗不停地抗议,这些人竟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了起来,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这且不算,因为被堵住嘴的胡苗苗奋力挣扎着,用行为抗议她们的暴行,她们就狠命打她,打她的脸和嘴巴,用手打嫌手疼,她们抄起地上的拖鞋来没头没脑乱打,直到把胡苗苗的面孔打得青肿变形,缠在嘴上的胶带都被肿起来的嘴巴撑破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原来,这是中共监狱、劳教所里不成文的惯例——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进行为期数天的强行“转化”——在与其他劳教人员接触之前,利用十天左右的时间,先将其关押到一间不为人知道的黑屋子里,如储藏室等地方,由警察带着一帮心狠手辣的普教犯人,使用暴力折磨手段对其进行肉体与精神的打击,逼迫和促使你意志崩溃,从而自暴自弃,放弃甚至背叛自己神圣的信仰。

恶警王伟卫与“傻子”宗东荣

折磨胡苗苗的这帮凶恶女人,带头的是穿制服的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王伟卫,还有一个是直接管胡苗苗的警察侯俊梅。上前侮辱与动手打人的是她们从被关押人员中专门挑出来的普教犯人,都是因吸毒、偷盗、卖淫等等被抓的社会渣滓。

女狱警王伟卫,警号:1356059,小个子,戴眼镜。为追逐名利,被中共洗脑后,人性严重扭曲,折磨起人来心肠狠、点子多。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积极,很多人都吃过她的亏。此前明慧网曾经大量曝光过这家劳教所恶警刘子维的暴行,刘子维利用酷刑将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折磨成严重伤残,有的被迫害成了疯子。而刘子维的主要帮凶就是王伟卫。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内部流传着一个说法,就是刘子维“恶”,王伟卫“邪”,这两个女人合在一起就是“邪恶”。刘子维休假后,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冯可庄就把王伟卫提拔成了大队长。

王伟卫虐待被劳教人员看场合、看人,人多的时候她会说一些笼络人心的场面话;而当四周都是她认为的好欺负的人时,就会肆无忌惮的打人骂人,对值班的普教也是说翻脸就翻脸,张口就骂脏话,抬手就打耳光。她也象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警察那样,在做恶时,会从普教犯人中挑选一些狠毒凶残的人出来,当她的打手和替身。出于不能对人言说的阴暗心理,王伟卫竟然挑选一名因偷盗和卖淫被劳教的智障人员当她的打手工具。

这个名叫宗东荣的普教犯人来自河北农村,当时只有二十一岁,身体长得十分粗壮。因为从小智商就有问题,头脑简单,性格却很暴躁,并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冲动起来十分凶残。智商不高却喜欢偷盗,一偷盗就被抓,小小年纪就因偷盗被判刑,蹲了三年监狱;出狱后不仅继续偷盗,而且还卖淫,再次被当地警方抓起来送了劳教。

长期与社会渣滓和中共警察打交道,此人没有什么道德观念,只相信和惧怕强权暴力。在劳教所,她只听警察的,警察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以为这样就不吃眼前亏。这样一个人被王伟卫等狱警发现后,当成宝贝,将其发展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打手之一。

人们发现,王伟卫想迫害谁,就指使这个“傻子”揭发检举谁,有人曾看见这个不识几个字的宗东荣,晚上在厕所抄写王伟卫给她的一张纸条,内容竟是说胡苗苗不服从管理的,而且完全是无中生有的编造。几个月后,受王伟卫等人的鼓励和纵容,犯人宗东荣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用膝盖猛顶下体,导致胡苗苗长时间行走困难。

胡苗苗经历人间炼狱

胡苗苗被关到储藏室后,为让她迅速达到痛苦极限,以致精神崩溃,王伟卫等人研究胡苗苗的性格特点,认准她是一个追求高品质生活,爱美、爱干净、情感比较细腻的善良女孩子。于是,在进行了一整天的不眠不休的围攻、辱骂、罚站、不许上厕所等非人折磨后,使出了她们的“杀手锏”,让宗东荣上场了。

她们把宗东荣和胡苗苗一起关到这间狭小的储藏室里,宗东荣便开始故意展示其丑陋、肮脏,不堪入目的一面。除此之外,这个“傻子”还要故意装疯卖傻,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动辄冲胡苗苗装出一种肮脏恐怖的样子,大喊大叫,或者呜呜大哭,根本不可理喻。

宗东荣在十来天的时间里,在这样一个完全封闭的黑暗斗室里一直如此。胡苗苗一方面承受着身上、脸上难忍的伤痛,一方面忍受着从来没经历过的脏脏、龌龊的环境,旁边还有这样一个魔鬼一样的疯傻之人极力折磨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可怜的女孩被迫向狱警表示,自己可以不在劳教所炼功。

