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害人手段(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是由成都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四川省“六一零”联合设立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的私设监狱。

这个罪恶的私设监狱始建于二零零三年,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茶湾村,由原新津戒毒所扩建一座六层楼,执行中共恶党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推行的“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对前后被绑架的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软硬兼施进行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如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饭菜、开水里放破坏性药物,致使法轮功学员疯、残、病、痴呆、死亡。在成都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的有邓淑芬、李晓文、谢德清、刘生乐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刘英、谭绍兰等。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一.录像洗脑、电视消魔意志

新津六一零洗脑班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高分贝的播放各种诽谤法轮功的音像、录像(甚至包括早已被揭穿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自知骗不了人,目的是为了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思绪,不让他们背法。午休时则播放各种充斥着情、爱的电视剧,表经面上是那些所谓的“陪教”(他们找来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要看,实则是为了消魔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让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心烦意乱,如是法轮功学员不听不看,还污蔑说法轮功学员没有情趣。

他们经常故意说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性格不好,成天愁眉苦脸,而他们自己却多么快乐,明着暗着诱骗法轮功学员是炼功所致。曾有家属当场反驳:人连自由都没有了,怎么可能高兴?!把你关起来你还高兴那就有问题了。

二.药物迫害

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两个“陪教”限制在一个小房间里,不得出门,上卫生间等都有一个人跟着,学员偶尔碰面也不许互相说话。三餐则、由所谓“陪教”去打,里面则被下了药,(下药“陪教”可能不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体很快出现不同症状:犯困、头疼眼胀、心跳加速、内脏不适……有的出现精神恍惚等。有的则被迫害致死。

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迫害得奄奄一息,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迫害得奄奄一息,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据明慧网报导出来的,被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有名法轮功学员就有好几个,如新都的刘生乐(音)、成都成勘院病休职工谢德清。二零零九年谢德清被迫害死后,遗体发黑呈中毒症状,因家属一句要求尸解的话,第二日凌晨三点就有上百武警冲进成勘院职工宿舍,打伤谢德清的两个儿子,抢走谢德清老人的遗体强行火化。对于这件血案,新津六一零洗脑班不敢正面回应,却强迫被绑架到那的法轮功学员“相信”他们是被“冤枉”的,真是强盗居然妄图让被自己绑架的受害人自己“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三.欺骗

洗脑班里面的殷得财、包小牧、王秀琴(川棉厂下岗女工)、徐丹等都各自己有一套骗术。殷和包都曾学法律,知道自己在犯罪,可仍为了眼前的一点名利麻木的干着。殷得财总是一脸“恳切”的出现在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面前:我就是学法律的嘛,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和我讲,我就可以给你们提供法律咨询。但所说都是对法律的歪曲及一套中共的政策邪说;(殷已改名殷舜尧)现已提到成都市综治办当主任,但洗脑班仍听他的指使,此人很阴毒。包则很霸气的强迫法轮功学员必须服从所谓“管理”。(很多“陪教”都暗里叫她“黑大个”)

徐丹则在背面表示同情及对他们这种犯罪行径的不满,在取得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后则还是“劝”你“转化”;王秀琴则循循善诱你看录像:“××说的真好,看看吧,看人家说的有没有道理嘛。”王的眼泪,更是挥洒自如,对于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她会含着眼泪强迫你进食。还经常说某某学员与她关系多么好,邀请她去家玩等。王因表现积极,很受六一零赏识,现在还常跟着殷到各法轮功学员家中“回访”或上门威胁等。

还有个叫黄忠智的,曾在西南政法学院呆了几年,此人外表忠厚,内心阴暗怯弱,为了一点钱干着非法拘禁践踏法律的邪事,叫他拿出关押的人法律依据来他拿不出,却反咬一口说别人犯法。

有时他们还要与“陪教”串通起来演双簧,先让“陪教”取得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在法轮功学员拒绝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时,包等突然冲入,冷冷的丢下一句:“怎么不看呢?“陪教”有责任呀。”随即扬长而,剩下“陪教”一脸惊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知是计,虽然里面所说全是谎言,但心却根本无法清净,心里不停的抵制,最终被弄的很累很烦。

有时还采用“美人(男)计”,包、周等都是演员,告诉你她(他)很关心你,很为你痛心等,勾起你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最后还是要你“劝”“转化”,还不行则原形毕露、凶相大显,只不过是打着“愤你不争”的幌子。

当指出他们已触犯法律时,他们却说是国安抓的人,一面推责任,一面吓唬人。

四.赤裸裸的威胁

当其它的办法不能完全起作用时,最后的杀手锏就是威胁、恐吓,利用学员对无限制关押的无可奈何,(监狱、劳教所有个期限,还让人有个盼头,洗脑班里无限期的关押让人无望)及对中国法制的彻底失望,索性扯下最后一点遮羞布,摆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邪恶嘴脸,公然称:中共就是不讲法律,什么法律不过是装门面的,中共只会强权,如不“转化”,就将面临牢狱或是送入精神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中共对外对世人极力掩盖的各种罪恶,在这里通过他们的嘴都公开出来了。

一些“陪教”则可悲的充当了这一角色,有时她(他)们会故意神秘的骂中共太坏,直接告诉你中共窃取政权后是怎样杀人的,所谓治好“麻风病”不过是把有病的人集中到一个荒良的山上关起来,给一点食水,让他们死去……最终干脆直接威胁要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也送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自生自灭,如把你关到新疆的戈壁滩上,你也跑不出去……先把人吓住,再制造出马上就要把你弄走的子。最后洗脑班的包、王、徐等再现身,问你考虑的怎样。

当然什么几千上万费用将从工资里扣、牵连家人下岗、甚至把你家人也抓来等也是免不了的。

五.步步为营的人变成鬼

先诱骗你先写个“不炼功保证”:做人不能太认真,出来你再炼嘛。好象很理解你,只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也让你心理产生一种他们也知道是假的,我根本就没“转化”的自欺欺人的心理。

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恶人们先让人放松一下后,接着又要逼你写什么“悔过书”。“悔过”什么?做好人有什么悔过的?那不写就是假的,(这时邪恶又开始要“真转化”了)一样可以把你怎样怎样。没有意志的人还能反抗吗?怎么写,不会写就参考参考别人的吧,就这样人的主念没有了,挣扎一会后在他们的催促下象个行尸走肉一样乱写一通。

接下来“揭批书”、“ 检举书”、“决裂书”,就更是在那些邪恶的人“指点”下完成。 “揭批书”则完全诽谤自己的信仰,在心里安慰自己没有真的“转化”,因为“自焚”是假的,“转化”也是假的;“检举”书,你不想出卖别人,那就写你家人吧,反正都知道他们在炼功。

每写一次,人就堕落一次,最终写完的人象是死了一样,完全听从于他们的摆布,更过份的要求也不可能反抗了:邪恶要求配合他们录像好欺骗世人或向上缴功,上台侮骂攻击和侮辱自己的信仰和师尊等。

洗脑班还会放话将来出去还要随时“回访”,让人产生一种期待的恐惧,把人继续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中。

洗脑班真正是把人变成鬼,变成行尸走肉。其实里面的一些人自己就是中共政策的受害者,一些是下岗工人,有的父辈也被中共迫害过。从他们身上才真正懂得什么是“为虎作伥”(被老虎吃掉的人死后还帮老虎害人),中国人真是可悲。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新津610洗脑班电话:028—82461382 80130662
殷得财:13880590177 王秀琴13608177484
李峰13981700085  黄忠志028---82461382 80130662
徐丹028---82461382 80130662