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之路 矢志不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大概是十岁左右的时候,我常常大白天做梦,梦到过(想必是真的)一个金碧辉煌天国世界,我赤脚在那金子般的沙地上信步漫游;梦到过一个好大好大的天女飘落在我家附近。少年时代的我便充满了遐想,尽管那时还是文革中期,有神论被恶党无情的摧残,我还是相信神佛的存在,相信另外空间的存在,相信修炼能得道升天,期望有一天能在天国世界里寻找到自己的归宿。

九二年师尊大法开传之际,我想修炼的愿望骤起。先是在气功中看看,却因为附体的人太多而放弃;又在佛教中转转,越转发现越不象是在修炼,都在忙着抢钱呢,而且附体的也不少,越转发现越靠不上边,只得又放弃。尽管修炼的模式在我这还是未知,但是附体绝不是修炼。因为我小时候常听邻居阿姨(现是同修)讲白蛇传,讲附体被神佛所不容。就在我万念俱灰,对修炼几乎丧失信心之际,我的婚姻也在没有一点原则问题的前提下走向破灭;企业就象是被判了死刑,等待执行。我的人生一下没有了方向,大脑空空,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

九七年十月的一天,我新结识的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借给我两本书,一本是《悉尼法会讲法》、一本是《美国法会讲法》。我一口气看完了这两本书,这两本书对我的震撼力之大,在之后的几年里不曾有过。我迫不及待的请来了一本《转法轮》,白天连着晚上,一口气看完一遍,过程中常常是泪流满面,激动不已,在看到不二法门时,我顶着深夜倾盆大雨将周易、八卦、气功等书籍撕毁、扔掉,将佛教的书籍捆好,不日送往庙里。

看完《转法轮》,我的心难以平静,过去的许许多多不得其解的问题似乎都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真是相见恨晚。我在心里为自己决定了:就修这一门了。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将来是否还有其它法门,修炼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永远不变。

坚定信念

七•二零刚开始,思想业就干扰我,在思想中不时冒出不尊重师父的念头。一连两天,挥不去,压不住。无奈中我就想:刚得法时那种急不可待的激动心情不也是我吗?当时决定在这一法门修炼时,不是发愿: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将来是否还有其它法门,修炼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永远不变吗?我问自己:你能放弃吗?回答:不能!既然不能放弃,管它呢,继续修。不好的念头从此消失殆尽,真是念一正,恶就败。再拿起《转法轮》,看到思想业这一段时,明白了原来是思想业在干扰。

同时,未修炼的母亲恐惧于邪党整人的伎俩,发动家里家外的亲属,轮番的找我谈话,想让我放弃修炼。我不为所动,无论是谁,只要一张口,我就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是我个人的事,不会影响任何人,想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这不可能。法轮功我炼定了。最后谁也没有说下去,只是劝我注意点。

不等不靠,在做资料中修心性

做资料,我起步的比较晚。零五年年中,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连开机、关机都不会,建立了只能复印的小资料点,零七年也和同修合作了一段时间做资料,我基本上负责买進耗材,传送资料,技术上还得依赖外地同修,后来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抓,设备被抄,我们这片的同修没有了资料的来源,协调人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跟同修说:你先暂时给我提供底稿,我马上去买一体机,先复印,不能耽误同修看周刊,我一定很快独立起来。

尽管当时一点数都没有,可我没有行与不行的概念,行不行我都得行,周刊上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能上网、下载、打印资料,我没有理由不行。况且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肯定的,我一定要掌握资料点的技术。

也许是我的这一念正了,零八年初,同修送来了一个无线上网卡、一个工具盘和一本资料点技术手册(四),按照手册(四)的提示,开始了自己装系统,按照真相小册子上的办法,让同修家的孩子下载了破网软件,开始上网、下载周刊,师父同时让我结识了一位钻研破网技术一段时间、尚未独立运作的老同修,我们在一起对照手册(四)研究如何進行系统、防火墙、各种软件的安装与设置。零八年夏季,尽管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我们的资料点都已能安全的上网了。

零八年年底,在我的这个小资料点基本上完全独立运作之际。短短的半个月,同修接连送来五六台笔记本电脑,都是二手电脑,性能各异,问题不一,我悟到:是师父在加持我,让我尽快熟练起来,更好的配合整体。

从零五年夏季开始到零八年底,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修去了我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如怕心、干事心、显示心、妒嫉心、抱怨心、证实自我的心等等;技术上,掌握了从采购设备、耗材到安装系统软件,从上网、三退、下载到打印、制作真相资料(包括大法书籍、光盘);正念也在加强,从躲躲闪闪的购买耗材、维修设备到堂堂正正的货比三家、与供货商砍价,以节省大法资源。为日后推动资料点遍地开花打下来坚实的基础。

