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九七年我正值而立之年,我无论在工作、家庭,社会交往等等方面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拼命的一手捞钱,一手图名。抓住人的七情六欲紧紧不放。这就是我在得法修炼前人的一面所表现的真实写照。

得法修炼 人生转折

就在我随着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一步一步下滑的时候,在九七年的夏天,我岳母、岳父叫我和妻子一起到同修家看了师父在大连讲法录像。虽然当时社会上有各种气功在传,在我的印象中那都是老头、老太太退休没事干锻炼身体、祛病健身罢了。与当时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可是,当我和妻子、岳母、岳父一起看了师父的几堂讲法后,觉的师父讲的句句在理,但对师父在法中讲的一些超常现象还是半信半疑。就带着这种半信半疑和一种新奇的感觉,在岳母和妻子的敦促下,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开始学法炼功了。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在我和大家学法、炼功的接触当中有一种祥和的感觉,随着我和大家一起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第一个收获就是把烟戒了。同时还见证了许多同修身体上展现了许许多多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的变化,数不胜数。特别是我六十多岁的老岳母当时修炼的非常精進,事事都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通过学法炼功后伴随自己多年的多种老年疾病,没有吃一片药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更为神奇的是她不但无病一身轻,又从新来了例假。当时,对于一个人生很现实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我触动很大,对我学法炼功有了新的动力。

我和妻子从此以后坚持每天早上集体炼功,晚上参加集体小组学法。有一天,我在厂里上班,大约在上午十一点多钟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全神贯注的在朗读《转法轮》,念着念着,忽然感觉小腹处有转动的感觉,我也没在意以为是快下班了是肚子在咕咕叫,可是,一会儿又在小腹处有东西在明显的转动,于是我停下念书,静静体察身体转动的部位不是胃,而是小腹处。忽然我想起在法中师父讲到给每一个真修弟子在小腹处下一个法轮,这不是法轮在转动吗。当时我心里对师父感激的心情无以言表,但内心非常愧疚。因为自己当时的修炼状态还只是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对法理只有感性上的认识,师父却给了我在人世间用金钱换不来的、千年修炼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法轮。虽然师父不要弟子的任何报答,但是我觉的对师父最好的报答就是学好法炼好功,在大法中修炼,做一个真修弟子。

从此,我就在大法中修炼了,自己在身体上也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因我以前有过敏性鼻炎,一闻到刺激性气味,甚至早晨一出门上班闻到与室内外温差较大冷空气都要打上十几个喷嚏,每次打完喷嚏都震的两耳嗡嗡作响,头昏脑胀,几年来吃药打针都没有明显的疗效,久久的困扰着自己的日常生活。通过自己不断学法,自己不但从法理上升华认识,身体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九七年的秋冬之交时没有和以往一样打喷嚏,而是久治不愈的过敏性鼻炎症状消失了,同时在自己身体上存在的几种疾病如:痔疮、胃炎等疾病通过修炼后,一片药也没吃,不治自好,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除此外我也戒了酒,从此以后我无论在任何场合中都不抽烟、不喝酒、不参加有任何赌博性质的娱乐活动。我还卖掉了想在常人中一夜暴富的三万多块钱股票。

大法修炼不仅使我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而得到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升华,使我有了一个新的人生,走上了一条真正返本归真的路。

反迫害 证实法

在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妻子与本地的几个同修,为避开当地警察的堵截上访,我们先乘汽车到临沂,再从临沂坐火车到廊坊,再从廊坊乘汽车辗转来到北京。

终于,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上午,我和同修们在师父一路呵护下,我们有惊无险的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面对广场上比游人还多的警察、便衣和武警,看到广场上全国各地的同修面对邪恶展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口号此起彼伏。我和妻子与几个同来同修也备受鼓舞,分别也展开了“真善忍”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这正义的声音久久的回荡在天安门广场上空。

