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九五年,我在单位听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给几个同事介绍法轮功说:这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越炼身体越好,能治病。这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向这个法轮功学员借了《转法轮》,回家看了一晚上没睡觉。《转法轮》中有一段:“但是他一想修炼,这颗心就这么一想,就象金子一样发亮,震动十方世界。”当时心里一热,很激动。

在没得法之前,我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争强好胜,嫉恶如仇,吃明亏行,吃暗亏不行。炼功后,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世界观发生了改变,身体也有了根本的变化。由于生孩子受了凉,浑身上下关节痛,西医、中医、偏方都治不好,自从炼功以后直到现在没疼过。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炼功

刚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觉得讲的太好了。每天晚上哄孩子睡了觉,自己开个小台灯坐在旁边学法,有时一抬头已是后半夜。每天看书学法、早起炼功,白天上班却很精神,也不累。孩子三、四岁时,有一天早上炼第二套功法抱轮,胳膊举的又酸又累,炼完,睁眼看到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醒了,一声不响的坐在床上看我炼功呢,看见我睁眼看他,就笑着用小手指着墙上挂着的法轮图说:“妈妈抱的法轮和墙上的一样”。我知道是师父通过孩子告诉我,法轮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

炼功要盘腿,盘腿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一开始,两条腿硬的不行,腿搬不上去,就使劲揉腿、压腿,我是急脾气,有一天我就跟这腿较上劲儿了:我就不信双盘不上,一使劲儿盘上了,同时听到小腿处“啪”的一声,瞬间感到一阵剧痛,赶紧把腿拿下来,心想:腿折了?转念又一想,不会!我这是练盘腿呢,没事。下地走了走,腿好好的。
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看我有决心,才帮我把腿筋抻开,使我很快就能双盘了。经过这一次,腿就能盘上了。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那时候真的是数着秒硬盘下来的。

能盘半个小时的时候,打坐时我就能静下来了,那感觉就象师父说的“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转法轮》)。现在双盘腿发正念半小时心静、腿不疼。一小时的静功炼完,腿不疼,脚不麻,解下双盘,不用缓劲儿,抬腿就走。

丈夫戒烟

我丈夫肺不好,烟瘾很大,一天一盒烟,一到冬天就咳嗽,戒了几次也没戒掉。一次我晚上看师父讲法光盘。讲法中师父讲到喝酒、抽烟的问题时,我丈夫说真的这么灵?他说我试试,看灵不灵,老师真能帮我戒烟?就去阳台抽烟,刚吸了一口,马上就不行了:哎?什么味儿呀?这么恶心,真抽不了。打这以后烟戒了,并看了大法的书,知道这是一部教人做好人的书,后来江××利用邪党迫害法轮功,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他一直都支持我。

教育孩子

《转法轮》书里有一段教育孩子的法理,我按照师父说的,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引导孩子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中共邪党独裁统治下,社会道德下滑,世风日下,谁都不想吃亏,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吃亏。孩子的爷爷曾经对我的教育方法非常有意见,有一次,孩子从幼儿园回来说被小朋友欺负了,爷爷心疼孙子,教孩子说:以后谁再打你,你就踢他。边说边做示范。我一看这情景,赶紧把孩子拉过来对爷爷说:“爸,您不能这么教孩子,小孩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吃点亏没什么,家长都这么教孩子一点亏不吃,就没完了。”被我这一说,爷爷面子上过不去了,生气的说:“滚,都滚,以后别来了。”碍于情面,当时我没再说话。

回到家,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爷爷教孩子虽然不对,但我也有错,我不应该当着全家人的面指责他。又到周末了,我照常和丈夫带着孩子去看爷爷奶奶。爷爷开门一看是我们有点惊讶但马上高兴的说:“大孙子来了”。后来孩子的奶奶跟我说:“楼上李奶奶家的儿媳妇因为孩子的事跟李奶奶闹别扭,好几个月都没来了。李奶奶问,你家的矛盾怎么解决的,我跟她说我儿媳妇炼法轮功,跟你儿媳妇不一样。”

现在大多是独生子女,怎么教育孩子,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我坚持用真善忍的标准教育孩子。直到孩子十岁那年,孩子的表弟(九岁)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把吃饭桌子给掀翻了。孩子的爷爷才转变了看法,背后跟孩子的奶奶说:“这一比较,还是我孙子懂事,以后他妈妈怎么教育,不管了。”我对丈夫说:“十年了,你爸终于明白了,真是不容易。”丈夫说:“最不容易的是孩子,现在这世道,大人活着都累,更别提孩子了。”

现在孩子十几岁了,“真、善、忍”的法理,象种子一样已经深深的埋在孩子的心里,对“善恶有报”深信不疑。孩子的同学都愿意与他做朋友,孩子的老师当着同学的面夸奖他很正直、值得信赖。

讲真相

听说天津抓了好多学员,第二天(99年)4月25日我和单位另两个学员一起去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上访。那天马路两边都是学员,我们身后是居民住的大杂院,有个老大爷问我们怎么回事?听了我们的解释,担心地说:“你们是北京人,难道不知道‘六四’吗?共产党讲理吗?那些学生不是晚上给围上都给‘突噜了’(方言),你们不要命了,天快黑了,你们快走吧。”

迫害一开始,周围的同修相继被强行关進洗脑班。我被邪恶绑架進洗脑班一个月,体重从120斤降到80斤,在路上和同事打招呼,同事都没认出我。凡是认识我的人,听我讲在洗脑班里受到的迫害,看到我脱相的面容,都知道了洗脑班的邪恶,什么“春风化雨”,全是谎言。单位知道我没有真的放弃修炼,要求我写保证书,被我拒绝了。我已经错一回了,不能再错了,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单位无理开除。

这几年经朋友介绍,相继在几个私人公司上班。在工作中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工作认真负责。同时注意仪表,着装合体,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精神风貌,魔难面前志更坚。常人在了解我的情况后都说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样。有一家公司要搬迁到远郊区,离家太远我去不了,老板特意跟我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可以随时回来。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面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充份理解他们生活的艰辛。面对老板,讲邪党无官不贪,不请客送礼办不成事,这时老板会历数当官的贪得无厌。“天安门自焚伪案”迷惑了世人,同事、朋友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大法弟子,通过给他们讲自焚的疑点,周围的人慢慢的明白了中共邪党的造谣。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2001年我开始跟同修一起做资料,我负责买耗材、传递资料。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刚开始送真相资料时,在路上看见警车,心里就“突突”跳,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做的真相资料是揭露中共邪党的造谣宣传,做的是天底下最正的事。后来我一出门就背《洪吟》,到了约定地点一心发正念等同修来取真相资料。渐渐的我开始自己做真相资料,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耗材都很顺利。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后,在本地区一直发挥着作用。

对于上网、电脑知识、打印机的维修、耗材的选取,我从零开始学起,遇到过许多难关,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信念,走到了今天,我坚信大法弟子溶于法中是无所不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