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 加紧赶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已有很长时间不能正常上班了。因母亲去世,心里很悲痛,后又跟丈夫吵了一架,病就上身了。先是胃里发胀,不断往上嗝气,渐渐的吃东西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没劲。中药、西药、按摩不断的变换治疗手段,可病情越来越严重,四肢虚弱无力,走几步都困难,严重时连筷子都拿不起来,整天躺在床上,手想挪一挪地方都难,有点动静也害怕。每顿只喝半碗粥,一点菜汤。因很瘦,所以后来住院时,医生以为是胃下垂。在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误诊为心肌炎,花掉很多钱,治疗也不见效。后来有人介绍法轮功,我拒绝,因以前练过两种别的气功,身体照样很差,没信心。

求祛病走入修炼

出院后,家人帮我借来了单放机和老师的讲法带、炼功带。我在家自己看,照着老师的动作学。

一天晚上,看老师讲法录像带看到十一点左右,我恋恋不舍的关了电视。就在上床的这功夫,小腹底部开始隐隐作痛,而且越来越疼。我趴在床上,紧闭双眼。紧接着浑身发冷,说话上下牙打架,一量三十六度五。盖两床棉被还直打哆嗦。同时想大便,阴道又出血。由于法没学好,没悟到是老师给调整身体。到十二点多实在挺不住,去了医院。当我被从急诊室推往妇科住院部大门时,突然不疼了。我也没悟到是不应该去。接着妇科大夫检查,病历纪录写了两大篇。现在想起来还非常后悔,悟性差,痛经就没好。在医院進卫生间里时,突然,我止不住的呕吐,象喷泉一样,没有恶心、呕的过程。想不到,这之后我的胃就好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不能入睡,以前后背右侧紧挨腰有一巴掌大小的地方经常疼,好几年了,坐时间长挺不住。这时这块疼的翻来覆去,象烙饼一样。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睡着了。早晨醒来,哪也不疼了!人挺精神,还喝了一碗小米粥。直到现在胃和后背一直没问题。那天是原定看中医,去了,医生一反常态,说不用拿药。这时我才多少有点明白是师父给弟子清理身体,在《转法轮》里清清楚楚写着呀。之后,我把剩下的一袋袋中药汤,从冰箱中拿出来一股脑的倒掉了。家里的其它杂七杂八的气功书和磁带也都烧了,正式到法轮功的炼功点炼功。

那时我们是早五点钟炼功,大家自觉排队,成行、成列,辅导员每天拿着录音机在炼功点义务教功。大家在一起集体学法,老师在国外讲法都能及时看到。身体好了,步履轻盈,骑车轻快,大上坡儿几下就蹬上去了。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真是看啥都高兴,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觉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还不太明白这就是在修炼。

刚刚走入大法修炼三个月的七月二十日,江××利用其窃取的权力与中共相互利用开始公开打压法轮功。那天早上,大家在一起炼功是,就来了一些警察对我们進行监视,下午,电视台就播放了所谓不让炼功的通告,丈夫喊我去看电视,我不看。我知道师父是好的,大法是好的。我把大法书、录像带等藏到楼上箱子里(后来放到他单位的柜子里了),每天在家炼功、看书。但对走上天安门或到各级政府反映情况没有那么高的认识,没能走出来。后来我和一同修组成小组学法,她经常带些传单来,是黑白的,我就在骑车上下班的路上到居民楼里去发,有时特意走着去,用风湿膏粘到住户门上。拿粉笔写法轮大法好等,也贴粘贴,电线杆、电话亭、水泥柱上,内容是“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后来师父要求大家发正念除恶,我也开始发正念。

失而复得

二零零一年我搬家了,暂时住亲戚家,荒废了学法和炼功。一次和丈夫吵架后,胳膊又不能用劲了。之后退回到了常人状态。身体每况愈下,胃病、妇科病都复发了,从新开始看病、吃药、打针等等,使用这种常人的医治手段。

就这样一晃过去了六年。治疗妇科病打消炎药过多伤了肾,膝盖以下都冰凉,使用电褥子睡一宿都缓不过来。夏天要穿长裤,里面还要穿线裤。为治腿,每天还用一个过膝盖的大水桶泡腿,泡的大汗淋漓。这时又出现更年期症状,头上冒汗,治头得吃凉药,但腿有病不能吃;治腿得吃热药,可头不准许,身上的这些病就这样互相牵制着。因为心里一直还有法,时常睡前还习惯性的背《论语》,期间也几次试着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可每次都没坚持下去。二零零七年,一场盆腔炎疼的我死去活来,倒在医院的病床上,话都说不出来了。思前想后,决定从新修炼。我跟丈夫说,他不同意,我说,那你就等着收尸吧。他看我坚决,就同意了。从此我又走回大法修炼中。

