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按理说应该是老弟子了,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时,我在各种人心和怕心的驱使下,放弃了修炼,和同修失去了联系,完全混入了常人中。可是我知道大法是正法,绝不是电视里宣传的那样,《转法轮》我走到哪带到哪,有难的时候,偶尔也看一看。

在那五年里,我做大客车生意,一心想多赚钱,可却赔了不少钱,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病的很严重,最后什么也干不了,也不能吃东西,身体虚弱到走路都费劲,打针、吃药也不好使。

师父没有放弃我

一晚,我丈夫出去玩去了,我还没睡着,忽然看见一个大法轮,在屋中间旋转,呜呜响,我细细的看,不是梦,是真的,我当时心里很激动,又有点怕,以为是我小腹部位的法轮师父给收走了。那个法轮在屋里转了二十分钟左右,从窗户飞出去了,接着我小腹部位的法轮开始旋转,转了二十分钟,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当时我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明白了:师父不是不要我了,是来救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师父大慈大悲,不愿放弃我。我当天晚上把《转法轮》拿出来,边看边哭,我下决心继续学法,不辜负师父对我的希望和救命之恩。师父连续三天给我调整身体,我恢复了健康。感谢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二年春天,我把大客车卖了回到家乡。那年我儿子上高中,我要陪读一年。我们租下一间只有三十平米的房子住下了。第二年,儿子要高考了,因考场很远,中午不能回家吃饭,儿子一个同学的妈妈给找了一人家,可以让我们中午休息,我和我儿子谁也没有想到,这家是多年失去联系的同修家。这都是师父苦心安排的。因为我内心一直渴望从新修炼,走回整体中。师父看见了我的心,所以就安排了这一切。我和我儿子又从新走回修炼中来了。

一朵迟开的小花

我儿子是学美术的,大学毕业后,跟我说想回来找工作,不想脱离修炼环境。儿子精通电脑,在电脑学校找了一份工作,一月能开一千多,这都是师父安排的。一天女同修A来找儿子,说外地同修来教打印技术,同修A自己年纪大,学的慢,让我儿子跟她一块学,学会了好教她。儿子很高兴的就答应了。过了半年左右,同修A要去外地女儿家住一段时间,儿子回来和我商量做资料。我那时怕心上来了,对儿子说:我们家没有那条件。儿子反问我:没什么条件?我说:咱家屋子太小,没地方放打印机。儿子说:要想做就有地方放。我又说:咱家经济太紧张,没钱做资料。儿子说:同修说了,没钱同修给拿。我说:我要做就自己拿钱,不用别人钱。我还说:我们俩修的不好,能做资料吗?做出来的资料能救人吗?儿子说:我们修的不好就什么也不做了?都象你这样的想法,三件事什么也不做了,等修好了再做,那是修炼吗?修炼一边做一边修,才能修去人心。听儿子这么说,我也没话说了。就这样,我家这朵小花开放了。

资料点都是儿子一手操作,他白天上班,晚上做,一做半宿,早上还得炼功,一夜睡不了多少觉。就这么运作了几个月,我想,要是同修急需资料,还得等他下班后才能做,太耽误事了。所以我就和儿子说我要学打印。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负责打印。

我家的资料点运作到现在已有二年了,其中修炼过程中,有师父的点化,也有魔的干扰。下面我就说一下,我在这二年当中修炼的认识。

先修自己 后修机器

开始做资料不久,机器卡纸,非得用手按着托盘,否则就不下纸,我着急又上火,总是向外求。后来我想起来看过同修的文章,说机子坏了,先修自己后修机器,我这才开始找自己,结果找出一堆人心,怕心、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己、怨恨心、嫉妒心、不让人说的心,等等。我认识到,我带着这么多人心做事,怎么能做这么神圣的事呢,我要归正一切不正的。找到这些心后,机器不用用手按托盘了,这回变成得往起抬托盘,我明白了,师父是在点化我,我该提高了,不能总在这个层次上待着。我明白了这些后,机器也就恢复正常了。

