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积善阴庇后世 损德父子遭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这是一个发生在我家的故事。我家住在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的一个村庄。故事上溯到我的高祖父母时代。

我家院子里有一盘石碾,高祖母是一个勤劳善良,又乐善好施的人,每天清晨把碾道打扫的干干净净。夏天,烧一盆开水,供碾面的人们口渴时喝;冬天,早晨起来烧一火盆炭火,供人们箩完面后取暖。每年到了青黄不接时,每天早晨登上梯子站在房顶看谁家的烟囱不冒烟,就拿上米面什么的给人家送去,并说:“快点起来煮饭,让孩子们吃,吃完了好到野地挖点野菜,和着米面度日子。”日子久了,得到她接济的人们都不好意思了,每当给人们送去米面时,人们就说:“我们家有吃的,只是不想起,想多睡一会儿。”高祖母总是说:“我还不知道你们又没吃的了。”村子里的人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傻奶奶”。正是我的这位高祖母的行好向善,到了我曾祖父时,我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可以说是蒸蒸日上。

日子好了,也引起了人们的妒嫉,村子里有一个叫大孖的人(和我家同姓),他的弟弟得了伤寒病,治病花了好多钱,也没医好,并欠下了好多债,最后一看没希望了,就把他弟弟推到了孙航的井里边(孙航的日子不如我的曾祖父,敲诈无油水),硬诬陷说是我的曾祖父把他弟弟推到井里,敲诈了我曾祖父许多钱财,才肯罢休。他用敲诈来的钱还了他弟弟治病欠下的钱,把剩下的钱赌博输光,又欠下了许多债,而我家虽被他敲诈了那么多,也没有影响到正常生活。他的弟弟死后,他的父亲也相继死去。

第二年我家的马怀了驹,就在我家的马下驹的那天夜里,大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父亲。他说:“爹回来了?”他父亲对他说:“你个鳖子(地方方言)干的好事,你把弟弟推到井里,敲诈了人家那么多钱财(指我的曾祖父),阎王判我们替你去还债,他们家的马怀了驹,我们要去投胎,那个大骡子是我,那个小骡子是你弟弟。”说完后他父亲不见了,他也醒来了,梦中他父亲对他说的话犹在耳边,他睡意全无。

我家也是忙活了一宿,马下驹本来就是好事,又下了双驹,一家人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五更天,我的曾祖父正在打扫院子,大孖就敲响了我家的大门:“二叔,二叔快开门!”曾祖父开门一看是大孖,就问:“你又来干什么?”大孖说:“我给二叔道喜来了。”曾祖父又问他:“道什么喜?”大孖说:“你的马不是下了两个骡子吗?”曾祖父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大孖说:“那是我的父亲和我弟弟。”于是,他就把梦中他父亲对他说的话告诉了我的曾祖父。最后又向我的曾祖父要二斗米,我曾祖父说:“二斗米能吃几天?我给你一袋吧!”他说:“那更好了。”说完,背着米走了。

我的曾祖父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也不亏待那两个骡子,精心喂养它们。两个骡子也日渐长大,就开始干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跟着我的曾祖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干活,好象从不知疲倦,每当曾祖父累了休息时,它俩总是头齐刷刷的卧在一起,长嘶几声,眼泪簌簌地就流下来。骡子的脾气特别好,听我姑奶奶们说:“她们弟兄们小时候捉迷藏时,从骡子的肚皮底下钻过来,钻过去,骡子从来不踢。有时有人借它们耕地或者拉庄稼,它俩也是那么温顺,谁使唤就谁使唤……有一天那个大骡子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曾祖父把它埋在了我家的场里。小骡子在军阀混战时,被奉军赶走了。

这个故事从我的曾祖父时代延续到我们这一代,经历了一百多年,我们家的人都知道这个故事,我们的家庭代代兴旺。并且把高祖父母的勤劳和善良也继承下来。我的公公婆婆教育我们要象高祖父母那样,公公说:“积善之人必有厚福,作恶之人必有灾祸,我们家之所以能有今天,全是我那位傻老奶奶积下的福份。”我会把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子孙们,让这个故事在我们家世代相传。同时也告诫人们善恶必报是天理,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愿善良的人们多积德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