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一路平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得法修炼十四年,有苦、有乐、也有坚信,靠什么能一路平稳的走过来,我最深的感受是: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得法初期,师父在几天内给我净化了身体,打开了天目。洋溢在幸福之中的我,每天认真学法,刻苦炼功,并利用一切机会证实大法好。

一、洪扬大法当己任

从修炼开始,我见人就说,逢人必讲,以自己的亲身感受,洪扬大法的美好,有学法的我就给请上书,送到他们的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面对邪党的造谣诬蔑,我回首自己修炼路程中的点点滴滴,无疑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因此我在很短的时间归正了自己的思路,明确了自己的责任,我更要全身心的把大法的美好和真实存在告诉世人,让世人了解真相,善待大法,让邪恶的谣言不攻自破。我继续象以前一样每天马不停蹄去找我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领导、同事去洪扬大法,在这过程中,确实有很多的艰辛。

每天,我要早早去接小孙子,在回来的途中,我怀抱着孩子,一路走,一路讲,虽然只有一站地的路程,我经常要走两三个小时,一路上有时能讲十几个人。一次,为给一人讲清真相,一说就是三个多小时,对方由误解到相信,最后评价说: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真是了不起。

一次,我到山上居住的同事家洪法,天快黑了,又没有公交车,走回来肯定误了家人的饭,心里有点着急,这时单位的车突然出现,把我送到家门口,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一直到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经我洪法的人很多。在这期间,仅得法的就有二百多人,为以后的三退奠定了基础。

二、争做好人促三退

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中告诫我们:“我讲的理,讲来讲去就是让你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自修炼以来,我时时处处按照师父做好人的要求去做。在家里,我多年如一日任劳任怨,当好贤妻良母,所以在孩子心中威信很高。这些年由于对多年有病的丈夫体贴入微的照顾,获得了婆婆家的人对我的尊重。因此讲真相,做三退水到渠成。都说少数民族地区三退不太好做,可我回老家两次就退了一百五十人,而且妯娌嫂子,婆婆侄女,大姑姐家五个女儿,表妹都相继得法。

邻里之间无论大事小情,我都一视同仁,帮着解决。如邻居楼上小媳妇,突发心脏病,我忙着找回他上夜班的丈夫,又及时把她送到医院,帮她照料留在家里的孩子,替她垫付医药费。因此她的家人都非常感激,他父亲老泪纵横的不停致谢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太好了。谁挨着你们住,太有福份啦。”从此小媳妇和她姐姐及姐姐家上高中的女儿都喜得大法。

楼下的大张,五十多岁,人高马大,一天我给他家送房屋退款,(因他工作忙,我帮着办理)激动的说:“婶,这楼里就属你岁数大,您是我们的长辈,这些年您是里里外外的照料着我们,我妈死的早,您就是我妈,我一看见您,就想起我妈,我就想哭,我想哭三天,我现在就想下跪。”说着拉开茶几就往地上跪。我连忙拉住说:“千万别,我也没干什么,你们上班忙,我帮点小忙也是应该的,想磕头,过年再磕,我得给你准备好压岁钱。”说着都笑了起来。

搬進这个楼里七、八年来,清扫楼道的卫生都是我分内的工作,我一直让楼道保持干干净净,楼里的邻居们见我打扫,都说您真是我们的楷模。一次我正清除楼 门外张贴的广告,另一单元的小伙子说:“大姨,电视台的记者应该来采访您。”

平房拆迁后,开辟了讲真相、做三退的良好环境。就这样,我用大法的法理去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大法塑造的好人,也赢得大家的信任和赞许。因此在我居住的这一栋楼里,三个单元,三十二户人家中,除一人未讲,两人还未退,其他人全部退出。同时他们分居的子女,外地来探亲的亲戚,串门的朋友,准媳妇,准女婿,只要让我碰到,一个不落的给他们退出。楼下的大饭馆,从老板、经理到员工几乎全部退出党、团、队,而且员工换一批退一批。

一次,在我楼下马路边站着两个年轻人,我走过去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一问一答的和我聊,其中一人突然问我:“你在哪住?”我把头一扬说:“就在这片。” 我还接着讲,他又问:“你到底住哪?” “就在这一片。你是干什么的”?我反问他。另一个年轻人说:“他是这的片警”。我当时没有一丝怕心,不为其所动。我说:“嗨!我还以为你们是坏人哪。在这儿干嘛呢?”他们回答:“蹲坑呢。”片警见我背着包想查看,便说:“把我的手机号,你写下来吧。”我说:“我没笔,你写吧。”他说:“我也没带”。我告诉:“你写什么号,你的大照片都在我们那贴着哪。”说叨着,我们仨人全笑了。我看着气氛扭转过来了,告诉他俩我家就在这楼上,走到我家坐坐吧。他俩连忙说:不去啦,不去啦。这时片警真诚的对我说:“哪时见到我呀,咱们就聊聊。”我说:“可以,没问题。”一切都做的那么自然,顺理成章,正象师父说的“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曼哈顿讲法》)。