我的真相币花的比较多,一开始真相币都是别的同修做,后来花真相币的人越来越多,不但大法弟子花,就是明白真相的常人也敢花了,不少做生意的常人都换真相币花,说花真相币买卖好。就这样,资料点的同修忙不过来了,特别的旧钱,换回来同修还得用熨斗把钱熨平才能打印。什么事情也不是偶然的,一次在大组学完法后,一协调同修在我身边坐着说:谁能帮忙做真相币,说同修太忙了,一忙忙半夜。我顺口就问了一句:真相币咋做?同修听了这么问,马上说;有打印机就能做,要想做找同修教你。从那以后,这个项目我就接过来了。旧钱都是同修熨好了拿过来,我就负责做。

做真相币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新钱还好打印,旧钱就不好打印了,弄不好就卷机器里,就得往出抠,有的时候越着急越弄不出来。有的钱还打不上字,你放上去它就下来,就是不打字。我和机器沟通:打印机,我们都是为助师正法来的,你有你的责任,我们要配合好,我有没做好的地方我做好,为了正法我们共同努力吧。我又和钱沟通:纸币呀纸币,你知道吗,你被选上做真相币你多荣幸啊,在你身上打上真相短语,你的命运就不一样了,你也是生命,我不想放弃你,你看别的钱都打上字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打上。就这样我再把钱放上去,它就很顺利的打上字了。有时候自己感觉和机器融在了一起,配合的那么默契,打印机一张张出纸的时候,它就好象跟我在说话,这种感觉用语言无法形容。

前一段时间,我地有一男同修被抓了,为了揭露当地迫害,写出来揭露文章,发往明慧。文章下来了,需要大量往出做、往出发,各个资料点忙了起来。那段时间有几个资料点机器都出了问题,不能正常运作,就有几个资料点,没白天黑夜都忙着做资料,其中就有我家的资料点。不自觉的我的显示心就出来了:这么多资料点机器都出问题了,就我的打印机啥事没有,一天到晚超负荷的运作。结果没几天我的打印机就不打字了。那天也是打真相币,新钱旧钱都不打字了,发正念也不好使,求师父也不好使,找技术同修来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这才开始找自己,一下找到了:别的同修机器出问题了,不是帮同修发正念、正念加持,好象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整体观念,这是多么自私的一颗人心,显示自己、证实自己,就我做的好,机器一切正常。找到了这些心,机器恢复了正常。

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到的

一天,我开始发烧,感觉有三十八九度,烧的我直哆嗦,盖上被子也冷,饭也做不了,也吃不進去饭。同修来我家,见了说:是好事,别看重,因为你这段时间做这么多证实法的事,你的身体也得跟上,你该提高层次长功了。第二天早上,我想不能不炼功,我穿上衣服,把儿子叫起来一起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就炼不下去了,眼前发黑,身体发冷,豆粒大的汗珠顺脸往下淌,衣服都湿了,站不住我就把着床坐下,一想:不行我得坚持,不能放弃,接着炼,邪恶因素你不想让我炼我就炼。就这样用了三次把功炼完了。

我想不对劲呀,开始向内找自己:前段时间为了救同修打揭露文章,白天黑夜的打资料,虽然忙,可是天天下午学法两个小时,功也是坚持炼,还觉的自己做的挺好的。我反问自己:你天天学法,你学進去了吗?你炼功达到标准了吗?我那几天学法老迷糊,根本就没学進去,走形式;炼功的时候我有个毛病,一抱轮的时候就要上厕所,我知道这是干扰,一直没突破。我下决心一定要突破。

第三天早上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又要上厕所,我想不行,一定要正过来。这时我想起来同修写的一篇文章,同修在监狱里被捆在床上不让上厕所,他就想:我的身体是一层一层的,让它在另外那层空间的身体排出去。后来便意就真的没有了,身体轻松了。想到这我也发出一念:用我的神通让它在另外的那个身体排出去吧。就这么一念发出去,我的肚子“咕噜”一声,身体一下轻松了,身体被能量场包容着,非常舒服。那天早上炼功一点不累,非常轻松。我从心里感谢师父。我们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达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到的。

我从修炼到现在走了不少弯路,师父也没放弃我,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师父我要修去所有的执着,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家这朵小花虽然开的迟了点,但我会精心呵护,使这朵小花开的更加圣洁。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