就这样一种表示,王伟卫等警察认为胡苗苗的缺口已经被她们打开了,同意胡苗苗转到监室里和其他人一起去做奴工。但仍然安排了几个吸毒犯、偷盗犯、卖淫者“包夹”她,对她继续“转化”,就是说要继续侮辱和打骂。当然,“包夹”者中仍然有这位给中共警察立了功的傻子宗东荣。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胡苗苗对超负荷的奴役劳动表露出一点不满,警察侯俊梅即以此为借口把胡苗苗关进的禁闭室,先让吸毒犯程巧云和李玲玲“包夹”她,后来又把宗东荣关了进去,还用一个手铐把宗东荣跟苗苗铐在一起,不管吃饭去厕所都铐在一起去。

那几天很多人都听到过胡苗苗遭折磨时发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旁边值班室的警察却充耳不闻,听之任之。就是在那几天,宗东荣把胡苗苗拖到墙角,用膝盖猛顶下体,导致胡苗苗长时间行走困难。

作恶者被保护,抱不平者被电击致昏

有人看见胡苗苗由几个“包夹”架着去厕所,她两手扶着一个塑料凳子艰难地一点点向厕所挪动,两大腿一点也不敢分开往前迈步,“包夹”和值班的犯人还在旁边高声谩骂,逼她走快点儿。后来连塑料凳子也不许扶了,胡苗苗只能忍着剧痛、手扶着墙一点一点地往厕所挪。每次去厕所胡苗苗都不敢蹲下,疼的一个劲哭,“包夹”的普教李玲玲还下流的侮辱她,怪声高叫:“别装蒜了,谁没有生过孩子。”

胡苗苗身体两个多月后都不见好转,申请到所外医院检查确诊,劳教所怕丑闻败露,坚决不批准。而且还派内部医院“医生”马锁功逼迫胡苗苗吃不明药物,被胡苗苗拒绝,马锁功还大发雷霆,说胡苗苗不配合治疗。值班的普教也高声骂“不吃药,活该,贱货”,在场的中共警察却听而不闻……

警察们怕其他人看到胡苗苗的惨状,开始严格限制胡苗苗上厕所,一天只准去两次,要在中午和晚上大家都睡下了才能去。胡苗苗去厕所时,值班的犯人会把各监室的门全部都关上。

对于犯有严重故意伤害罪的王伟卫、侯俊梅、宗东荣、李玲玲、程巧云、吴艳春等人,劳教所不仅不做惩处,连任何处理意见都没有。

有一天,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所长冯可庄来到一大队,见到宗东荣斥骂了一句:“你把胡苗苗瞎打成那样,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仅此而已。这还是胡苗苗被打出明伤,被海外媒体曝光,令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再一次恶名远扬之后,仅仅这样一句训斥,便等于作出了处理。胡苗苗反而一直被关在禁闭室,不让其他人看到,不让家人接见,不许走漏任何风声。对于敢于替胡苗苗打抱不平的狱友,则坚决打击。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警察强迫胡苗苗出来和其他劳教人员一起看央视新闻,“包夹”程巧云嫌胡苗苗和她坐得远了一些,便气冲冲的拽起胡苗苗坐的凳,使体弱有伤的胡苗苗摔在地上。此时有同牢房的上访人员曹彩平好心地把苗苗扶了起来,后来又对程巧云说:“这样对苗苗太残忍了,她一个小孩子家,身体又有伤。”

程巧云嫌曹彩平多管闲事,仗着队长撑腰就冲曹彩平大喊,警察赵素博听到后,拿着电棍,拿着手铐,带着几个打手进来就打曹彩平,把曹彩平打的鼻青眼伤,睁不开,又用电棍将她电昏过去两个小时……在中共劳教所里,警察们保护什么人,迫害什么人,可谓泾渭分明,昭然若揭。

爸爸终于见到受难的女儿,请律师要说法却被中共抓起来

自从胡苗苗从幼儿园失踪后,她的家人忧心如焚,一直在打听她的下落。当知道她被劫持到了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她的父亲和弟弟便急忙从怀安老家坐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赶到石家庄鹿泉市境内的劳教所,恳求狱警允许他们见一见苗苗。从二零一零年六月开始,每次到了劳教所规定的接见日,他们都来,但都被王伟卫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得不到女儿的任何消息,胡苗苗的父亲胡明亮害怕女儿遭到中共打手们的虐杀,所以越是见不到人就越是担心。此时胡苗苗已经在劳教所里面被恶人宗东荣摧残得下体受重伤,无法直立,不能走路,劳教所正在极力对外界隐瞒此事,更加不许胡苗苗的家人来见人了。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知情人出于义愤,把苗苗被迫害的事辗转爆料给了明慧网。消息一经刊出,舆论大哗,海内外众多正义之士以各种形式要求中共当局给胡苗苗看伤,同时查处伤人凶手宗东荣,以及宗东荣的支持者王伟卫、侯俊梅和劳教所副所长冯可庄。得到消息的胡明亮也激愤地到劳教所据理力争。迫于舆论压力,劳教所只好同意让父女二人见上一面。

