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回想走过的十二年修炼历程,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明慧网和周围同修的无私帮助下,自己由不成熟逐渐走向成熟。

一、建资料点开小花

学了师父讲法知道,大法弟子个人圆满不是目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世上的真正目地。尤其看了师父《洪吟》〈快讲〉后,觉的时间紧迫,众生都在等着救度,便开始了讲真相救人,只要能接触到的,不管相识、还是不相识,都告诉他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尽量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印象很深的是一次晚上我接孩子时遇到一位大娘,我讲完真相后,她颤巍巍的问:你是说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说是呀,她使劲点着头走了,明白了真相。

迫害之初,主要用嘴讲,利用一切机会。偶尔有同修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发给我,我爱不释手。后来才知道有《明慧周报》、《明慧周刊》,小册子等等。过了一段时间,我越来越感到,光用嘴讲是不够的,因为即使他能听明白,也应该多几种叫人认识真相的方式。特别是听到一位老年同修自己买一台小型复印机,很快解决了资料来源问题,我受到了启发,就萌生了建立资料点的想法,想自己做资料,想上明慧网。可是怎么上呢?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帮我了,我捡到一个新唐人电视节目的光盘,里面有破网软件,我很快就学会了上明慧网。

我建立资料点的过程很神奇,除了看明慧网外,几乎没有任何同修教过我,但打印、编辑、刻录、做书、做《转法轮》等等我都能够做,只要大法需要,我就能学会。随着心性在证实法中不断升华,技术水平也在证实法中不断提高。我心里也很期盼能有个同修教我,但几乎没遇到过,在对买设备、耗材一无所知的时候,也问不着同修。但是我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每天都认真学法,然后再做救人的事,所以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用一句话“如有神助”最恰当,其实真是有神助。不会的东西在师父一步一步的点化下都非常快的学会了;买什么东西在师父法身的引领下都买的很好。后来我也就放下了依赖心——只要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什么就能做成什么。

记得打印机的原装墨盒很快就用没墨了,我去买新墨盒,换新墨盒很贵,这时推门進来一个男子,要买墨水,我才知道还可以只买墨水往墨盒里加的,又学会了一招,这样节省了很多钱,我不停的在心里谢师父。还有,由于做书量大,需要激光打印机做,而硒鼓的价格很高,我想我必须学会拆装硒鼓加粉,所以在专卖店看别人灌粉的时候,我用心记住,他也好象特意要教我似的,一步一步慢慢演示,可是到我自己装的时候,第一次还是生疏,拆下后装不上了,望着地上一堆零件和那些小螺丝,我急得冒汗,又有急事要走,我一边求师父帮我,一边随手拿起那些零件往上装,手到之处,装的严丝合缝,我都不知是怎么装上的,觉的好象不是我的手在做一样,几分钟就装好了,我的急事一点也没耽误。我知道师父在帮助我,心里暖暖的。

二、救众生展风采

我是上班族。要上班、要学法、要做资料、做家务、带孩子,时间很紧张,不能象有的同修那样面对面的与世人深入交流,解开世人心结,救度他们。我就把我要让世人了解的真相和美好的祝愿都溶入到做出的资料里了,再把一份份的资料面对面的送到世人手中。

从我能做资料那天起,我天天都在包里备上真相传单、光盘,将发资料讲真相溶入日常生活中,每天上下班的路上、买东西、办事途中,见到有缘人就面对面的送,装资料的包几乎从不离身,以方便救人。当然,有时间讲则讲是最好,没时间匆匆一过就发给他资料让他自己看。

发资料一开始不知道包上,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常人虚假广告都能到处发,为什么我们的资料不能堂堂正正的发?当时心无杂念,心怀慈悲,只想着要打开众生那封尘已久的等待着大法洪传的锁。就这样,一份份资料发给有缘人,大多数也都接受了。后来,买上精美的祝福卡,把每份资料用心装在里边,送人时说:“送你一份祝福”,世人接到都很高兴。那时了解真相的人不象现在这么多,师父每天都安排很多有缘人找我。

当你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人,你会觉的他和别人不一样,其实他是等你去跟他讲真相的。他会老远就瞅着你乐,或使劲盯着你看,或正好把车子停在你面前,或轻轻在你后边按汽车喇叭提醒你,或径直走到你面前看着你,当你送给他资料后,他满面笑容就拿走了。有时拿不准该不该发,他走过去了,回头再看他,他还往这边看,就赶快过去补上。

我坐公交车上班时,在路上发完上车后,经常发现紧挨着下车门那个位置空着,我就坐在那里,碰到有缘人等着下车,就发给他们,大多数欣然接受。我的工作单位在繁华的商业街,每年的平安夜都是商家最忙的时候,我也跟着忙的不亦乐乎,把资料发给那些师父费心安排的有缘人。世人购物满载而归,我在另外空间也满载而归。

