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使他泯灭了良知与人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有相当一部份中共官员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既是指挥者,又是酷刑的直接参与者,特别对于基层官员更是这样。可是在迫害法轮功之前,这些人对法轮功还可能有一定的好感或认同。可是迫害开始了,这些人为保持和中共一致,背叛自己的良知,对法轮功大打出手,这委实让人悲哀。是什么使他们放弃了良知与人性呢?我们从原四川彭州市蒙阳镇党委书记郑贵华的转变,一探中共党性的邪恶。

皮包失而复得,他对法轮功盛赞有加

一九九六年六月,法轮功开始在彭州市蒙阳镇弘传。短短三年时间,修炼法轮功的群众已达一千多人。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该镇竹瓦乡法轮功学员应淑的儿子拉三轮车,有次发现客人掉个皮包在车上,包里有一个大哥大手机(当时价值一万元左右),还有金银首饰盒及各种发票等物件。

当时就有人愿出一万元买这个包。应淑知道后对儿子说:“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导我,不是我的东西不能要。不按大法要求做,你妈妈的病能好吗?咱花几万元都没医好,可得法一个月病就全好了,不按照师父教的去做怎么能行呢?做事先考虑别人。”他们就根据包里的身份证找到了失主,并把东西送了回去。

失主是蒙阳镇书记郑贵华的妻子。郑贵华夫妻非常感动,见人家亲自把包送了回来,什么东西都不少,谢了又谢。第二天又专门开车到应淑家,拿三百元酬谢。应淑全家都不要,他们硬把三百元塞到应淑孙子手里就开车走了。但是第二天应淑又把钱送了回去。郑贵华当时相当感慨:“法轮功学员这么好,你们弘法我们支持你们。你们太好了!”

这个故事很快就传开了。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这是他们修炼后品德得到提升后的具体体现。好多老百姓也据此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美好。

迫害伊始,他紧跟形势血口反诬

在中共迫害之前的那些年里,象郑贵华这样的中共基层干部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和善良,而且还对法轮功有相当正面的认识。可是迫害一开始,一些党徒们盲目地和中共保持所谓的“一致”,对中共的恶意栽赃陷害,根本不去思考,中共迫害他也闭着眼睛参与;已经对法轮功有所了解的,也迫于形势的压力,暂时自我封口。

作为镇党委书记的郑贵华,他在对法轮功表态时,为了显示他对中共的忠心,以及对中共决策的坚决贯彻,有意提起法轮功学员给他送还丢失物品这件事,他故意隐去以前自己对法轮功学员感谢的言行,竟然昧着良心无耻地说:“应淑看到(我)是当官的躲不下去了,才退回去的。”

私设黑牢,他对好人大打出手

中共邪恶的党性要求其成员无条件地充当迫害的工具。郑贵华不但对法轮功肆意诬陷,而且还带头对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

二零零零年元月七日晚十点钟,郑贵华带领镇政府的所有官员将法轮功学员郑维刚骗到镇政府办公室。郑贵华与镇长谭延柏及“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负责人白美春,带头猛抽郑维刚的脸。接着,其他所有官员轮流上去打耳光,把郑维刚的脸打得完全变形。郑贵华还觉得打的不够,就命人把郑维刚拖进楼上房间,突然把灯一关。黑暗中这些政府官员,象土匪一样,对郑维刚一阵疯狂地拳打脚踢。郑贵华仍不罢休,命人把郑维刚的衣服脱了,只剩一件背心,亲自带头用皮带狠毒的抽打,皮带打断了数根。接着其他恶党官员又轮流上阵,用皮带抽打郑维刚。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刁修竹时,派出所恶警付晋超强行将刁修竹拖出家门。修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说:你们不要抓她!郑贵华恶狠狠地说:“你再闹,把你也关起来,你以为你年龄大就不敢关你啦。”

放纵邪恶党性,吞噬人性

在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上,郑贵华能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赞同法轮功,一下转到对法轮功的不遗余力的迫害上,真让人悲叹中共党性对人性的扼杀。郑贵华为了表示党性强,无条件地服从和配合中共的迫害,主动泯灭自己的人性,在中共的教唆下对法轮功学员犯下可耻的罪行。

其实,何止是郑贵华一个人如此?那些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这些年来他们真的不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吗?不知道真、善、忍是好的吗?那么这些良心被党性戕杀的中共官员们,本身不也是中共的受害者吗?他们已经从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沦为中共迫害好人的“工具”了。

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十二年了。在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过程中,许多人从中共谎言中觉醒,不但匿名退出了中共的相关组织,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在帮助法轮功学员。而那些紧跟中共迫害政策的官员,你们真的要跟着中共一条道走到黑吗?真的愿意把自己的良知与人性出卖给中共吗?法轮功学员本着善良的愿望,希望这些人能认清中共的邪恶,不要沦为它罪恶的陪葬,恢复人善良的本性吧,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