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儿童的家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今年的六月一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螃蟹甲紫金村,象往常一样,许多家庭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早早出门,经过一个装有蓝色卷闸门的家庭,来到螃蟹甲车站候车。孩子们身上穿着节日的盛装,爸爸妈妈们包里准备好了照相机和更多的钞票。当孩子们在幼儿园或小学里的“文艺汇演”上欢乐歌舞时,爸爸妈妈们会调好相机的焦距,锁定自家的孩子,从座位上微微站起,幸福的“啪啪”拍个不停。

可是,有谁知道,在紫金村儿童的川流中,本来应该有着彭惟圣和李莹秀夫妇俩的几个孙子或孙女的。如今走到彭惟圣的家门口,所能见到的只是一道紧闭的破旧的蓝色卷闸门。紫金村的儿童在蓝色卷闸门边嬉戏玩耍或跑来跑去,追逐着童年的欢乐,根本不会去想:这户人家怎么没有一个儿童?

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号:彭惟圣的家门
武昌螃蟹甲紫金村90号:彭惟圣的家门

当视线落在蓝色卷闸门上的时候,一个十二年前的清晨的画面会自然浮现:晨光熹微,两个小伙子拉起卷闸门,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妇和他们的一个大姑娘,正精神抖擞的从门里走出来;他们一家五口要前往附近的湖北中医药大学校园去参加法轮功的晨炼,手提袋里放着五个圆圆的坐垫。

这夫妇俩就是彭惟圣和李莹秀;这两个小伙子便是彭亮和彭敏,彭惟圣家的老大和老二;这个大姑娘便是彭燕,这家的老三。

彭惟圣和李莹秀,原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远赴新疆的武汉知青,由于二十多年来的辛苦劳作,李莹秀身患重病:严重的支气管哮喘、肺气肿、寒痨病,使她无法继续呆在新疆,彭惟圣一家就在一九八七年搬回了武汉。可是由于没有很多的钱治病,李莹秀的病情日渐加重。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七年,这时彭亮和彭敏都从学校里出来了,有了自己的工作,彭亮会做水电工程,彭敏就职于一家物流公司。一个偶然的机会,彭惟圣得到一本《转法轮》,他看后觉得很好,决定要学法轮功,同时也动员全家人都来学,就这样,彭惟圣一家五口在一九九七年先后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在修炼后不长时间,李莹秀的身体就开始好转,心情也舒畅了。

彭燕回忆起了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这两年间蓝色卷闸门后的幸福:

“那时的我们,每天早上早早去炼功,每天晚上到炼功点去学法,回到家,我们一家五口还齐聚一堂,互相分享、交流在修炼上的体会,我们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远离了世间烦恼,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轻松和快乐,心里充满了无边的喜悦,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彭惟圣一家:彭敏、彭惟圣、彭亮、李莹秀和彭燕
彭惟圣一家:彭敏、彭惟圣、彭亮、李莹秀和彭燕

一九九八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可以想见,当时彭惟圣一家听到这个好消息时,感到是多么的必然。

但是,中共江泽民一伙还是容忍不了人数上亿的中国人拥有自己的独立的信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彭敏遭虐杀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彭敏被中共非法关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将近一年时间,看守所的“牢霸”在所长熊继华和管教的直接指使下,变着法子残酷折磨彭敏。酷刑有:“放礼炮”——犯人双手抱着他的头,使劲用力地撞墙,撞得要象放礼炮一样响,人当时就要痛昏,后脑勺被撞肿或撞出血泡;“五雷轰顶”——犯人用拳头照他的头顶顶门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发出“轰”的声音;“前七后八定心脚”——犯人用脚照他的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这期间彭敏更是常常被十五、六个恶徒按在木板床上,用塑料的鞋底猛烈抽打臀部。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由于遭受虐待,彭敏左腿和身上分别长出了两个直径约十三到十五厘米的脓包。恶警朱汉东暗示十几个犯人轮流挤压他身上的脓包,致使他身体抽搐,剧痛难忍,连续一个月晚上无法入睡。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彭敏被恶警与恶徒毒打一整天后,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人整个散了架,当时就昏死过去了,送武汉三医院抢救后醒来,但已全身瘫痪。后被母亲李莹秀接回家中。