有时看到众生明白真相,心里真为他们高兴,也鞭策自己做的更好。那一次,在去市场的路上,看到一个穿制服的警察,大约五十多岁年纪,我发给他一份资料就上市场买耗材去了。回来后,他还在那条路上,见到我笑着说:“你还有没有(资料)了?”,我说:“还有,你还要吗?”他说“不要啦,一份就够了。”我问他:“退党了吗?”他说:“退啦。”我很欣慰。有的人拿着传单边走边看边说,这就是最好的东西呀。有的人主动跟我打招呼、有的人向我问路,我都能讲则讲、能发则发,争取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有时也有畏难情绪。有一次下班后,我看到自家楼下有一个姑娘就面对着我坐在那里听MP3,因为新搬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邻居(有不愿让邻居知道我发资料的心,是不对的),正有些犹豫,正巧楼下一只小猫在趴着,过来一个小孩,对小猫说:“我来救你!”师父借小孩之口点化我要救那个姑娘。我很惭愧,马上给她一份资料,上楼后我从阳台上看到她手里拿着资料和男朋友回家了。众生都是为法来的,我们把久远他(她)就在等待的最好的事告诉他(她),不是打扰他(她),是救他(她)啊。

三、救人之心化飞鸿

以前我也邮寄真相信,但是数量不多。后来,留意人们特意跟我提到的人,记住他的单位名称和姓名,再找到地址给他邮信,这种方法不受地域时间限制,而且私密性很好,也是很好的讲真相方法。有的地址黄页上没有的,在常人网上可以查到,再查不到就要打一一四查询到该单位电话,再打电话询问地址。这也是个修炼心性的过程,看能不能对众生负责任,怕不怕麻烦。我认真的对待每一个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工整的写下他们的地址姓名,认真折好资料包上祝福卡邮出去。

有一次一个同修被抓,我去派出所收集警察名字邮信用。也不知道哪有警察名单,一个派出所的人把我带到了有全所人员照片、姓名的公示板前,说你自己看吧,你要找谁。我堂堂正正拿笔记下了那些人名,同修们给那些警察邮了信,后来同修回来了。最近一次我到区政府看到了政务公开展板上有区各委办局的电话、地址、领导姓名。就想:普通百姓得到真相的机会相对多一些,这些头头也是更需要救度的啊,我于是带上数码相机,发着正念,录下了这些地址信息,过程中保安一直没出来,顺利录完了。后来又有同修想给那些“政府官员”邮信,我义不容辞的担当起这个任务。但是不知如何查找,师父一步一步教我找到本地的政务公开服务网,找到各委办局的地址、领导成员名单,下载下来,分给同修,同修们整体配合,有写信封的,有邮寄的,短时间内把本市内的几大区和辖属各郊县邮了大部份,看着一封封干净整洁的信邮出,加持这些信发挥作用,解体收信人头脑中不好的思想,从而让他得救。

有时因为看不到实际的效果而心里没底。那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一片沙滩上,四面突然涌出浅浅的水,我想是不是师父点化让我抓紧救人哪,正想着,那水又退出沙滩。然后沙滩上长出一株株小苗,绿油油的,很快越长越高,象清新的杨树一样越长越多。我悟到这件事不会白做,会起到作用,心里就安稳了。

四、尽心带好小弟子

儿子今年十一岁了。他在四岁时有一次闹的厉害,干扰我学法,我发正念,他好奇的问我那是干什么?我就给他介绍大法,他很感兴趣,后来我给他读《转法轮》,每天只读一点儿他就睡着了,我想这什么时候才能读完一遍?想到他爱看碟,就把师父讲法的VCD放给他看。他很快就看了一遍,从此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现在他已经修炼七年了。

从得法那时起,他几乎每天都坚持学法,多数时候是我给他念。后来他上学后,我就在送他上学路上给他听MP3,他坐在我的电动车后面每天还能听法四十多分钟。

小弟子没有自制力,需要家长同修督促。有一段时间我总是看他不多学法,总是唠叨他,看不上他。现在对他的行为基本都能做到善意理解,有时他也并不是象我们看到的那样不精進。从另一方面讲,修炼人看到别人不足时得允许他慢慢提高,我们自己都是从那个状态中走过来的,而且时不时的也会出现这种状态的。除了原谅他外,还要负起责任,好言引导勤督促他学法。每次我跟别人讲真相时他也听,有时需要发资料时他也帮着发。现在他自己能够独立去救人,有一次跟我院的保安讲真相,保安见到我一个劲夸他太聪明了,尽说大人话。