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 继续讲真相证实法

从北京回来后,我们同去的几个同修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非法迫害。我和妻子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在农历新年的前几天,厂里派人接我们回厂,厂领导分别找我们谈话,问我:你如果从今以后不炼法轮功了,写出保证书,你还回到你原来的管理岗位。你如果继续修炼法轮功,那你就得到生产一线上班。我当时选择了后者,我跟厂领导说: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功。厂领导说:那好吧,今天谈话就到这里。虽然厂领导对我和妻子工作处理不公,我和妻子没有怨恨他们,而是在新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干好本职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年。

我和妻子从事的是全厂最脏、最累,并且有毒性的油漆工。虽然我从优越的工作环境,变迁到恶劣的工作环境。但是我无怨无悔,我要在任何环境、任何岗位上都要做一个好人。

从我来这一线工作那些日子,看到有许多人被邪党一言堂的谎言欺骗,对我横眉冷眼,我心里不知是啥滋味,想既然来了,我要用自己的亲身实践让领导、同事都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正法。于是,我在工作中脏活、累活、毒性大的活,我都抢着干,在工资分配上从不和同事计较多少,关心同事,主动帮助年龄大的老同事完成一些比较累的活。由于自己不仅在工作上按照好人的标准去做,而且对自己干的产品质量,也是用一个好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干好它。有一次,厂里品质部部长下车间检查产品质量时,走到我干的产品前,转了一圈后和周围的人说: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喷的这么好的漆面。现在不仅我自己堂堂正正的做好人,我还教他们怎样做好人,使邪党一言堂的谎言不攻自破,他们相信我是一个好人,如今他们见到我经常点头微笑。

传《九评》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从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层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

二零零五年的上半年,我们地区《九评》光盘,和《九评》小册子只是在同修之间传看。当时认为要不要传给世人,会不会被世人认为是参与政治。同修之间对此事争议很大。当学了师父的新经文,我看后一下明白了,揭露中共的本质,是为了被中共蒙蔽的世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我们这不是在搞政治,是在救人。

于是,我和妻子一起,一边不断的讲真相让世人了解《九评》,一边无论白天、黑夜,利用休息时间,走遍了市区每一个居民小区,也去了部份郊区的农村,向世人传送了《九评》和各种真相资料。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也修去我的许多执着心。不过在传送真相资料的过程中,由于自己的执着心不去,特别造成自己的干事心、显示心不断膨胀,结果摔了一个大跟头。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我和妻子在一个居民小区发《九评》和各种真相资料时,被小区保安诬告,妻子被非法劳教。痛定思痛,发现自己以前做的很多事情不在法上,不是按照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而是用的人的办法,靠的是匹夫之勇。试想,这样能救了世人吗?不能,不但救不了世人,还使那些被中共蒙蔽的世人在无知当中造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重罪,甚至失去被救度的机会而被淘汰,自己的执着心不去,修不好。在这有意无意当中等于帮了邪恶一把,使本该得救的生命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而被淘汰,这等于是没有做好师父交给弟子的“三件事”。

可是,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鼓励没有做好的弟子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走好证实法的路。那么自己该怎么办?是趴着不动,还是站起来,继续履行自己的历史责任,在世间助师正法、扎扎实实的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提高心性?我对自己的回答是:爬起来,走师父安排的路。只要宇宙正法不止,我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不停。有了正念后,我在单位利用各种机会,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我不但劝单位同事,还抓住机会对来单位,办事的人、拉送货物的司机、务工的农民、参观学习的学生等等,劝他们“三退”,他们许多人接受了“三退”。我不但在单位劝有缘人“三退”,还在亲属中、同学、朋友甚至在外出旅行、菜市场、商店、路边的小商小贩、清洁工、收废品的等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同时,在买东西的时候结合使用真相币和对方讲真相劝“三退”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使一个个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已声明彻底与其邪党决裂,退出它的邪恶组织,抹去兽印,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是自己通过学法明法理、转变观念、向内找提高心性和救度众生的实修过程中的一点粗浅体会,其实,无论是自己的法理上升华认识,还是在邪恶严酷的迫害环境下能正念正行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大法的威力,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能走过来的路。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