前四套功法还行,第五套静功都忘了,看了书才记起来。我把老师的讲法按时间顺序认真的看了一遍。同修知道后,给我送来了七二零后老师更多的讲法,并帮我做了“三退”,我也才知道了正法的進程及弟子的责任。可惜没过一个月,她的家人就把她弄走了,不让她和同修见面。我失去了与同修之间的联系。有一天,我在走廊里捡到了一本小册子和一张光盘,拿给孩子和丈夫看,他们就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这时我的一些病症不翼而飞,夏天也能穿单裤了。

又过了几个月,遇到其他同修,告诉我有明慧网。她到我家利用普通的电话线拨号上网没成功。我家安了宽带后成功了!当我看到明慧网页面的时候,心里好激动啊!网页以蓝色为主色调,左上有莲花图案,右上有师父静观世人的法像,下面有同修的文章。我下载了“我的师父”栏目中的所有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弟子们回忆当年师父到各地讲法传功的情况,还有照片。我常常是边看边流泪,为师父的艰辛付出,为师父对世人的佛恩浩荡和慈悲,也为那些弟子的幸运。我还下载了第六届网上法会的全部文章,也常常看的泪流满面,为弟子的大善大忍的救人之心,也为自己空度了六年时光而悔恨。看到同修们不怕吃苦,理智、智慧,做资料、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我就有一种冲动,恨不得马上冲出家门,尽快加入讲真相、劝“三退”的行列之中。

加入救人行列

开口——第一次对陌生人劝退是在打车回家的路上,我以楼道上一份“三退”声明(估计是弟子写的)跟亲属同修提起,以引起话题。不想司机不认同,说着说着我几乎在和他争执,亲属同修在后面紧拉我的衣服。我当时只有一念,我得说,不能听你说。就这样,亲属同修下车后,我一路给他讲,虽然没能劝退,但我敢向人开口了。现在想想当时挺执著的,没有经验也不知怎么讲,也没有多少慈悲心,所以未能救了对方。

做资料——逐渐的我感到有些遗憾,我没有小册子,没有护身符,碰到比较接受真相的没有资料和护身符可给对方,只能告诉人家如果有人给你法轮大法的护身符你可要留下呀!那时感到太受憋了,就想自己做资料,况且我有些电脑基础。于是购置了新的电脑和打印机。当我看着自己打出的第一本小册子时,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可由于技术不熟,印出的资料经常出问题,有时打颠倒了,整本小册子就作废了;有时夹纸了,有时出墨不均匀,浪费了不少纸张和油墨。刚开始是下载Word文件,自己再计算页码打印。有时页码就输错了,发现后再补打,这样打一份小册子,要几十分钟时间。我这时才感受到资料点的同修是多么不容易呀。没过几天,打印机又出毛病了,一看连供墨水管里发白,有空气了。找商家修好了,几天不用又不好了。再找商家,对方答应来却没来,大雪天,不好催人家。晚上突然一念,能不能自己修?记得那人上次“啪、啪”就将墨车卸下来了。第二天,试着往下一按,拿下来了,又学着人家的方法用针管将空气抽出来再插上,再安上墨车,一试好使了。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我自己也能处理了。

得知师父肯定了真相币的作用,我也用。开始用笔写,油笔、中性笔,再用网上同修的方法涂上蜡,用灯烤干,但总觉着不理想、不美观、不整洁。带有大法真相的东西应该是最好的。于是尝试着打印,下载了有关文章和打印模板,但打出来都是竖着進的,不好打。后来改为把要打的文字粘到Word文档中,再打到A4纸上,将有字的地方抠掉,底下再用双面胶在底边粘上一层纸,中间夹上钱币再打。这样慢,要放進去,再拿出来。裸打我也试过,可打出来的字是歪的。每当看到同修文章中有好的内容就不断的充实進去,现在有四十多条内容了,字的颜色都设成网上教的与钱面上相同的色调。开始也不知洗钱,直接打,后来照文章说的做,洗、贴、捋、压、晾,再打,比较整齐美观。一次我用水把钱泡了一天,打上的字都没掉也不模糊,我就不再涂蜡了。攒钱很慢,要干净,没有污渍没有笔道的七八成新的,到银行只换五元和十元的,没有一元的,就想到去小商贩那去换,这方法也成。花的时候一般折两下,跟正常纸币差不多少;发正念,顺利花出去,之后再留一念:回去你可要看哪!一次去买熟食,十元五元一元票一起给店员,她看到一元钱上的字,盯盯的仔细看,我就定定的看她,没有投来疑惑的目光,直接就收到里面去了。

