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湖北劳教所的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看了湖北沙洋范家台黑窝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后,使我对二零零九年在武汉市女子劳教所被迫害时身体出现的异常反应有怀疑。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当年八月在洗脑班被迫害四十三天后,我于九月三十日劫持到劳教所,恶警当天就逼迫我写决裂邪书,遭到我坚决拒绝后,那个逼写邪书的警察刘雁对另一警察说了一句:看来这个过场还是要走哇。当时我猜想是不是要对我进行熬鹰(连续多少天不让睡觉和肉体摧残)的精神迫害。但没有动静。

到第三天中午刚吃过午饭不长时间,头疼的象要爆炸一样、全身发抖,感觉五脏六腑每个细胞都在剧烈颤抖。同时经常想呕吐,站不住、坐不稳,小便困难很难畅通,走路象要摔跤,血压升高,手脚僵硬,精神恍惚、时哭时笑,心脏象要落下来一样,眼睛模糊不清。很熟的人与我打招呼我都认不出是谁,耳朵失聪,头发白的很快,反应迟钝,经常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吃了饭没有,什么时间了、是上午还是下午也记不清。

包夹人员向那位说要走过场的刘雁反应:说我的心脏很不好。刘雁说:心慌才正常,不慌还不正常。

叫刘辉的警察还讲要把我当典型迫害,她吩咐包夹人员对我们要象猛虎,不能象绵羊,这是包夹人员讲出来的。在巨大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压力下,违心的写了我生命永远痛悔的“决裂书”。当时我身体严重失常,大小便梗阻,我只得凌晨四点左右起床蹲厕所。有一次刘雁值夜班,她发现后马上叫包夹人员将我拉起不让我大便,还说:你拉别人不拉。其实当时根本没有人上厕所,为了不吵醒别人,我只好不拉。刘雁还不放心,过一会又跑来问:起来了没有?

身体的异常状态一直到今年三月回到家至今还很明显,近几天走路打飘越来越厉害,精神恍惚,主要表现是手脚僵硬无力、走路象要摔跤,时有发抖、视力模糊不清,尤其是左眼几近失明(近几天好一些),左边大脑象石头一样堵的实实的感觉,后颈椎到两臂的每根筋僵硬疼痛,所有的关节肌肉象木偶一样难以扭动转弯,头一摆动就拉扯的疼痛不已。我分析是毒物所致,是药物毒性的反应。家人见我的状态很伤心,他们早就怀疑是药物中毒。

曾经在这个黑窝被迫害而拒绝转化的另外两位我知道的法轮功学员,也都有过与我类似的经历和反应。蔡甸有个法轮功学员从黑窝出来后,腿不能走路,必须双手扶着墙才能走,双目近乎失明,最终含冤离开了人世。现在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好,身体感觉打飘的厉害,见到很熟的人还要想一想才能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