为见面时不让胡苗苗的父亲看出苗苗受伤的严重程度,狠毒的劳教所警察一方面恐吓胡苗苗,不许说出遭迫害真相,否则不让接见;一方面指使包夹用各种手段天天威逼胡苗苗自己走路,不许扶着塑料凳了,目的是训练胡苗苗,在走路时让人看不出身体受伤。

为了和父亲见到面,胡苗苗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双手扶墙,一点点的挪动着两脚,艰难的往前蹭着,包夹在后面跟着监控……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胡明亮几经努力,在劳教所会见室,隔着玻璃见到了半年多没有音讯的女儿——原本健康开朗、周身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女儿不见了,他看到的是一个被人搀扶着走进来的憔悴衰弱的黄瘦女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勇敢的胡苗苗没有配合王伟卫等恶警的威胁,她把自己被殴打凌辱的事告诉了父亲。她说:“爸爸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倾家荡产请律师也一定为我做主。”

那时她告诉爸爸,双腿因被打得发软而不能站立行走,而劳教所却不让到外面看医生。

因为女儿受到的侵害太令人发指,因为依然在魔窟中受难的女儿提出了要求,胡明亮决心替女儿打官司。他为女儿聘请了律师,就女儿被非法拘禁、在劳教所遭酷刑虐待等情况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营救女儿出来,给女儿讨还一个公道。他到各司法部门反映冤情,司法厅、劳教局、政法委、检察院,好多部门都去了,但都遭到当局的搪塞敷衍,各执法部门形同虚设。

一月十七号,他和代理律师再次来到河北女子劳教所,律师依法要求会见当事人胡苗苗被拒绝。苗苗的父亲胡明亮更是被劳教所五名狱警强行往大门里拖,并被威胁:“不要再来这里了,不然对你和你女儿都不好!”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左右,胡明亮再次来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门口,没见到女儿,却被怀安县专门来的截访人员骗上车,劫回了当地派出所。第二天,被劫持到怀安县柴沟堡镇李家窰村,在村委会对其实施非法监禁,有六至七个人每日陪同,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当地“六一零”和劳教所内外串通,威胁父女二人放弃对恶人的控告

对胡明亮的非法拘禁,一直持续到三月十九日,怀安县“六一零”的主任钱进利来了。他来到关押胡明亮的李家窰村委会,逼迫胡明亮写所谓的保证书,内容包括:一、不做维权的事。二、见胡苗苗时需他们在场陪同。

此人诱骗胡明亮说:“政府”一定会照顾你和你儿子今后的生活。又过了三天,柴沟堡镇“六一零”主任武进派李家窰村委会会计李占山、李强(柴沟堡镇司法所),带着胡明亮到劳教所去见胡苗苗。其实他们已经与劳教所串通好,要合起伙来威逼胡明亮以及胡苗苗放弃对劳教所相关人员的控告。

和父亲再次见面时,胡苗苗说自己在劳教所遭到侮辱与毒打,狱警却视而不见,立即被旁边监视的狱警恶语制止。而劳教所副所长冯可庄、大队长王伟卫、警察侯俊梅、狱医马锁功等人都出来,对胡明亮进行威胁:“你竟敢控告政府。现在你女儿身体很好,我们狱医给拍过片子,什么事也没有。我们还要控告你呢。这十来年,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事(指控告劳教所相关人员)……你不要再闹下去了,我们会按时放人的,不给胡苗苗加期的。”

三月二十八日,李占山又打电话给胡明亮,说劳教所打来电话了,只要你不再继续控告,劳教所答应按时放人……

而胡明亮为女儿聘请的一位正义律师,收到其所属的律师事务所指示,要其解除代理法轮功学员胡苗苗的案件,事务所要求退出委托的要求甚是强烈。显然,为不让胡苗苗受到的非法侵害让更多的人知道,为迫使胡苗苗和父亲放弃对恶警与恶人的依法控告,中共当局竟然把手伸向了另一位远在重庆的律师事务所……

父亲的最后盼望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胡明亮强压着心头的激愤,对人说:女儿受了欺负,又亲口向我哭诉了,我断不能坐视不理。他说,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不懂法律,只希望受虐的女儿能尽快获得合理治疗,尽快脱离劳教所的折磨,河北女子劳教所立即放人。

身为被欺凌的女儿的父亲,面对如此重重叠叠无所不在的中共机构,历经其公然无法无天地迫害好人,打压正义,维护邪恶,保护犯罪,胡明亮真的感到了无助和绝望,但是,女儿还在魔窟里,他不能放弃。在中国,有多少屈辱的父亲和胡明亮想的一样:不管邪恶多么黑暗嚣张,不管通向正义的道路走起来多么艰难,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

正如胡明亮所说的,面对邪恶,我们断不能坐视不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0/落入魔窟的善良女孩(图)-242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