劝退——单位离家很远,我就有意不坐公汽乘出租车,利用上下班的路上跟出租司机讲真相劝退。出门前端坐立掌发正念“彻底清除大法弟子所到之处空间场,彻底清除另外空间干扰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请师父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谢谢师父。”看到有出租车开过来就在心里说:彻底清除其司机背后的共党邪灵。开门先向司机问好,坐定后告诉他目地地,别冷场,问问中午吃没吃饭哪,说句天很热,做司机挺辛苦的或晚班安不安全哪等,常人都是希望别人关心的。让他進入到对话的状态中,算预热吧。边搭话边发出一念:你一定要出善念,跟着我的思路走,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啊。其实这些都是从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学来的。车上时间很短,所以,怎样几句话就能转到正题上就很关键。

后来仔细想想,若先讲到相关的词,再引出话题就会很自然。如新闻——藏字石;上网——藏字石;旅游——藏字石;干旱——贵州——藏字石;开车平安——“三退”保平安;车内平安符、天灾、保险——平安——“三退”保平安;出国、孩子入党——退党;身体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等等。一开始碰到司机开着广播或正听评书,就感到没有办法讲。我想这样不行,就照样讲,他们听着听着就关小了广播音量。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理,一切都会随着我们的心态变。后来知道司机的生活基本是出车——吃饭——睡觉,没时间看电视上网(年轻的还能上网),他们多数只不过是在用这种方式消磨时间或驱赶寂寞,所以你和他说话,一般都答理。即使他在很注意的听广播,也可能找到话题。

一次就遇到这种情况:司机在听广播,我很着急,请师父加持。这时从广播里传出被骗的女孩用手机给她父亲发了六个字而得救的新闻,我就说你知道贵州藏字石吗?也是六个字,由此引出话题。同样,什么夫妻矛盾哪,家庭不和呀也都可接上话茬,说说这种情况大法弟子会怎么处理,但不要有显示心,意在让他正面了解。遇到路途短,开始不能尽快的進入话题,说几句常人话就到地方了,很遗憾。后来,上车先聊几句天气呀什么的,紧接着就说你经常在外跑,有没有亲戚或乘客告诉你“三退”保平安的事?这样即使是起车价的短程,也能劝退,只是讲的不全面,但机会有限,不能浪费。有时眼看没讲完就再往前坐一段,下车再往回走。有几次注意力太集中,给过护身符却忘了给打车钱。有时对方只听不说话,没有积极的响应,就有点犹豫要不要讲“三退”,把心一横:我必须跟他讲!简短讲完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同意退了。所以自己坚定的要救他的这一念很重要。

我体会,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出门前稍作修饰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因为这是对人的尊重。碰到熟人会给人“越活越精神,越活越年轻”的好印象;碰到陌生人,有好感,他会敬你三分,常人道:“远敬衣服近敬才”嘛,对顺利劝退有帮助。上车先问候也很重要。问一声“你好!”他回应一句“你好!”就让他开口说了话,没回应也给了人一个好印象。有一次,司机问我,你是本地人吗?我说是呀,他说我还以为你是外地人呢,开了这么多年车,没有乘客问好的。最后临要下车时常说,相见是个缘份,我把这个信息告诉你,我就祝你多多赚钱,幸福平安,再给对方起个吉祥的名字劝“三退’,一般都同意。把你起的名字放在祝福语中使人更乐于接受。有时遇到说(“三退”)是法轮功搞的,我就说,咱们都得谢谢人家法轮功,人家不告诉咱,咱哪知道哇。接着就给他说说法轮功。这样,不和他对立,让他多了解法轮功,不触动他的情绪,不让为自己的原有认识“辩护”。

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一路修炼的坎坎坷坷,又是第一次投稿,文章写的也很零碎。如能对与我有相同经历或处于半独修的同修以一点点帮助我就很欣慰了。也恳请各位同修对于我做法想法的不当之处慈悲提出帮助、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