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多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我把自己从得法以来磕磕绊绊的修炼过程,向师尊汇报一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份喜得大法的。我那时得法不是为了治病,因为我不知道修炼能治病。一天,一个同修拿来一本经文,里面有师父的法像,我一看到师父的法像就觉得很面熟,想不起在哪见过,觉得非常亲近。我看有很多人学,我认为这个功一定不错,第二天我就请了一套大法书。回家一学太好了,心想我一定坚持学到底。就和同修们一起学,天天学法炼功,经常到别的村去洪法教功,可上劲了。心性也觉得天天提高,身体的各种病不知不觉的都好了。

進京护法

到了一九九九年形势变了,听说天津同修出事了,就和几位同修去了北京。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谤师谤法。邪党不允许我再炼大法了,我太伤心了。这么好的大法不让我们炼了怎么行呢?当时我想我就是为这个大法活着的,我非修不可,谁也阻挡不了我。警察到我家收书,让写保证书,不许炼功。那时我也急了,我就不写什么保证书,我也一本书不交。我把师父法像、大法书都藏起来了。他们什么也没收去,就走了,后来警察又来几次,我还是不交,那是天书、宝书我能交吗?我想了要命也决不交,因为他比我的命都珍贵。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同修们到北京去为师父为大法讨公道,不许邪恶诬陷师尊,不许侮蔑大法。当我们离开家后,警察很快就知道了,就从后面追我们。当我们到达某站转换车时,当地的警察就在检票口堵我们,可谁知我们在票房都睡着了,错过了检票时间,公安没有堵着,他们就跑北京去了。可是这趟车晚点了,就象等我们一样,当我们坐上车,车就开了。我知道那是师父在帮我们呢!因为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弟子,让我们很顺利的到了北京。

来到了北京看到了那么多同修,还有那么多的警察,警车到处都是,便衣警察专门绑架大法弟子。当我们被便衣警察绑架后,我听他们说:“先找一个问问。”当时我的人心出来了,心想可别找我,而恰恰就找我。警察问我从哪来的?叫什么名字?来干什么?那时法学的不深,心性在那个层次上,认为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不说假话得说真话,就实话实说的告诉了他们。没做好,配合了邪恶。后来就被警察带回本县拘留所,在那里关了十五天,后又把我们弄到洗脑班迫害,让我们看攻击大法材料、录像,那时我们不会用正念,就知道“窒息邪恶”。我们都在心里不断的念,邪恶换了三台电视也没放出来,最后不了了之。邪恶说我们念经念的放不出来。后来的一天,邪恶还让我们看“天安门自焚”我们都说是假的,邪恶气的够呛。后来又把我们送回拘留所迫害。他们问我还去不去北京?我说:“需要就去,不需要就不去!”

几天后,邪恶就给我非法判刑二年。当他们给我送通知单时,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他们没回声,也没送我们到监狱里去,一直在拘留所关着。在拘留所里不管邪恶如何迫害,我们都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

一天我突然想起《精進要旨》〈理性〉中的讲法,我越想越觉的不对劲,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在这里,我得回去证实法。听说家乡的同修状态不太好,心里着急!想回家和同修共同学法、证实法。也让他们精進起来,坚信大法。”可能师父看到我有了这颗心,鼓励我。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位妇女胸前是一个红布做的大喜字,第二天早晨起来我跟同修讲,她说:“大姐,你是不是在法理上悟到什么了?”

几天后狱医就给大法弟子量血压,发现我的血压太高,就让我到医院去看病,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没病,不去!”他们就硬逼我到县医院去检查,一查就查出好几样病来(我知道这是师父演化出来的),拘留所不留,报到公安局,公安局让我回家。因为我们家乡最近新上来一个邪党党委书记,非常邪恶,说他一上来我们就去北京,是针对他、害他。所以,就不让乡警察来接我,说要想接就得拿一万元。我丈夫说:“没有钱!”(老伴也是大法弟子)。可是儿女们为了接妈回家就交了五千元,把我接回家。这是我回来好长时间才知道的,他们不敢告诉我,怕让我知道后,我就不肯回来。

我回家后,儿女们都劝我,二姑爷都给我磕头了,说:“我的妈呀,你可别再炼了!”亲戚朋友都不让再炼了。我说:不行!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师父说了这个法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转法轮》),这是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这么大的法怎能不学呢?你们谁不让我炼我就死。从此以后,再也没人阻碍我炼功了。

回家之后,邪恶也到我家几次,让我按手印、写保证、要身份证、照像。我没配合他们,他们没趣的走了。

讲真相救众生

从师父让我们做三件事救人时起,我就开始各个村子去撒资料,做《九评》,挂条幅,贴粘贴,有时走出很远很远。深秋了趟着冰冷河水,不管白天黑夜的,有时和同修到集市中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到常人家里劝三退。资料点同修做好了资料,我就给各组同修下发,一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有时出了人心,也有做的不好地方,如在讲三退救人方面,我二小叔全家都是大学生,在大连住,他家有好几个人是邪党党员,我心想:等他们回来就劝他们三退。可是他们回来了,我一提三退他们就不听,不让我说。我就不想跟他们说了,就灰心了。向内找,发现自己很自卑,我觉的人家都是大学生有文化能说会道,我是一个农村老太太不如人家。找到这个心就要修掉它,把自身所有执着心全部修掉,一定按着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