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乎失明的人到大法修炼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

一、有幸得法

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几乎是一个失明者,看什么都模糊不清,九二年到市医院检查经医生确诊为色素膜炎。当时就在市医院住院治疗,住了四十多天还是不见好转,由于承担不起高昂的住院费,钱花了也没效果,就只好出院了。 那时我真担心我会成瞎子,我的心情痛苦到了极点。九六年八月,那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法轮大法传到了我的家乡!人们都在互相转告:“听说炼了法轮功什么病都能好哎!又不用花钱吃药!”我的邻居得知这一消息,就赶快来告诉我说:“粮站正在办法轮功学习班,都最后两天了,赶快去!”就这样我有幸走進了大法。现在我一身轻松,什么病都没有,自从修大法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粒药,心情愉快,每天除了自己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还能带孙子、煮饭、做家务活,真是有使不完的劲。

二、在学法修炼中提高心性

师父告诉我们:“不修心性,根本就不会出功能。”(《转法轮》)自从修了大法后,我就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名利面前不争不斗。有一次,我家卖菜的九百多元钱不在了,当时的菜价很低,差不多都才两角左右一斤,可想而知要卖多少菜才能卖到九百多元钱?更别说还有种菜的辛苦了。我丈夫气的够呛,大概知道是谁拿的,就要去找这个人讨还。我赶紧拦住他说:“算了,不要去找了,万一不是他拿的,岂不是冤枉了别人?要真是他拿的,可能是前生前世我们欠人家的,常人还说:“赊财免灾嘛”我这一说,丈夫的气也就消了。还有一次我去卖四季豆,老板算错账多拿了二十元钱给我,我马上就还给他。我修大法后的这些行为,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丈夫,我丈夫也学我一样,买卖东西不占不贪。虽然我们作为农民来说种点菜卖,挣钱不容易,但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要用大法来衡量;不是自己的坚决不要。

三、坚定的誓言

我炼功后才三个月,我的眼睛就完全看的清了,其它毛病也全好了。但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那天中午,同修到我家来说:“你快看电视!电视上说不准炼法轮功了!”我赶忙打开电视机一看,果然如此!当时我真是傻眼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想:共产党这是咋了?这么好的功法不准炼,还诽谤大法、诽谤师父!是不是搞错了?!我心里一急,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此时,我在心里问了一句:“师父!你在哪里?弟子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希望,不管别人怎样污蔑大法,我一定要修下去,一修到底!”

晚上我们十多个同修到炼功点上切磋交流,怎样护法、怎样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同修们都信心十足。一个同修提出给江魔头写信,再就是去上访,大家都一致同意。可是第二天还没等我们行动,乡上就把各生产队的队长叫到乡政府开会,下午就到各小组开会,统计大法弟子的名字,我们的名字全被记下了。从那以后邪恶就不断的骚扰迫害,不许炼功、不许二人以上在一起、看见两个炼功人在一起就说在搞集会。炼功人家生孩子不给准生证,结婚不办结婚证,修房子等等都不给办手续,采取种种手段来强制你放弃修炼。儿女上学、找工作、首先问家里有没有人炼法轮功,若是家里有人炼功的话,就连儿女上学、找工作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我的两个儿女就是因为我不愿放弃修大法,不愿向人低头,大学毕业后都是自谋职业。

在中共的高压下,一些同修妥协了,不敢出来了,学法小组也解散了。一些坚定的同修,不管邪恶怎么叫嚣,继续在家炼,就是不放弃。恶人每天晚上八点来钟就到炼功人家偷听有没有炼功音乐声,若发现有人炼功就马上闯進屋抢录音机、抢书、抓人,跟土匪一样。

四、恢复学法小组

由于邪恶的迫害,形势的紧张,家里的人很害怕,都反对我炼功,家庭环境变的紧张了。我只能等到家里的人都睡了后才炼功,学法也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着电筒看。有一天晚上我打着手电在床上学法时,忽然想到师父在国外讲法,有学员问到:“弟子:请问师父,当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的弟子都在干嘛?请师父转告世人及天上,我们大法弟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七二零那天我所发的誓,我的思想观念一下子转变了过来。去掉怕心!第二天我就把我们组所有的同修找回来在我家里切磋交流。我们决定把学法小组恢复起来,我家房子后面宽,又僻静,就定在我家学法,大家都同意。就这样我们的学法小组又恢复起来了。

学了两天,干扰来了!我丈夫说:“是不是想把你抓進公安局关起你才好过?”我说:“不会的,我家这里离街远,僻静,我们选在中午它们休息的时候学,我们在房后,只要你不说谁也不知道。你想想:大法给了我那么多好处,以前我没修炼的时候,个性强,经常和你吵架打架,炼功后我处处让你,不和你吵不和你打了;你不许我炼功,搬我的腿、拿我的书、我都只是好好的和你说。我要不是修大法眼睛能看的见吗?地里的活儿不都得你一个人做吗?我住医院的时候你还拿东西去送医生。师父传这么好的法,炼了,眼睛就好了,没花一分钱,我们也应该感谢师父和大法,也应该护法”。我丈夫听了我的一席话,无话可说,转而笑了!说:“好,好,好,不管你了,只要没人告你们。”

