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最后说:我都听你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那天,有一个网友加我为好友,我跟他打过招呼后,对他说:“有件事情很重要,对你很好,我想跟你说说。现在已经有九千六百多万人在网站声明退出共产党党员、团员、队员了,你知道为什么声明吗?”对方发来文字讯息回复我:“不想知道。”

我打字给他:“可是这个事情是真正希望你好的,所以才会跟你说说。共产党干了太多坏事,坏事不是干完了就没事了,善恶都是有报的。而它却要每个党员团员队员在加入的时候,都要发誓说把命奉献给它。你愿意把命奉献给欺压人民的共产党,誓死效忠它吗?”

对方回我讯息:“你没共产党你能活吗?你这种人喝了井水,忘记打井人,你应该拉去枪毙!在这里乱散发消息,招摇!”

我说:“我知道你是个爱国的人。但是,什么是爱国?爱国不是爱党!共产党在过去六十多年的时间里,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迫害上访的老百姓,给中国人带来了太多的灾难。爱国不就是爱咱们中国的文化与人民,不做马列子孙嘛?”

对方收到我的讯息后,似乎更生气了!他一口气连发来几则讯息:“你再发!”“看看共产党还有什么不好的了?!”“你再发啊!”“不发了啊!不是很能招摇吗?你发啊!有本事再发啊!”

当下,我同时在跟其他几位网友陈述真相,正好有一网友要我帮忙声明退出党员,另一网友要我帮忙声明退出少先队,所以我有点忙不过来。虽然看到他的讯息,可是没能即时回复他。他又发来讯息说:“垃圾!”“下次你再发这样的讯息,我到公安局去告你去,脑残!”

这时,我已经帮两位网友声明好了,把声明的证书号码回给他们,要他们存好号码后,才回复给这位网友:“抱歉,刚刚有网友要我帮忙声明退党员队员的。其实,你骂我,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儿损失,我完全是出于为你好才来告诉你的。”这位网友回我:“你有本事就再发啊!你又不敢!”

我回了他一句:“在是非考验面前,人是必须要做出选择的,因为善恶之间是没有中间地带的。”

他问我:“你说这些对你又有什么好呢?”我回他:“我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是这是为人好的。你想想看哦,一个人能不能在灾难中平安,不会有个磅秤,把你抓过来称称看,良知道德够标准了,让你平安留下来。但是会给人机会,会告诉你真相,去启发人的善念;有善念,能明辨是非善恶的人,灾难中会遇难呈祥。”

他说:“这些跟我们老百姓有关吗?你要给建议不反对。”

我说:“我跟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你可以用突破封锁的软件,就可以看到更多更多真实报导。”

他又回我:“笑话!你没告诉我,我还不是活了二十多年!”

于是我又打字告诉他:“其实帮你声明就是为了你将来得平安,你知道吗?不少预言,例如刘伯温的《烧饼歌》已经预言,大瘟疫来临时,十户只留一户。我们不能发誓把命奉献给一个欺压人民的政权。贵州一个老人翻山越岭帮八百多人声明退党团队员,我今天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善恶有报,共产党害死那么多人!所以啊,每个人这时候都要为自己的良知表态。”

然后,他发来讯息说:“跟我无关。怎样赚到大钱才是我的理想。”

我接着说:“假如今天发生大海啸、地震、你除了害怕之外,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呢?是不是想平安地活下来呢?危难来前警世人,会把真相告诉人们,让人们有选择的机会。关键是你是否选择正义的一方,那么当危难真的来时,你会得到上天、神佛的保护。你有了生命的未来,你想多挣钱,想过好日子,想幸福不都可以吗?”

他说:“切!那你是说国家没有用了!”

我回复他:“我们爱我中华,不是爱马列外来的共产主义,而且它是欺压我们人民的。我只是站在人民立场说话,不是站在那些高官立场说话。你如果有手机我打给你,跟你说清楚。中共杀害中国八千多万人,相当于每三个月就搞一次南京大屠杀,持续到现在从未停歇。难道你能认同这个变态狂魔吗?难道你要支持它继续残害中国人吗?”

然后他给了我电话号码说:“打,不是要说清楚吗?我等着你!”

电话中,我告诉他:“我们中国人一向讲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华历史上最强盛的盛唐时期,文化、国力、疆土等等方面几乎都达到了鼎盛,这和大唐文化包容一切的气度是分不开的。唐初突厥曾经为患北方多年,唐高祖为了国家安宁都不得不向突厥称臣。但是唐太宗打败突厥后,并未赶尽杀绝以雪父耻,反而极其包容地任用了曾经与大唐为敌的突厥降将,约占朝廷武官之半。

同时唐朝还允许归降的突厥人迁入中原。赶尽杀绝只会加剧仇怨,战争四起。

在文化上,唐朝尊道、礼佛、崇儒,实行开明的‘三教’并立政策。也正是这种自由的思想环境,造就了唐代恢宏的文化气象。绝不是共产党的那套斗争理论的。共产党目前的维稳经费报导说达到了七千亿人民币,远远超过军费预算。军费的钱是抵御外敌的费用,维稳七千亿是用来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上访的人民、封锁网络不让人民知道真相等等。

我们都是平民百姓,不应该站在我们百姓立场说话吗?怎么还反过来去赞同那些欺压人民的贪官污吏,去赞同残暴血腥的共产党呢?”

对方在电话中告诉我:“有道理!我都听明白了。”我问他是否是共产党员,团员或少先队员?他说:“都不是。什么也不是!”

到了晚上,他又发讯息找我,态度变得很温和,并且问我吃过饭没有?我再次问他,真的什么都没入吗?戴过红领巾没有?他告诉我他戴过红领巾,是少先队员。我说:“帮你声明退出少先队好吗?”他说:“我都听你的!”

于是我帮他声明退出了少先队员。他还发来微笑的图案,并谢谢我。我告诉他:“恭喜你!我真为你能明辨这一切感到高兴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