就在彭敏在家中能吃能喝,能说话,渐渐好转时,却又被武汉市“六一零”伙同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强行绑架至武汉市七医院,被隔离监视在走廊尽头的一间小房里。三月份,有三人朋友去医院探望彭敏。当时李莹秀照顾彭敏翻身,侧了下身,只见彭敏腰部有个大洞,李莹秀从病房里出来,对三个朋友说:彭敏一到医院就被强行被送进了手术室,从手术室出来腰部就有一个大洞了;在这里,并没有好好治疗,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彭敏被强行注射了不知什么药,四月六日半夜一点多,彭敏停止了呼吸,当日上午十时左右彭敏遗体就被秘密转移强行火化。

李莹秀遭不测

中共杀害了彭敏后,为了封口,又把李莹秀和彭亮关进“杨园洗脑班”。李莹秀痛失爱子,几日粒米未沾,出现发烧症状,后又遭四名警察一阵暴打,强行架走。李莹秀说要记下他们的罪行,随即被警察将脑袋打破,送武汉市第七医院后不治而亡。这一天,是彭敏过世的第二十二天(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夜)。头发被剃光了、头部有创面、口里还有脓血、脑袋上斑斑血迹——这是李莹秀留给亲人的最后印象。

当彭惟圣看到妻子最后一眼时,他刚从武汉何湾劳教所押来、双手戴着手铐,他激动的一再追问死因,在场的公安无意中透露:因为彭敏死后,她讲的话太多了。

彭惟圣因不放弃法轮功的信仰,先后被中共绑架五次,被强行非法关押洗脑八次,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一零年年末又被非法关押在杨园洗脑班,出来后,不知寄居何方。

一阵喧嚷声,让人从追忆里醒过来,抬眼看到一家麦当劳餐厅前面:一群儿童飞出餐厅,列队开始了庆“六一”的舞蹈,他们的每个细胞沉浸在欢乐的世界里。

如果此时此刻彭惟圣看到这样的情景,他也许会驻足凝望片刻,发出感叹:“啊,小孩子们!要不是十二年前的那场风暴……”

中共就此住手了吗?

那场风暴依然还在,彭亮和彭燕依然身处风暴的中心。

修炼法轮功使彭亮身体健康,道德高尚。但中共的反应却是:无休无止的迫害。就在今年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中共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彭亮的案件。这是中共第七次对彭亮横加迫害,原因是彭亮喷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法庭上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律师声称:中国宪法保护信仰自由。此前,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彭亮实施过六次迫害了。其中有三次彭亮被迫害得差点死去。二零零一年底那次被绑架和迫害,送到同济医院才抢救过来;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期间,也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二零零八年在武汉何湾劳教所也差点被摧残得死去。

虽然彭燕是个柔弱的女子,但也长期经历着中共最邪恶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她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曾两次强迫她睡“死人床”,折磨时间长达三十九天。就在母亲李莹秀被迫害死后一个月,彭燕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女子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出狱后,由于父亲和大哥经常被绑架,她营救亲人脚步从来就没有停歇过。去年年末,当他得知父亲和大哥又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后,就从千里之外赶回武汉,四处奔波,营救父兄。不久父亲彭惟圣获释回家,已呈精神失常状态。就在彭亮将被非法开庭的前两天,彭燕请好律师并打算亲往法院做辩护的时候,遭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绑架。

于今,彭亮已经四十岁左右了,彭燕也三十大几岁了。在中共扬言“三个月除掉法轮功”并开始大肆迫害的那年,彭亮和彭燕才二十来岁。

于今,正值李莹秀和彭敏遇难十周年,彭亮身陷囹圄无法祭奠,而彭燕刚在今年四月份,通过笔墨第十次表达了对逝去亲人的追思,在五月底就被中共绑架。兄妹俩都没有儿女,“树欲静而风不止”,哪有养儿育女的功夫。

蓝色的卷闸门静默着,似乎有所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