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剜心透骨的过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长时间处于独修状态,修炼的慢且费劲。上明慧网看许多同修三件事做的很好,又羡慕又感叹:什么时候有精進同修一起学法就好了。这一念出来,不久就有了这样的学法环境,也开始了第一次剜心透骨的过关。

一次去同修甲家学法,顺便给同修乙的笔记本做双系统。学完法我开始做,同修甲看看我用了将近三小时,不乐意的说:别的同修太懒了,什么事都依赖过来,耽误两个人的学法时间,都给了教程和第五版资料点手册了,应该自己能学会啊。又说我什么事情都大包大揽,助长别的同修依赖心,应该装完双系统剩下的让同修乙自己做。

当时我心里就闹腾开了,觉的同修甲怎么这样,我可是什么事情都要做到完美的,装好双系统要再给两个系统打补丁又浪费时间,同修乙还不一定会做,怎么能出半成品给别的同修呢?这时同修又说:你见到修理电脑的活就眼睛发光,简直比见到亲爹还亲哪。你一点也不珍惜时间,要每天学法能这样保证时间和投入的话就好了。这句话深深的刺痛我,当时我不高兴的说:算了,不做了。愤愤不平的回家了。

回到家里还在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负责呢,技术活也不象他想的那么简单。别的同修从零开始学,有教程不一定管用,而且具体操作中各电脑情况有别,需要有一定电脑经验才能处理好。不让我这个有经验的做,让别的同修自己摸索,还不一定找到门路,不是浪费别的同修时间吗?这个人太自私了,下次去学法别再揽事情了,学完法就走,等等等等,一时脑子充满恶念,静不下来。

突然,我想起师父《曼哈顿讲法》中的法:“你们大法弟子不能被说,一说就炸”。这不就是说我现在的状态么。我使劲的告诫自己:我不能一说就炸啊,不能一说就炸啊。好一点了,但是心里还是特别委屈,学法也不能入心。干脆停下来找找为什么这样。首先找到的是委屈心,本来一番好意被同修甲说成那样,我太委屈了!

这时,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的经文也打入脑中:“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哦,觉的委屈是没做到忍啊,埋怨同修甲是气恨。找到这两点,心里逐渐平静下来。继续找:为何觉的这么难过呢?因为同修甲说的虽然语气不好,但句句点到了实处,刺激到了自己掩藏很深的执着心与问题。那一段时间看经书经文一会就犯困,但做资料、看技术论坛或修电脑能熬到凌晨两三点还精神很好。长期以来只知道自己状态不好,却没有根本上重视和改正。根本原因就是同修甲指出的,每天学法不保证时间与质量,溜号啊、犯困啊,还不太在意的找理由搪塞过去,自欺欺人说这种是工作太累了或睡眠不足。用的全是人念,根本就没有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上面的现象分明就是干扰因素,不正念铲除还用常人观点看问题,导致老也提高不上来。从学校到工作单位,几乎没有听过负面的话,与客户打交道时也是作为专家被尊敬着。同修甲语气不好这不正是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吗,能提高心性还不高兴?难道是来图常人中的安逸与和气吗?应该感谢同修的。

观念转过来,心里豁然开朗,觉的非常轻松。这时同修甲突然告知有事让我尽快过去一趟,在路上我心里还有些不稳,一遍遍背着师父的经文《致欧洲法会》,见到同修,心里坦然,顺利把事情办完。同修甲笑着说:“被人家捧着、供着习惯了,我说话刺激到你了吧。”我微微一笑,说:“谢谢您,这次真的过关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