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缩词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读了明慧网六月十日发表的《表达对师尊的感恩要严肃用词》一文后,有许多许多的感慨,首先感谢同修指出我的执着,让我更感修炼的严肃,写文章的严肃。

其实,当时我写《一句错话万古憾》时,把师父的“洪大慈悲”缩写成“洪慈” ,只是为了一组排比句的用词工整,字数相同,根本没考虑这样用词是对师父的不敬,甚至完全是不正确的。这正好暴露了自己对修炼的随意性:想怎样就怎样,完全不对世人和众生负责。试想,我们今天拿出一个词随便乱用,明天又拿出一句话随便乱说,那么多少年之后,不知不觉就在改变大法内涵以及我们的修炼之路,那可是罪业如山如天的严重乱法啊!

通过这件事,我还悟到,是我的执着心强烈膨胀到一定成度了,师父才借此点化我——“缩词”的“缩”就是“缩头缩脑” “图懒省事” “偷工减料” “想走捷径”等。是啊,就说三件事吧:学法时专挑自己感兴趣的有关提高心性和坚定正念的部份专心学,而其他部份就“一带而过” “偷工减料” ;炼功更是跟不上趟,有许多时候都是跳过难忍的第二套功法,“走捷径” “滥竽充数” ;而发正念也没有严格按要求去做,为“图懒省事”既不盘腿打坐,也不打手势,而直接用心去想;面对面讲真相怕心很重,总用第三人称和间接方式,正念不足,“缩头缩脑” ,人心泛滥,特别是疑心强烈;还有读明慧文章的时候,一看文章挺长就一目十行的快速浏览;再有就是写证实法文章的时候,总是追求表面文笔,就象修炼只修表面没有实修。

还有,我的天目处于半开状态,当我读完同修的文章并自语“洪慈”的时候,在另外空间看到被我省去的“大”和“悲”两个字原来是两个很高很大的神,特别是“悲”字,是一个高耸如天的巨佛形像,他们更是神圣庄严巍峨如山,巨大的佛体放射着万道金光,往其后看有层层叠叠数不清的大佛在展现,往其上看竟是佛上有佛,头摞头,手叠手,雄伟壮观,难以描述。哦,我终于明白了,我省略的何止是两个字啊,那是无量无计无数无限的神佛啊!我惭愧的无地自容,泪水溢了出来,这时只听“大悲”巨佛洪钟般的对我说:“天上偏一毫,地下差万里啊!”我更加羞愧,原来我的“一词随意”已经偏离大法万里之遥了。

现在终于体会到每天读明慧文章的重要了,也尝到了交流的甜头——细微之处的不足都被同修用火眼金睛辨别出来,而且让我一下子提高这么一大截,真的是受益无穷啊!

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其实就是现在,很多大媒体也好,各个国家的情报机构也好,还有各个国家对中国人权关注的团体与个人,都在看明慧网,都很关注。”也就是我们明慧网的读者群不仅仅是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很多大陆及国际社会的常人,甚至情报机构的邪恶人员,都在关注明慧网,所以,这对于我们写文章提供稿件的同修要求更严更高,写作态度一定要严谨,写作用词一定要严肃,写作思路一定要在法上,写作文风一定要正气,拿出我们最好的来圆容明慧网,圆容大法,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