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兼心理咨询师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我的职业是医生兼搞心理咨询,修炼前也是多病缠身,曾多次住院,长期服药不见好,而且每一种病都是找的省里最权威的专家教授在治疗,因为各大医院都有我的大学同学。作为一个医生,面对自己的各种顽症却束手无策,是那么的无能、无助,那种痛苦、绝望真是难以言表。但我很幸运,就在万般无奈时,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很快就无病一身轻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邪党的官员们诚惶诚恐如临大敌。我所在的单位各级领导纷纷给我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叫我不要炼了,我借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他们讲真相、证实大法好。

给党委副书记讲真相

迫害开始后,我单位分管治安的党委副书记立即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改平时尊重老知识份子谦虚和蔼的面孔,一看见我就暴跳如雷,大声吼叫着说:“你还是搞心理的,还去搞那些封建迷信!法轮功不准炼了,你知道不?”

我看到他那样的态度,并没有为其所动,十分冷静,心态平和语句缓慢的对他说:炼法轮功不是搞封建迷信,他可以使人身体健康。你知道我是医生,我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颈动脉炎、甲亢、亚甲炎、胃溃疡、心动过速、传导阻滞、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病。不仅我自己无能为力,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权威面对我的病也都无可奈何,治不好。但是我炼了这个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法轮功教我们按“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你知道我已退休了,拿退休工资还为单位的人進行心理咨询,有几个轻生寻死的人我都挽救回来了……

我话还未说完,有人叫他去开会了,他就走了,这事也就这样结束了。回想我这次和他谈话,就象和他拉家常一样,中途他也没有打断过我的话,一直在听我讲。以后他也没有再找过我了。我想我讲的真相可能他也听進去了一些吧。

给离退休工作处副处长、家委会主任讲真相

离退休工作处副处长找我谈话做转化工作说:政府不让炼了,你就不要炼了。我说:法轮功,我肯定是要炼的。他说:对着政府干,就不好,只有那些坏人才对着政府干。我说:就在1999年全国心理学会在我省给了两个先進工作者的名额,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有证书、有奖牌、有奖品(同时将证书的复印件给他看),怎么一下就觉得我因炼法轮功就不好了,成为坏人了呢?再说,在单位工作几十年都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以前你也找我看过病,你看我像坏人吗?

我又说: 法轮功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最好的人。我已在你们那里报到了,退休了,拿退休工资还为单位的人進行心理咨询,不仅解决了许多人的心理问题,还挽救了几个想轻生自杀的人。我这是在做好人好事呀!我又说:你知道我是医生,我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不仅疼痛难忍,而且关节都变形了;患甲亢眼球都突出了,严重时眼睛干涩胀痛难忍,还影响到头也胀痛;还有难治的颈动脉炎及心动过速、传导阻滞、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病。这些病找省里最权威的医生看了都没有办法,可是我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你说我炼法轮功怎么不好了?!他说: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也是为你好啊!

不久家委会主任(是一个副处级干部退休的)又到我家来找我谈话我还是围绕着炼法轮功教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使人身体健康这两个中心给他讲真相。讲的内容和上面差不多。因这个主任身体不太好,我上班时经常找我给他看病,我退休后找其他医生看效果不好时,他仍来找我给他看,所以还算比较熟悉和了解。我在讲我病的时候给他谈得更详细一些,还拿出我到省级大医院看病的两厚本化验单给他看,也说到我的这些病找最权威的医生看了都没有办法,可是我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最后他问:这个功好不好炼?我说:好炼。你炼吗?他说我只随便问一问。

给“六一零”的头头讲真相

2008年年底单位610的人员通知我到单位610办公室去,说我们的头头要找你谈话。我开始有点犹豫,我想这可能是叫我去给他们讲真相。在去的路上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到610办公室后这个610的头头就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呀!他诽谤法轮功。我心态平和语句平缓的说:炼法轮功可以使人有一个好的身体。你知道我是医生,我原来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颈动脉炎、甲亢、亚甲炎、胃溃疡、心动过速、传导阻滞、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病。类风湿性关节炎,不仅疼痛难忍,而且关节都变形了(我把手伸出来指着手指关节说)。患甲亢眼球都突出了,严重时眼睛里象有麦芒刺眼一样疼痛,还伴流泪,不敢睁眼。颈动脉炎又是一个罕见的病,颈动脉是人的大动脉,它发炎会引起头部疼痛。而类风湿性关节炎、颈动脉炎、甲亢、亚甲炎都是免疫功能低下的病。我到省级一流的医院去查免疫功能有一项指标要患红斑性狼疮比较严重才会出现阳性,而我就有两个加号(当时只有这个医院才能做这个检查项目,在我省他的检验是最权威的)。

当时我还问这个610的头,你知不知道红斑性狼疮是个什么病?他说:听说是皮肤癌吧。我说:所以我的病是非常严重的。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权威面对我的病也都无可奈何,治不好。但是我炼了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我先生是搞实证科学的,他说:只是症状没有了,不一定你的病就真正的全好了,一定要我到那个最权威的医院去检查,看指标是不是正常了。在他的陪同下又去找以前给我看类风湿的那个专家开化验单,她看见我说:你的气色还不错嘛,你这么久都没有来了,在什么地方开药?我说:我很久都没有吃药了。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别人还没有你的指标坏都得终身服药(激素)。我又认真而诚恳的说:真的没有吃药了。她说:你若真的没有吃药了那就是世界奇迹!说这话时我先生也在场。检查的结果指标都正常了。所以炼法轮功好病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然后我又谈到法轮功教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我是如何做好人的如上所述。后来他又问我:你看过《九评》没有?我说:看过了。他说:怎么样?我说:都是事实。他声调突然变高了八度反问道:是事实?我平静的说:我读中学时正值反右时期,叫我们给老师提意见,那时的小孩子懂什么?觉得老师就是了不起的人了。结果教得最好的老师被打成了右派,也就成了阶级敌人了,当时我们都傻了。后来不是都平反了吗?!他无言以对。这时有个年龄较大的人手里拿着一个单子走过来说必须得找他,他就离开了610办公室,到他处长办公室去了。不管他们听進去了多少,对他们效果如何,总算是给了他们一次听真相的机会。

以上是我讲真相证实法的经历,也是用自己所走过的修炼路程、身心的变化去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