这些年来讲真相,做三退我当成每日的必修课。我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婚丧嫁娶我必到,人员集中的场合,我从不错过。我紧紧抓住师父为我做三退提供的每一次机会,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如单位组织体检,我每天都去医院,几天的工夫就退了一百五十多人。有一部份是退休多年,很难见到的老同事。

到目前为止。我已劝退五千一百多人,党员的比例也比较大。这其中有市级领导,部队干部,有公检法司人员,也有学校校长,老师,各行各业都有。看到他们三退后身心的巨大变化,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三、善待同修共精進

修炼初期,我曾做过一个梦,我坐在一列向西疾驶的火车上,看见外面的高楼大厦相继倒塌,站台上人山人海,人群向火车拼命的招手,离火车道最近的是一个很高大的四十多岁的外国男人也在使劲的招手,火车驶進了居民区,我说我得下来,我看见居民区的轨道是用砖砌的,砖都倒了,有一间大房子那么长。我下车后,把砖一个一个都立起来摆好。我悟到:师父让我关心周围的同修,和他们一起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不能落下一个。这是师父让我做的,我要竭尽全力的做好。这些年来,我从关心同修入手,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办,无论他们遇到什么关和难,我总是第一时间赶到,帮他们分担。家人有病,我都要带上礼物去探望,也赢得了他们家人的认可。

我家附近有一同修,她的丈夫、女儿全修炼。她三退做的很好,退的人数也很多,但她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不注重学法、修心,他老伴每天要炼好几遍动作,从不好好学法,认为学法看多少遍还是那样,老俩口一见面就互相指责,争执不下,为一点小事执著的彻夜不眠,我多次和他们切磋,指出存在的问题及严重性,但他们照样我行我素。一年半前被邪恶钻了空子,她出现脑出血严重的病业状况,住進了医院。我得知后马上赶到医院帮她发正念,每天都去医院看望她,并给她送上可口的饭菜,她恢复的很快,外地工作的儿子回家来结婚,从帮她儿子购买东西,到布置新房,直至迎亲,我和同修帮她都安排妥当,他们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她老伴无限感激的说:“你每天这么忙,可谁的心你都操,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说:“想感谢我,那就听我一句话,好好学法吧。”从此,他们真的用心学法啦,每次我去看望他们,上午他们都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下午都在通读《转法轮》,她老伴每天抽出一定的时间去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同时也学会了修心向内找。看着他们走向了正确轨道,我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但每次去我都要鼓励他们:“你们老俩口学法坚持得这么好,我真的得向你们好好学习”。

有一个同修“七二零”以后放弃了修炼,又开始了抽烟、喝酒、上歌厅,过上了糜烂的生活,夜不归宿打麻将,和老伴家人闹的鸡犬不宁,因拆迁住的比较远,很长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一天梦见我在电影院楼上坐着,一回头只见她伸出有三米长的胳膊和我握手,我怕别人看见,随手拉了一床被子把我俩的手盖上。醒来后,我知道师父点化我,让我拉她。我找到她,和她一起回忆修炼时的美好时光,规劝她。她信誓旦旦的表示:不玩了,好好修炼。等我前脚一走,她后脚就往麻将馆里跑。我就一次一次的找她。最后她说:“姐,就凭你这辛苦劲,我要再骗你,别说师父啦,连你都对不起”。终于,她痛下决心,在师父的点化和加持下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隔一段时间就去看望她,发现她做的不足的地方,从不指责,和她推心置腹的交谈中,肯定她的优点、长处,然后从法理上启迪她的正念,她進步很快。有时她懈怠了,我去看她时,一见面她就哭了,说:“姐,师父还管我。”

为了保证我们周围的这些同修,也就是我们这个集体的所有成员,在修炼的路上走好走正每一步,达到集体的升华,我们一旦发现了问题和不足,及时切磋,达成共识。最近我们着手解决了以下几个问题,使整体心性得到提高。

师父的《再精進》经文发表后,同修们更加明确认识到在这最后的时刻,救更多的人,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且目前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深感作为大法弟子肩头责任的重大,决心以更大的力度多救人。

这时大家从明慧网上看到好多省、市出现了邪恶的加剧迫害,我地区也传出了六一零 、政法委安排对大法弟子的盘查、签字,并新建了一个洗脑班。同时大家也接到了针对以上问题集体发正念。我们发现一部份同修出现了人心惶惶,想避一避的念头。我们及时的進行了切磋,从法理上一致认识到:邪恶的这次迫害行动,是针对干扰师父正法、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为,我们必须走出自我,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彻底解体邪恶的阴谋,念一正,恶就垮,瞬间大家的怕心没了,我们互相鼓励,一步不停的在救度众生的路上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集体升华。

以上是自己在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