小弟子有时把持不好,爱看电视、电脑,我们家长不能放任不管。我经常给他念《周刊》上一些小弟子们讲的电脑对修炼人的影响不好等方面的文章,渐渐的,他周一到周五不看电视,不玩电脑,只在周六周日看(当然我督促不力,目前还没有做到完全戒)。现在他跟我们小组学法,到他念时他就念,念的很好很流利。前几个月还让我买块表,每天发正念,和爸爸去北京故宫旅游时也不忘发正念。

现在我们配合越来越好,他自豪的说他是我的小帮手。有时他负责问同学父母单位姓名,我给邮信。有时去救人,他去发资料我就发正念,我去发资料他就发正念。有时我忙,节假日在家做饭脱离不开去邮信,他就自己坐公交车去邮信。到一个邮局下车邮完再接着坐到下一个邮局再邮,不知道路问司机,司机都告诉他。走一趟大约邮二十封多信,一路正念顺利回来。我忙的时候,他还帮我做小册子、周刊、写信封等。那次我去公安局抄警察名单,他坚持要和我一起去,说多个人多份力量。有时我俩还互相切磋自己学法心得,讲真相心得,发正念心得,双方都有很大提高。

五、帮同修中共同升华

我身边有很多精進的老年同修。几年前,一个同修要建立资料点,但电脑基础知识很少,我经常利用空闲一次教几个小时。偶尔有缺乏耐心的想法时,想到同修这么大年纪了,可还在为救度众生学习电脑知识,多么可敬啊!不耐烦的心就消失了。不知不觉中,我心容量扩大了,我和同修的电脑水平都有很大提高。有时碰到我也没遇到的问题,我也不惊慌。有师在,多数问题我们都能够共同解决得了,不到实在解决不了的时候不麻烦别的同修,因为同修都很忙,尤其是技术同修。

同修有事,我就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有一段时间,有几个同修被绑架后回到家,有人说先暂时别去看他们,以免被跟踪。我想我们都是伟大的神,小小的警察不是太小了吗?有什么怕的呢?只要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堂堂正正去看他们,给他们送去《明慧周刊》,法书,共同向内找,现在这些同修又精進的做着三件事,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他们有时还给我很大的帮助。大家沐浴在法中共同精進,共同升华。

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我在大机关工作,随着修炼的成熟,我人也越来越随和,基本上没有了失常的表现,给人感觉只是心性很高,心态很正。因为我想:我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别人都会看在眼里,影响着他对大法的认识,所以我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要做正才能证实大法。例如,我在食堂由原来不吃肉到现在什么都吃,鱼、肉等都吃(修炼人也不能挑选食物)。因为常人的理是不能随意破坏的,常人认为挑食会缺乏营养。如果我们不吃肉,有的常人就会对大法望而怯步……

以前和同事讲真相不管人家接受能力如何,也不分什么场合、地点,不考虑机关人都是非常谨慎的,直截了当的讲。结果一段时间,同事们议论纷纷。现在我也采取另一种方法,因为本单位同事的地址姓名我是知道的,上级和下级部门地址也是知道的。所以遇到没讲通的或者不方便讲又需要讲的,我就把真相资料和祝福卡装在信封里变换字体寄给他,效果也不错。

以前在和家人说话时,有时不自觉说话的内涵中把法理带出来,家人接受不了。后来知道,在讲到比如神佛、因果等常人认为超常的事情时要恰到好处,适可而止,根据他们接受能力而讲,不可讲高。

以前为了讲真相,只要新闻有造假,我就揭露,弄的家人以为我专门跟××党作对,以为“搞政治”。后来,我认识到修炼人救众生的前提是修好自己,要按照法的要求修口,不随便谈论国家、政治形势等等,除非救人需要才引用,平时日常生活中就是修好自己。后来有一天,新疆发生某事件,家人问我:“法轮功对这件事怎么看?”我说:“没有态度,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谁干什么我们都不参与评论。”家人听了,赞许的点点头。

以前老以为跟家里人在一起出去耽误事,干扰救人。现在家人让我陪着一起去超市等等,我都提前备好资料(如果他们担心,就不要让他们发现),到时随机救人,他们也看不见,两不耽误。

以前周六、周日休息时也抓紧时机出去讲真相救人,家人意见很大,以致我一出去他们就不高兴。后来,我周一到周五利用好时间多做讲真相的事,周六、周日就帮助父母做饭干家务,问寒问暖,从精神上关心他们,并且辅导孩子学习,剩下时间学法、发正念,这样家人渐渐没意见了,家庭关系也就平衡了。

修炼路上走到今天,我深知自己还有许多方面没有做好,比如在不让人说、不抓紧时间、对发正念不够重视等方面还有欠缺。今后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满载而归,功成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