资料点遍地开花

零九年一月初,有同修找我,想跟我学技术。我的技术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何曾不是大法的资源呢?大法的资源是共享的。我倾尽所有,先后教会四个同修,年龄从三十几岁到七十多岁。有两个年轻一点的有一定的基础,只需完善一下,即可独当一面;有两个老同修从开关机学起,只用了三个月,学会了从安装系统、软件到安全设置,再到上网,下载,打印周刊、小册子,即亲自组建了农村老家的资料点,至今还时常回去看看,帮助解决技术上的问题。

老同修学技术的毅力,让我感悟到大法的超常,大法弟子的超常。从未摸过鼠标,也不懂英文,连汉语拼音也不认得,现如今还能自己发三退名单,尤其做的大法书籍,谁也想不到是出自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之手。

随着走回来、走出来的同修的增加,资料的需求量也在增加,我想再创建两个小资料点。先是一个同修想自己上网看周刊,以减轻资料点的负担。我立刻给她的电脑安装好系统,过了一段时间,她来找我说:就为一星期看一本周刊,耗着一台电脑,是不是浪费?我说:你要能做资料,我给你配一台打印机,你就把你们这些同修的资料担起来就行了。同修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一个资料点就这样运行了,很快就独立运作。

另一片的老同修比较远,每周耗时两个小时来取资料,早有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愿望,因生活拮据,想让我帮助买个合适的二手的笔记本,正巧有同修换新电脑,把旧电脑拿给我,让我送给合适的同修,真是机缘巧合。可是装系统时出了问题,因该笔记本的系统是内嵌的,其它的CD系统盘一概不读。我以为光驱坏了,想换个光驱,找了几家都不给换,上电脑城花钱也没装上我们的系统,最后一线希望登录天地行网站。在天地行同修的指点下,成功的将系统升级到XPSP3,一台非常不错的电脑。在其他同修的资助下,又给他们配置了打印机、刻录机、上网卡。老同修因没念过书,恐一时半会儿学不会、耽误事,找了个搭档,就这样这个小资料点也开始运作了,现在已基本上独立运作了。

在推动资料点遍地开花过程中我深深的体悟到:资料点能顺利运作,是他们修炼状态的直接反映,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常年坚持每周至少两次的集体学法,重视发正念,积极主动讲真相、劝三退。

见证大法神奇

零六年十月下旬,中午时分,我过马路时,被一辆打着转向灯却径直朝前开的轿车从侧面撞上,我从自行车上了轿车车篷上,又摔倒地上,前后也就是三四秒钟吧。撞上的瞬间意念中想到:师父救……我想说:师父救我。可说到“救”字我又想:师父什么都给了我,我怎么还求师父?同时意念中又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只承认师父给我安排的,其它一概不承认。

怎么摔在地上的我没感觉,但我知道我已经在地上了,我的两条腿一点知觉也没有。司机下车拽我,想给我堵车上医院。我说:不用,我没事。司机说:不行,赶快上医院。我说:我没事,呆一会儿就好了。司机急了:还没事?都起不来了,还没事?我也急了:我说没事就没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真的没事,呆一会儿我就能起来。

大约四五分钟,我的一条腿有了知觉,我扶着车站了起来,另一条腿还没有知觉,象面口袋一样在那飘着呢。司机不放心,还坚持上医院。我说: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等这条腿能走了,咱就到道边上去。司机摇头晃脑的自语道:法轮功真有点道道。

又过了五六分钟,这条腿也有了知觉,前后也就十多分钟吧。我是锁着修的,看不到师父到底为我做了什么,如果说师父给我再造了这两条腿,我也深信不疑。我自己走到了路边,司机从车里拿出一打钱给我,我说:这钱我不能拿,我要拿了这钱,我就不是一个大法弟子了。司机随后给我写了个字条,上面写着小张和他的手机号码。我抓紧时间劝三退,他说啥也没入过;我又告诉他:那你就记得“法轮大法好”。

事后,这条腿疼了有一个月,骑车子上班不耽误,两条腿黑的象黑炭,只有脚心没黑。一个月后,腿的颜色也恢复了正常。师父给我再造了这两条腿,是让我走正路的。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呵护,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的路。

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就写到这吧。总之,信师信法,在今后时间不多的修炼路上,多救人,救多人,突破自己面对面劝三退的不足,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