五、大法的神奇

我的家庭正过来了,使我有了较宽松的修炼环境。我又买了一个小录音机,晚上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离公路较远的地方炼功。邪恶经常来家骚扰,都被我丈夫对付走了。直到二零零二年,有恶人到乡上去告了,说我家是法轮功的炼功点。一下子,乡上的、村上的、队上的都到我家来了,问我丈夫我到哪去了,他们要找我。我丈夫说:“到女儿那里去了。”我回家后,丈夫就说给我听。我说:“我永远都不会见他们,不管他们是谁,我都不见。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他们没有资格见我。”他们每次来我家,阴差阳错就是见不到我。

有一天上午,我就在我家房后的地里干活,来了七八个恶人,门是锁着的,那天我家的狗也不叫,要是狗叫的话,我会以为是熟人到我家,我就会回家的。下午两点多钟他们又来了,见门还是锁着的,还是没找到我。他们就晚上来,有一次他们晚上来了八个人,车开到离我家还远的地方就停住了,然后悄悄的走路来。我丈夫听见狗在叫,刚一开门,他们一窝蜂的就挤進来了!问:“你女人呢?”“给你们说过她到女儿那里去了。”我丈夫冷静的回答。他们看了看,没看见我,就气急败坏的对我丈夫说:“你女人回来叫她别跑了”。其实我就在家里!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六、做资料

邪恶三番五次的来家骚扰,在家没法呆了。正好女儿在城里做生意缺人手,这次我就真的到女儿那里去了。我给女儿看门市,在城里认识了不少同修,我这里就成了同修们交流切磋、传递资料的联络点。时间长了,做资料的同修觉的我可以承担接送资料的工作,从此,我就担负起了我们这个片区几个乡的资料协调工作。后来为了给做资料的同修减轻一些压力,我和同修交流后买来一台复印机,我们只在大资料点拿一份做母本,这样我们就开始自己复制资料。现在我已能上网、下载、打印、自己独立制作资料,成为了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这些经历讲起来是那么轻松、悠然自得。如果我不是因为修了大法,象我这样一个只读过小学一年级的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会使用电脑、打印机、并能制作出精美的真相资料。)这些年来,不论天晴下雨,寒来暑往,再加上邪恶的封锁,我都按时把资料送到同修手中,自己也用自己制作的资料去讲真相、救众生。

七、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为了能够做好师父所要的,兑现我们的史前誓言,最大限度的收救我们的众生,这些年来我除了做好资料协调工作,还尽量走到第一线去面对面讲真相,利用一切机会,不错过一个有缘人。比如:走亲访友、亲朋过生日或红白喜事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乘车在车上讲,走路在路上讲。只要我有这顆心,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来听真相。

一次,我到亲戚家吃酒饭。我带了一大包小册子及护身符上了一辆车,一看车上全是熟人都是我讲过真相的,心想:到前面那辆车上去也许有机会。刚这样一想,有个人就说:“你去坐前面那辆车吧。”正合我意!我赶紧下车上了前面的车。上了车我就找机会和车上的人答话。我问:“你们是来接亲的吧?”司机说:“是”。我说:“这车好豪华,一定很贵吧”。司机说:“有点贵,四十多万”。司机又得意的说:“要不是车好我早就没命了。汶川地震的时候,我就在那里。车子正在路上跑,地震发生了。山上的石头掉下来打在车上都没堵住我,硬是冲了过去,免了一难。”我看机会来了,马上接着说:“你这个人一定是个好人,心地善良,有神佛保佑”。他说:“我也相信有神!”我紧接着说:“共产党不信神、不信佛,把人带到了苦难边缘。人都不信神,神当然不管人了,所以说现在灾难多。”我问他:“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入过”。我说:“你把它退了才能保平安”。他说:“我是当干部的,不能退”。我说:“不到党组织去退,你只要对天发个愿说:愿意退出共产党组织,神佛就会保护你及你的家人。因为神看人心,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还可以用化名、小名退都可以”。他说:“那就退吧,我姓陈,就叫陈福吧”。车上还有两个人我也帮他们退了。我又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从我的眼睛说起,告诉他们,我从炼功后没吃一颗药,眼睛好了,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天怒人怨,天要灭它等。使他们更進一步了解了真相。这天很顺利,共退了十一人,带去的小册子及护身符也全部发完。

讲真相的例子很多,有顺利的,也有不顺利的,酸甜苦辣都会尝到,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现在出去走亲访友,送礼,我就送他(她)们装有真相资料的MP3,他(她)们都很乐意接受。这样关系也拉近了,人也救了,何乐而不为呢?只要能救人,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最大的满足。

以上是我修炼十多年来的一点体会,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我会尽力做好的,请师父放心。如有写的不对的地方,也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