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八年秋得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走过了十二个春秋。一件件往事历历在目,想说的话很多,要讲的故事也不少,神迹也有。我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与同修共享修炼所得。

一、喜得大法 梦想成真

我得法看似很简单,经同修一介绍,我就看书了。后来深知这简单的背后,师父操了多少心。当我认真看完师父所有经书后(当时只有八本经书),就明白了,这就是我盼望已久的,并且懂得人通过修炼可成就神,永远脱离生老病死之苦海。这不禁使我想起了儿时的向往:常常仰望星空,人到底从哪里来?人为什么会死?死后又去哪里?将来我也会死吗?死了就真的永远永远和这个世界没有关系了吗?太可怕了,心里万分不愿接受。神往着长大了说不定能碰上人不死的方法,这一想法一直留在心中。如今梦想成真,那份激动、那份喜悦真是无法表达。有一次站在河边不由自主对着天喊: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得大法了,我有师父了。当时就抱着这种想法走入大法。通过修炼彻底改变了入门时这种为私的观念(人能修成神,太好了,我一定要修。),人就是天上来的,就应该返本归真。大法弟子更具有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修好自己为己任。

二、信师信法 证实大法

我的经济状况不好,可师父在法中讲:“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总得让你能够生活”(《瑞士法会讲法》)。从此把师父的这句法牢牢记在心里深信不疑。虽然收入至今很低,从不执着钱。但从修炼那天开始,凡是修炼需要的或对修炼有帮助的,我会毫不吝啬的购置。还可拿出少部份资金作为资料费支持资料点儿。后来自己也成为一朵盛开的小花,用工资购买了机器、简单耗材并能支付维护费等。大陆大法弟子开展了手机讲真相项目,自己也卖了一部真相手机救度众生,当大陆推广新唐人时,找技术同修装了小锅(欧卫),后被邪党破坏大陆信号中断,不久又推广亚太(台湾)新唐人,又装了一个大锅。并且还要维持正常的生活,这一切仅靠每月几百元工资是做不到的,可是在大法修炼中堂堂正正做到了。在这过程中,也有同修的不理解,甚至质疑。我都能平和的与同修在法上交流。我说: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师父不会让我们饿着肚子修大法的,这是坚信师父证实大法而非自我,那师父就会帮弟子。不能用常人的观念来想修炼的事,对不上号。这一切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我只是实践而已。

师父讲:“所以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转法轮》)我就记住了,自己从此不会再有病了。虽然当初不是因为祛病健身進的门,但修炼后一些病灶部位也会反应出来。可它又不叫病,那叫什么呢?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师父说:“但是,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转法轮》)我每次就叫清理身体。修炼时间不长,有一天晚上身体突然热的就象在火中烧,都要烧化了一样,忽然又冻的要结冰一样,身体剧烈颤抖,一夜都在这冷热交替中度过的。那种痛苦用语言无法形容,只有主意识还算清醒,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心里喊着师父或背着法中挨到天亮。整个人都虚脱了,脸色青灰,真是死而复活般。我听师父的不是病,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觉中就走过来了,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承受的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还有来自旧势力黑手烂鬼的干扰迫害,而这场迫害是师父不承认的。再出现身体上的不适,就不是简单的个人修炼中的消业与清理身体了。因为师父说:“我们这个功法是法炼人的功法。法炼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状态都会从功中、从法中体现出来。”(《转法轮》)

当身体出现干扰做三件事时,我就说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我觉的这也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根本就不承认什么病业关啊等观念,因为业是师父给消,身体是师父给清理,跟任何生命没关系。记的在零四年,我的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浑身如针扎,又痒又痛,真是坐卧不宁,五分钟都静不下来。那时对法理解不深,只知道师父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就坚持学法,发正念,炼静功时前十五分钟身体难受的发抖,就咬紧牙关背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到半个小时时,身体就好多了,坚持了四十五分钟。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对旧势力说:我不承认你,把我的身体回复原状。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真的是信师信法无所不能,谁也动不了你。

三、脚踏实地 修好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全面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我也不例外。刚开始,走大街串小巷,或讲或发或贴,只要是能救度众生的,都主动去做,真是酷暑严寒不间断。有一次在梦中考试画老虎,表面上我画的虎很好,老师本想给合格,可犹豫了一下,有意判差二分合格。就问老师这是为什么,老师只让我找找,我找了又找,觉的只是虎须差些。就又问老师找的对不对,老师说:按道理是合格,可希望你再找找。醒后我悟到是师父点化要向内找、向内修,不要只看表面,否则华而不实。

后来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注意修自己。因为上班学法不是很多,我就从学法质量上要求自己。通读与背法相结合,效果很好。自从明慧公布四个整点发正念,我很少不参加。有的同修夜间十二点起不来,我就用电话叫。在法上交流,在法上提高认识。慢慢同修也能坚持了。我发正念的质量一开始达不到要求,倒掌或迷糊或莲花掌打不开。我就下功夫,专门对倒掌迷糊发正念:发正念是师父授予大法弟子的,是清除宇宙中迫害大法、迫害众生的邪恶的,谁敢干扰首先被解体。再发正念效果很好,也很少出现哪些不好的状态。

一开始是从资料点取资料,我都认真搭配好,包装好再发放,不合格的资料不发,不包装的资料不发。后来自己做资料了,更是严格把关。从下载都不知道到熟练的过程,真是修心的过程,其中也凝聚了师父的慈悲与心血。当自己做的好时,师父会鼓励我,有一次梦中看到自己的考卷,金光闪闪,都是立体的金字。

神韵光盘在大陆大量发放,对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可明慧对光盘有明确的要求,这样一来制作速度慢。我就默默的与刻录盘的同修协调好,我打印盘面,打印盘袋,可是我的机器不能打印盘面,我也不会啊。时间不等人,决定的事就要快做,什么也不想就是要做好这件事。背起手提电脑就去了电器城,叫商家给装好驱动程序,调好机器,买了些耗材,回来后一试效果很好。我认为只要不是抱着私心,没有协调不好配合不好的事。而大法弟子圆容法的要求是无条件的,不要根据自己的喜好去圆容,要根据救度众生的需要,再看看整体的需要,再决定自己做什么。师父会给我们智慧。

随着正法進程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仅要做好三件事,一思一念都要正。有一天回家发现洗衣机、电视机不见了,我猜到是丈夫卖了,我也没露声色。因为这是我在婚前自己买的,心里就想,即使不是自己买的,也得打个招呼啊。晚上背法时心里笑了,“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曼哈顿讲法》)

某天学法小组同修告诉我:我们在背后议论你了,你执着钱,证实自己,想用钱买威德。当时我心里一惊,告诫自己向内找,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很坦然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我已意识到是师父在考我,因为我刚背过这段法时间不长。“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鼓掌)面对最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

今年春天,我眼睛出现了严重的迫害状态,眼周围肉有些烂了,眼里直往外流黏糊糊,只要闭眼几秒钟就睁不开了,只好用手扒开。我就多发正念善解或清除可效果不大,我仍然该做什么做什么不动心。我就静静的对照法找自己,一次发正念看见没有眼睛的我晃来晃去。我就想不承认它,它又实实在在的存在,那一定是由后天的观念、业力、不正的因素构成的假我。我一下找到了一颗非常不好的人心:我时常有意无意的对那些后来走回来的同修另眼相看的思想。这是绝对违背师愿的,因为师父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何况是得了法的呢。我再发正念就不一样了,眼睛很快也好了。

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有半点含糊。以上只是修炼路上的一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